中國古籍中關於小人的記載


【明慧網2002年6月29日】中國清朝乾、嘉時期「位高望重」的學者、官至禮部尚書的紀曉嵐,在其所著《閱微草堂筆記》一書中,有二則關於小人的記載。該書是綜述平生見聞而成。因當時紀曉嵐以學問文章名重天下,曾主纂《四庫全書》,其記事具可信度。

第一則關於小人的記載編在該書卷三《灤陽消夏錄三》。書中描述了在迪化縣(今烏魯木齊),經常看到身高只有尺許的小人,男女老幼都有。每到紅榴樹開花時,這些小人便折下榴枝,編成小圈戴在頭上,成群結隊唱歌跳舞。他們的聲音細如鹿鳴,悠揚婉轉。

有的小人會偷偷走到朝廷駐軍的帳篷內偷竊食物,如不小心被抓到,就跪在地上哭泣。若把他們捆綁起來,就絕食而死。假如把他們放了,他們也不敢馬上跑開,先慢慢的走數尺遠,回過頭來看看。若有人追罵他們,馬上又跪在地上哭泣。否則便慢慢走遠,到了差不多追不上的距離時,就迅速遁入深山中。

清軍始終找不到這些小人的居處,也不知他們如何稱呼,因為小人喜歡戴紅榴,便稱之為「紅榴娃」。當時丘縣(今河南省輝縣)縣丞天錦,奉派巡視牧場,曾抓到一個小人,將他帶回去,仔細端詳,他們的鬍鬚和毛髮都和我們常人一樣,可見不是木魅或山魈之類的妖怪。

另一則小人的記載編在該書卷十八《姑妄聽之四》,是清軍守將吉木薩描述的。吉木薩說他曾追山雉追到深山中,看到懸崖上好像有人,便越過山澗前往查看,在離地四五丈的地方,看到一個臉上和手足長滿寸許長黑毛的人,身著紫色的毛披風,與其對坐烤肉的是一位面貌姣麗、蒙古人樣打扮的女子,這位女子沒有穿鞋,身著綠色的毛披風。旁邊有四五位黑毛人在服侍,他們僅有小孩兒大小,身無寸縷,看到人就嬉笑,說的話既不是蒙古話,也不是其它的方言,如鳥叫,完全聽不懂。看此情形,他們並不像妖物,吉木薩就對他們行禮。忽然,從崖上扔下一物,一看是熟的騾肉半肘。就又行禮謝他們,二人皆搖手謂不用謝。那騾肉足供三四日食用。吉木薩後來與牧馬人一起重尋舊跡,卻找不到了。

第一則小人位於迪化縣深山中,不知這些紅榴娃迄今仍在否?第二則未道出小人出現地點,而且小人們全身長黑毛,和目前傳聞的雪人相似,只是雪人身材高大,是否為同類便不得知了。

原文:
《閱微草堂筆記卷三》──《灤陽消夏錄(三)》
烏魯木齊深山中,牧馬者恆見小人高尺許,男女老幼,一皆備。遇紅柳吐花時,輒折柳盤為小圈,著頂上,作隊躍舞,音呦呦如度曲。或至行帳竊食,為人所掩,則跪而泣。縶之,則不食而死。縱之,初不敢遽行,行數尺輒回顧。或追叱之,仍跪泣。去人稍遠,度不能追,始驀澗越山去。然其巢穴棲止處,終不可得。此物非木魅,亦非山獸,蓋僬僥之屬。不知其名,以形似小兒,而喜戴紅柳,因呼曰紅柳娃。丘縣丞天錦,因巡視牧廠,曾得其一,臘以歸。細視其鬚眉毛髮,與人無二。知《山海經》所謂(左立右爭)人,鑿然有之。有極小必有極大,《列子》所謂龍伯之國,亦必鑿然有之。

《閱微草堂筆記卷十八》──《姑妄聽之(四)》
吉木薩台軍言:嘗逐雉入深山中,見懸崖之上,似有人立。越澗往視,去地不四五丈,一人衣紫氆氌,面及手足皆黑毛,茸茸長寸許;一女子甚嬌麗,作蒙古裝,惟跣足不靴,衣則綠氆氌也,方對坐共炙肉。旁侍黑毛人四五,皆如小兒,身不著寸縷,見人嘻笑。其語非蒙古、非額魯特、非回部、非西番,啁哳如鳥不可辨。觀其情狀,似非妖物,乃跪拜之。忽擲一物於崖下,乃熟野騾肉半肘也。又拜謝之,皆搖手。乃攜以歸,足三四日食。再與牧馬者往跡,不復見矣。意其山神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