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弟子:去掉對時間的執著 在正法中昇華


【明慧網2002年6月29日】修煉兩年多來,時間一眨眼就過去了。隨著正法進程的迅猛推進,我反省自己,自己實修的心性與境界是否跟得上正法的腳步呢?我在修煉當中,雖然還有未去除掉的執著心,但現在的修煉,確確實實和過去的「個人修煉」已經完全不同了。師父說:「你們的修煉絕不是為了個人簡簡單單的圓滿問題,你們的修煉是在救度著對你們寄託無限希望的與你們對應的天體無數眾生,你們的修煉是在救度著每一個龐大的天體大穹中的眾生。」(《北美巡迴講法》)如果我們將來是天上的王,天上的主,那麼自己的心性便需要達到那樣的層次與境界。

一、去掉對時間的執著

我即將在7月1日去學校實習當老師,心中有許多擔心,擔心甚麼呢?擔心時間很緊了,自己做得不夠怎麼辦?我擔心這,擔心那,表面上看起來思想都在正法上,但歸根就底,我還是在意自己的圓滿、自己的威德,這是私心在作祟。如果我是抱著不純的心在做大法的事,那怎麼能算真修呢?這就像表面上煉功、讀法,表面上叫人來學法輪功,心裏卻想著「我這樣做,師父一定看得到,一定能給我把病去掉」的常人一樣了嗎?心性的昇華才能使本質上真正的改變。

一切都在師父的掌握之中。想一想,一個不識字的農村婦女,當她真切想修煉的心出來時,奇蹟都會發生。那更何況是真心想要救度眾生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呢?即使我工作很忙,只要我的思想真正能在法上,真心想慈悲救度眾生;只要我們一言、一行、一個念頭都在法上,我們隨時隨地都在向最高位置昇華,每分每秒都在參與正法。

二、重視發正念

當明慧編輯部通知要增加每天全球四個整點發正念後,我真的盡自己的力量全部做到了嗎?有時,一整天下來很累,很想早點睡覺,但是這不是人的觀念在作祟嗎?到了現在這個時候,大法弟子又怎麼還能受「疲倦」、「怠惰」的制約?其實,有時倦得好像再也撐不下去了,但是,那不過是個假象罷了,就像你別看修了百年千年的魔,似乎張牙舞爪、極為可怕,但正念一出,灰飛煙滅,還不夠一個小指頭捻的。用人的觀念去看正法的事情,用人的想法去衡量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能力,就容易被邪惡鑽空子。

師父早已告訴我們發正念的重要性,除了每天這四個時間點之外,每當遇到整點的時候,也是大法弟子集體發正念的好機會。時間過得很快,一個鐘頭接一個鐘頭地發正念,有時我會產生倦怠的感覺,但是,正與惡的較量,就是在那一念、一瞬之間。師父在《轉法輪》中說道:「你只要把自己當做煉功人,你那一瞬間能想起來,你就能夠約束自己,那麼這一關你就能過去。」

三、寬容大度

師父在《北美巡迴講法》中說:「但是在爭論中長期地僵持不下,那就是有問題了。是因為你們都沒有向內去找,沒有看自己的問題。」這個問題師父在過去多次講法中也提到了,在《在2002年波士頓法會上的講法》中也強調弟子們要「寬容大度」,要「向內去找」,而不是「向外去找」。

有時候,當我看到有些同修的一些不嚴格要求自己的作為時,我心中會想:「怎麼大法弟子還會這樣?」但是,我卻沒有想到,如果不是自己有這樣的執著,又怎麼會讓我看到?而他的表現所觸及到自己的這顆心,恰恰正是我所應該去的!如果我只是緊抓著對方所表現出來的執著不放,認為他就是這個樣子,甚至沒有做到「修口」,像常人中帶著顯示心那樣去說長道短,或是像常人那樣述說自己的委屈、對方的不是,這不就在製造可被舊勢力鑽的空子嗎?!如果我不負責任地談論其他同修,我自己又修到哪去了?天上的王與王之間,絕不是這樣去看待對方的。如果我連自己的同修都不能慈悲寬容地對待,我們就很難慈悲地救度眾生,向世人講清真相

《轉法輪》中寫道:「開了悟的人認為你自己的這個認識那個認識是對的,甚至於把你自己認為了不起了,超過大法了,我說你已經就開始往下掉了,就危險了,就越來越不行了。」每個同修都有自己的體會,但是不管自己悟到再多,所悟到的不過是在自己那一層次中的體悟,都要謙遜、謙虛。當別人的體悟和自己不一樣時,正是互相提高、促進的好機會。

四、用網絡講清真相

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下自己在網絡上和中國人民講清真相的一點體會:通常一開始我並不會直接說明,而是先花幾分鐘互相認識作朋友,並用適當機會切入大法真相。例如他們問我想不想來大陸時,我便會說:「大陸風景很美,可是我會怕唉~」他們便會問我為甚麼要怕?我便說:「誰都知道大陸打死了幾百多位善良的法輪功人士啊!這不可怕嗎?全世界都相當憤慨呢!」

當他們問台灣有甚麼好玩的,我便會列舉許多地方,並在後面附註﹕「這些地方不僅風景優美,而且每次都可以看到很多很多煉法輪功的人喔!並且還有一堆人在旁邊看,都想要學呢!」有時他們問我平常的嗜好是甚麼,我便回答:「看書、聽音樂、煉功~」雖然煉功擺在最後面,但他們一定都會問我「煉甚麼功啊?」這時便可以回答「法輪功啊!台灣好多人都在煉的,這麼好,不煉很可惜的喔!」

而當網友對法輪功提出質疑時,我會跟他說:「你還不知道啊?經國外許多機構查證,大陸媒體對法輪功的污衊都是假的,因為電視太容易造假了嘛,像大陸拍的自焚啊,經過國外慢動作播放,早就發現一堆破綻,大家都議論紛紛,你還沒看過嗎?」

有時先聊其它事,或人生觀,等到適當機會再自然而然、畫龍點睛地切進去。

有時在網絡上一次和許多人一起談,不太能每個人都顧到,這時我便會跟某些網友說:「我們來通電子郵件互相聯絡好不好?」於是,在後來通信的過程中,便可以更細緻地向他講清真相,他從原先的認為法輪功不好,到後來,每次給我寫信時便會提醒我說:「今天還有沒有準時煉功啊?」或者說:「我晚給你回信了,你不會生氣吧,我知道煉法輪功的人不會生氣的!」

有一位網友在跟他說法輪功的真相時,他不置可否,但是,隔一天,他便打電話來,他說:「才聽你講完法輪功,我便看到法輪功的報導了。中國怎麼可以這樣殘酷,他應該重視人權才對啊!」而在網絡上,也曾碰到過態度不好的,但是不管對方如何兇悍,自己一定要把握好心性,絕不能動氣,所以到後來要下線時,我便跟他說:「不管怎麼樣,我們今天能相遇就是有緣,祝你幸福喔!」這時,他的態度也會漸漸轉變,並說:「我也會祝你幸福!」其實,每個大法弟子所說的每一句話都帶有能量,在網絡交談的過程中,也許他並不會馬上認同,但是他本質上的變異卻已在講清真相中層層剝落。

網絡雖然是透過文字,但是修煉人那種平和自然、純善慈悲的場,他們都能夠感受,有的人說:「世界上如果都是你這樣的人那就好了!」有人說:「不知道為甚麼,和你聊天覺得好舒服!」有人說:「今天真高興,能夠認識一個法輪功妹妹!」也有人說:「我現在才知道法輪功這麼好,我要趕快跟我同學說!」

在講清真相的過程中,我看到他們從反對到認同的轉變,心裏真的很為他們高興,甚至會感動得想流淚。而這其中也不乏許多是第一次上網,便先遇上大法弟子為他講清真相。這都是師父慈悲巧妙的安排。

五、去掉顯示心、歡喜心

有一次去淡水拍攝洪法影片,從早晨五點到傍晚,天空豔陽高照,從沒這麼好過,我們不怕累、不怕熱,一整天都出乎意料地順利,但到傍晚當我們找到一處絕佳地點,準備拍夕陽做結尾時,那時我已有歡喜心了,心裏還盤算要回去「顯示」給家人看,讓他們看看今天拍得多好,沒想到歡喜心、顯示心一起,美麗的夕陽開始不美麗了,經過走步、注意光線、調整機器、主持人忘詞等一番波折,不到幾分鐘的時間,夕陽竟然不見了!記得以前也想拍夕陽下的宮燈大道,但是天氣陰沉沉的,拍不出來,沒想到過不久,神奇的夕陽突然從雲堆底下蹦出來,等我們一喊卡,夕陽便迅速消失,彷彿他就是為了我們而出現的。但這一次,卻因為我的心不純正,導致夕陽離我們而去。

師父在《北美巡迴講法》中說:「你們自己做正的時候師父甚麼都能為你們做。」大法工作是嚴肅的、神聖的,不管是做哪一種大法工作,一思一念都要純正,我們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絕不能因為自己做得不正,而被舊的宇宙法理所限制!

在新宇宙的眾生、舊宇宙的眾生都睜大眼睛期盼著正法之勢到來時,我要以更嚴格的標準要求自己,讓每一個細微的思想、每一處細微的念頭,都配得上「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稱號!

謝謝大家!個人體會,不對之處敬請不吝指正!

(2002年台灣北區法會發言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