蝗災與人禍(圖)


【明慧網2002年6月27日】自1999年中國鎮壓以「真、善、忍」為準則的法輪功修煉者以來,中國大地上旱災、洪水、沙塵暴多是「幾十年不遇」,「災情每每加劇」。而在每年的夏季,中國的農民還要遭受年年如期而至的蝗蟲的襲擊。由今年四月開始,蝗蟲大災又再次以鋪天蓋地之勢席捲神州大地。下面請看來自中國大陸的綜合報導。

據中國官方媒體報導,中國農業部蝗災防治指揮部發言人6月19日說,由於中國北方地區近年來連年乾旱,生態環境惡化,加上去年秋殘蝗基數大,致使目前中國夏季東亞飛蝗的發生面積約2200萬畝,涉及津、冀、晉、遼、吉、蘇、皖、魯、豫、瓊、川、藏、陝、新14個省區市,比去年擴大400萬畝。今年飛蝗主要分布在環渤海灣沿海湖庫區、黃河下游部份灘區、微山湖區及沿淮部份地區。農區土蝗在黑龍江、內蒙古、新疆、山東、河北、山西、湖北、四川等省區及東北、華北、西北農牧交錯區偏重發生;草原蝗蟲在西北、東北、華北、西南的部份地區偏重發生,在內蒙古部份草原大發生。據了解,在災區,蝗蟲密度一般在每平方公尺100頭到500頭,但在災情極為嚴重的地方已高達平方公尺3千頭到1萬頭,超過30到100倍。所以今年的蝗災又是個大發生年。

圖1:被蝗蟲壓彎的蘆葦圖2:漫天飛舞的蝗蟲


其實這場令農民欲哭無淚的蝗蟲大災,已經持續不止一年了。在前年──2000年飛蝗發生涉及12個省區市160個縣,發生總面積超過3000萬畝次。而在2001年夏蝗發生區域涉及山東、河南、河北、天津、安徽、江蘇、山西、陝西、海南、西藏、新疆等11個省市自治區,涵蓋160多個市縣區。除了東亞飛煌之外,屬於非遷移性的蝗蟲也在內蒙古、新疆、遼寧等省區大肆啃食農作物,農區土蝗發生面積7000萬畝左右,其中重發生區更是高達3000萬畝。

在重慶市璧山縣,當地農民在去年遭受了罕見的蝗蟲災害,鋪天蓋地的蝗蟲像收割機一樣把當地近千畝的農作物和果樹林蠶食得面目全非,數年心血轉眼化為泡影。當地人民曾向外界發出求助:要求支援20萬隻青蛙、2萬隻麻雀和5000條蛇用以滅蝗。

在黃淮海地區去年夏蝗發生尤其嚴重,河北安新、黃驊,河南開封、蘭考,山東無棣、沾化等30個縣出現高密度蝗蝻片,最高密度達每平方米3000頭以上。

在河南省,原陽、封丘、長垣三縣的部份黃河灘區在2001年出現高密度秋蝗群體,鄭州市蝗蟲發生面積達41.4萬畝。該市蝗蟲發生地區平均密度比2000年高出一倍還多。在封丘縣司莊蝗區出現高密度蝗片,最高密度每平方米達到1800頭。此外,原陽縣橋北鄉、長垣縣惱裏鎮也都相繼出現了高密度蝗群。

在遼寧省,2001年其省會瀋陽市遭遇有紀錄以來,百年不遇的旱災,由於旱災又引發了大規模的蝗災,在撫順市新賓滿族自治縣、清原滿族自治縣和撫順縣三縣部份地區爆發蝗災。撫順縣蝗災最重的地方每平方米竟有近千隻蝗蟲,受災面積近2萬畝。

在新疆地區,150種蝗蟲在2001年吞噬了北部塔城、伊犁、博爾塔拉、阿勒泰、哈密等地州近二千萬畝農地。

在四川、湖南兩地,蝗蟲更越省集結匯流,形成聲勢更為浩大,對農業的破壞力更是無法估計。

今年5月中旬以來,據內蒙古植保站提供的資料,內蒙古的呼倫貝爾市、興安盟、赤峰市、烏盟、呼和浩特市、通遼市、錫盟等盟市相繼發生蝗蟲災害,面積達到3000多萬畝,隨著夏秋蝗蟲的陸續發生,蝗災面積還會繼續擴大,危害將進一步加重。


圖3: 內蒙古大草原上,蝗蟲正在破壞植被

在今年渤海灣的重災區──天津市郊大港區一帶平原,每平方米蝗蟲密度達到4000至5000隻,把蘆葦都壓彎了,受災面積超過35萬畝。飛機雖日夜在天空噴射殺蟲水,但蝗蟲大軍仍以不可遏止之勢,向北京城浩浩蕩蕩挺進。 汽車駛出天津市,道旁全是茂密的蘆葦叢,野生蘆葦一望無際。放眼望去,卻不見青綠,反而是一片褐紅。蝗蟲掃蕩之地,所有植物幾乎都被啃個精光,人們眼中原是一片青綠的田野,往往經過一晚,便變成黃沙滾滾的荒地。


圖4:天津市郊,蝗蟲停留在河邊的漁網上喘息。等待再一次的襲擊。

至於當局在對付蝗蟲的辦法上,還只是以飛機洒藥為主,但這方法一遇上大風,便無計可施。雖然一些農民想出把大批雞、鴨放入田中吃蟲,但面對數之不盡的蝗蟲,仍是杯水車薪,辛苦耕種的農產品,也只能盡入蟲腹。天津市的殺蟲隊隊員,雖已疲憊不堪。但仍阻止不了蝗軍日益壯大。他們告訴記者「這場人蟲戰爭很難打,往往因為大風的緣故,藥水發揮不到甚麼作用。現在正是六月,將有更多幼蟲成長,到時候數目將更多。」

面對種種「自然災害」,現代人總是想到環境問題,想到如何去預防。這都是治標不治本的辦法。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病狀有了暫時的緩解,真正的病因卻沒找到。中國的古人根據陰陽五行演繹出了一套天象與人間罪惡關係的規律,六月飛雪,楚地大旱,其實所有的天災都是天怒,都是天對世人所犯罪惡的警告。東漢蔡邕說,「有了蝗蟲,是因為皇帝與官員們都貪婪、殘暴」(蝗者,在上貪苛之所致也)。翻開中國歷史,更可以看出,每朝每代的蝗災幾乎都伴隨著當權者的倒行逆施,殘害百姓。僅以晉書中的記載為例:

公元222年七月,孫權歸順皇帝,皇帝卻派兵圍剿,以致冀州大蝗,人飢。

公元274年六月,荀、賈在朝中當權,殘害忠臣,所以又出現了蝗災。

公元310年五月,出現了大的蝗災,許多地方草木和牛馬的毛都被吃光了。當時,天下兵亂四起,當權者都無度地殘害百姓。

公元318年六月,蘭陵合鄉出現蝗蟲,危害莊稼。接著,東莞蝗蟲遍布三百里,危害莊稼。七月,東海、彭城、下邳、臨淮四郡蝗蟲危害豆苗。八月,冀、青、徐三州的蝗蟲把草都吃光。第二年,當時中州淪喪,天下亂象四起。 第二年五月,淮陵、臨淮、淮南、安豐、廬江等五郡蝗蟲吃秋麥。後來,徐州及揚州江西幾個郡出現蝗蟲,吳郡百姓餓死了許多。這一年,王敦佔領荊州,十分殘暴。

公元390年八月,慕容氏進逼河南,強行徵兵,兗州出現蝗蟲。第二年五月,飛蝗從南方來,聚集在堂邑縣,危害莊稼。當年春天,派到江州兵營的士兵有二千人,家屬六七千,後全部死亡。邊疆又不斷徵兵,所以有了這場災難。

中國六十年代的三年自然大災害,七十年代的唐山地震,被老百姓視為對當權者在華夏大地上逆天行事的報應。

在今天,少數當權者動用龐大的國家機器對法輪功這樣一個手無寸鐵的氣功團體進行卑鄙慘烈、史無前例的鎮壓,又致使神州大地上自1999年以來天災人禍不斷。南方大水;北方大旱;沙塵暴的襲擊頻繁而來。而蝗禍14省區市,據農業部估計近一億畝地受災,導致以農立國的經濟命脈大為損傷,而尤為值得注意的是,上面所報導的蝗蟲重災區幾乎都是緊跟少數當權者,迫害法輪功學員極為殘酷的地區。

超過四百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上千人被非法關進精神病院,上萬人被非法勞教,而這一切只不過是因為他們想做好人。上天在降下大水,大旱,沙塵暴之後,又以蝗災警示天下,聰明的人不難看見:凡是不遺餘力地充當鎮壓法輪功的幫兇者,不論是誰,不論在哪兒,都正在逐一遭報應。 「善惡到頭終有報」,「天災人禍共始終」的古訓正在向褻瀆神明的人們展示它的威嚴。

(資料來源: 光明日報,人民網,揚子晚報,CCTV新聞聯播,明報,壹週刊,經濟日報,北京晚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