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蝗禍 觸目驚心(圖)

【明慧網2002年6月22日】災禍年年有,今年特別多。自廿五年前一場蝗蟲大災後,由今年四月開始,蝗軍再次集結,並以鋪天蓋地之勢而來,全國十四個省皆告急。(圖:大批蝗蟲攢集在河邊的漁網上喘息,並互相踐踏爬行,情景叫人汗毛直豎。)

據香港壹週刊今年6月報導,整個神州大地,除了一半面臨水淹之險外,另一半,已被蟲淹。

其中一個重災區,則是天津市郊一帶平原,飛機雖日夜在天空噴射殺蟲水,但蝗蟲大軍仍以不可遏止之勢,向北京城浩浩蕩蕩挺進。

汽車駛出天津市,道旁全是茂密的蘆葦叢,野生蘆葦一望無際。放眼望去,卻不見青綠,反而是一片褐紅。汽車駛過,發出聲響,一大片褐紅竟騰空而起,密密麻麻,全是叫人汗毛直豎的蝗蟲。

汽車停下,曠野中除了風聲外,便是億萬隻蟲子咀嚼蘆葦的聲響,「嚓嚓」之聲不斷交錯彙集,比工廠機械運作還有規律。不消一個晚上,這一帶的蘆葦將片甲不留。

*所經之處片甲不留

蝗蟲的習性是日夜都在進食,它主要吃草,並特別愛吃禾稻類植物,如稻、麥、高粱、粟米和竹類的莖葉。雜草和稻田茂密的平原,則是它們最理想棲息地。

蝗蟲掃蕩之地,所有植物幾乎都被啃個精光,人們眼中原是一片青綠的田野,往往經過一晚,便變成黃沙滾滾的荒地。

蝗蟲不單善於飛翔,而且彈跳力也特強,頭頂的一對觸角,是嗅覺和觸覺合一的器官,它的口部,則是一副強大的咀嚼工具,能咬斷多數植物的莖葉。

最恐怖的情形往往發生在清晨,成千上萬的蝗蟲會互相擁抱,並結成一個直徑過百釐米的大球。整個原野上,便是數不清的蝗蟲球在地上滾動。

飛機正在上空低飛掠過,灑下一大團白霧狀的藥水,沾上藥水的蝗蟲,不安地在空中振翅轉動,然後抽搐,再一頭插向泥土。蘆葦地中,布滿了褐色屈曲的蟲屍。

當飛機再次掠過時,卻起了大風。藥水無法集中洒在一處,驚惶失措的蝗蟲群亂飛亂撞,部份栽進河中,部份則停留在河邊的漁網上喘息。這些蟲子待飛機遠走後,又再次回到原野中攢集。

*旱災後遺症

「這場人蟲戰爭很難打,往往因為大風的緣故,藥水發揮不到甚麼作用。現在正是六月,將有更多幼蟲成長,到時候數目將更多。」天津市的殺蟲隊隊員,雖已疲憊不堪。但仍阻止不了蝗軍日益壯大。

蝗蟲肆虐的成因,主要是因為內陸地區持續經年的乾旱。當河道、水庫的水一旦退去變得乾涸時,積存多年的蝗蟲卵便會破土而出,再加上去年冬天特別暖和,正適合這些幼蟲的發育,所以一踏進四月,蝗蟲便爆發式出土。

而蝗蟲的繁殖能力也極強,一隻成熟的母蟲,每次能衍生出一百多隻幼蟲。而它們成蟲後,也會很快進行交配,並以幾何級數遞增,再繁殖出下一代。

至於當局在對付蝗蟲的辦法上,還只是以飛機洒藥為主,但這方法一遇上風大,便無計可施。雖然一些農民想出把大批雞、鴨放入田中吃蟲,但面對數之不盡的蝗蟲,仍是杯水車薪,辛苦耕種的農產品,也只能盡入蟲腹。

四川、湖南兩地,蝗蟲更越省集結匯流,形成聲勢更為浩大,對農村的破壞力更是無法估計。

在廣東一帶餐桌上,「炸蝗蟲」(炸飛蝦)是一道名菜,但在飽受蝗禍肆虐的內陸一帶,則對蝗蟲深惡痛絕。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6/28/23567.html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