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冬的腎衰竭患者:神奇的大法挽救了我


【明慧網2002年5月3日】兩年多前,當我初次聽說中國政府禁止人們煉法輪功時,我並不十分關心。我的第一反應是:堂堂的中國政府,放著那麼多大事不管,竟然對一個教人祛病健身的功法大動干戈,是否不太明智,有點太小題大做了?這是因為當時我雖然聽說過法輪功,但從來沒有煉過。第二,當時我正處於腎衰竭晚期,每天要依靠洗腎來維持生命,精力欠缺,自顧不暇。

不久,我接受了一次成功的腎移植手術,我真正體會到第二次生命的意義。美中不足的是,手術後腎功能指標不是太好,肌酐的值偏高。我很焦慮。醫生解釋說,因為我只有一個腎,又是移植的,和正常人比,指標偏高一些也是正常的。可是後來指標卻越來越高,甚至於高過我初發腎病一年內的值。這件事弄得我寢食難安,十分恐慌。我非常害怕腎功能像以前那樣很快喪失。回想起手術前靠做透析度日的痛苦經歷,我就不寒而慄。

在2000年的冬季,經朋友介紹,我開始學煉法輪功。學習動作和讀《轉法輪》書。開始時,我只是抱著試一試的念頭,只是覺著法輪功動作簡單,又沒有對氣的要求。我心想,即便沒有好處,總不會有甚麼壞處吧。我以前也想學其它甚麼功,但是一直沒有堅持下去,因為我對氣是甚麼一直搞不懂,後來就對氣功敬而遠之了。

學煉法輪功後不久,我首先感覺到自己的精神狀況要好了許多。以前人總是覺得疲倦,人老是要打瞌睡。煉功後,我覺得精力充沛,瞌睡自然就消失了。更神奇的是,腎功能指標也逐步好轉,以致最後回歸正常範圍。這件事使我非常高興。雖然這是我夢寐以求的,但真正得到了,心裏卻仍然覺得不可思議。我對自己能找到法輪大法感到幸運,對大法充滿感激,因為它解除了我心頭的一大憂慮。直到現在,我的腎功能指標一直保持穩定,再也沒有上升過。

通過自己的親身經歷以及對大法有了更深了解之後,我開始覺出江澤民政府的荒謬和凶殘。在《轉法輪》一書中,李老師多次提到要人遵循宇宙的真善忍之道,教人要返本歸真,以真善忍待人,不與別人爭鬥,要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李老師還教導人們莫貪身外之物,不屬於自己的,分文不取。我想不通的是,這樣一個好的功法,既能讓人身體健康,又能讓人一心向善,江澤民政府竟然全面打壓,真是荒謬絕倫。

聯想到目前中國的社會風氣,貪污腐敗泛濫,貪官林立,大官大貪,小官小貪,幾乎到了無官不貪的地步。社會上,強姦殺人,偷竊搶劫,各種刑事案件的發案率節節上升。路上一人有難,眾人無動於衷。甚至有人當眾被人捅死,路人也只是充當看客而已,無人伸出援救之手。中華民族的道德標準已經淪落到了十分可怕的地步。照我看,《轉法輪》這本書正是重塑人民心靈的一劑良藥。設想如果社會中有50%的人能夠遵循李老師的教導做人,使人們能夠相互關心,自我約束,許多貪官污吏就不會產生,已經產生的或許會改惡從善。社會風氣也會大大好轉,那這個社會上各種醜惡現象就會消失了。

每想到此,我就為中國的百姓感到悲哀。這麼一個身心兼修,功效奇佳的功法竟然被扣上政治帽子,使人們不能正大光明的去學。許多大法弟子還被以莫須有的罪名關進了監獄、拘留所或洗腦班。這是何等不幸的事。

江澤民之流迫害法輪功的行為肯定是大錯特錯了。我以我自己的經歷,要求中國政府面對現實,取消對法輪功的禁令,釋放所有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讓所有想學法輪功的人都可以自由地去學,還法輪功一個清白,還李老師一個清白。歷史最終會給出一個公正的評價的。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