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跟你說:我的妻子、我的同修

【明慧網2002年5月2日】今天我知道你被綁架走了,但不知被綁架往何處,我的心裏顫顫的,但我相信你,你一定會戰勝魔難,闖過難關。

那一天,晚上回來發現你不在家,隨著時間的推移,我越來越擔心,我知道你出事了,可我並沒有不安,我知道你會怎麼去做的,我知道你會用你的堅強和正念保護這一切的。

其實,孩子早早就明白了這一切,可是她從來都沒提起過,我知道她是怎麼想的,我也從來不提。第二天中午,孩子突然問我:「我媽能過去這一關嗎?」我頓了一下,我告訴她:「能,一定能。」後來打聽到你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我們準備去看你,臨走時我問孩子,我見到你媽時,你想跟她說些甚麼?她想了想,就說了一句:「我相信她」。我真為咱們的孩子感到高興自豪,我想你也會為孩子感到自豪的。

那天雖然沒有看到你,但我在看守所門前,一直在用心和你說:「我就在外面,我來看你來了,我只想對你說,相信師父、相信大法、相信自己就沒有過不去的難關。」後來我又經過幾次看守所,我都對你說,我離你更近了,記住,相信師父、相信大法、就沒有過不去的難關。

後來在朋友的努力下,我終於看到了你,而且那天正好是你被劫持一個月,我清楚記得我們見面的情景,我的感覺我根本就不是在探監,而是在一個特殊的場合和一個同修見面,我看你從裏面走出來,我們相互揮著手,我們見面的時候是那樣的祥和、平靜。你問我:「警察去家裏了嗎?」我告訴你:「沒有。」當我問你需要甚麼時,你說,不需要。你又說,你多買點日用品吧,因為同室裏的很多同修甚麼都沒有。

由於你的被綁架,單位的施壓和朋友勸說讓我勸你,寫個保證出來吧,何必受那個罪。我都拒絕了,他們又說,人被關在裏面,家不像個家,孩子不能照顧,會影響孩子的學習等等。

可這一切是甚麼原因造成的,如果不是邪惡的迫害,能是這樣嗎?我深深的愛著你,我的妻子,可我更知道,我們是大法弟子,我們能向邪惡低頭嗎?不,決不。我們雖然不能在一起,可我們一家人的心是連在一起的,我們的心是相通的。我還要告訴你,孩子這次月考,她的排名在全年級向前前進了30多名。

你是我的妻子,可你還是我的同修,我記得,你那次去北京,我送你出門,看著你的背影,我雙手合十,默默的祝福著你。我送的是我的同修。

今天,我知道你已被劫持到了勞教所。我知道你是堅強的,你會為了你的信念放棄所有的一切,甚至生命。我們在不同的環境,還有很多關要闖,難要過,執著要去,可我期盼著你的歸來,你堂堂正正的歸來。

小寒
2002年4月30日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5/7/217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