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鑑中國傳統醫學突破醫療瓶頸(上)

【明慧網2002年5月17日】醫療的目的就是讓人遠離病苦,不再生病。但是,老人們常說,人吃五穀雜糧怎能不生病?也就是說,生病是常態,不生病才是奇蹟。

要讓人不生病,從中國傳統醫學找答案也許比現在蒙著頭越來越自動化、越來越機械化的方式要更有希望些。

現代醫學的瓶頸有哪些呢?血壓只能被控制、血糖只能被控制,感冒連被控制的可能性都沒有,愛滋病也是,腫瘤除了開刀手術之外也沒有任何辦法了。神經的病變,除了機械式的損傷外,根本不知何時、何因而發,內分泌、精神疾病都不是量子醫學或量子生物學能解決得了的。遺傳學及基因工程學發展得再快,也是治絲益棻!到最後把病治療好這個部份變得不重要了,檢查出生病的病理反而成為主,這成了主客易位了。君不見儀器愈來愈先進,統計數字愈來愈精細,病人卻愈來愈多?

其實,人之所以得病是因為人有生生世世所積下的業力。人的道德敗壞、行為偏離了人的道德規範就容易造下業力。孫思邈的《備急千金要方》有「聖人所以藥餌者,以救過行之人也;故愚者抱病歷年,而不修一行。纏痾沒齒終無悔心。」明白指出醫師要救的就是一時行為與觀念偏差而得病的人,但此人卻非常固執地在自己認識的框框中,就是終年抱病也不肯改變他的偏差思想觀念而讓道德昇華上來。《內經.湯液醪醴論》有雲:「自古聖人之作湯液醪醴者。以為備耳。夫上古作湯液。故為而弗服也。中古之世。道德稍衰。邪氣時至。服之萬全。」人的思想與行為偏離了道德,就開始有邪氣的侵襲了,就得病了。

現在的病也非常難治,為甚麼那麼難治呢?《內經﹒湯液醪醴論》已敘述了道德衰敗是生病的原因。李洪志先生的《轉法輪》更給了我們很明確的答案,「也有的氣功師講:醫院治不了病,醫院現在治療效果如何如何。咱們怎麼說呢?當然它有多方面原因。最主要的我看還是人類道德水準的低下,造成的各種奇奇怪怪的病,醫院治不了,吃藥也不好使,假藥也多,都是人為的社會敗壞到這個程度。每個人也別怨別人,人人都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所以人人修煉都會遇到苦難。」(《轉法輪》第七講)「醫院還是能治病的,只不過它的治療手段是常人那個層次的,而那個病卻是超常的,有些病是相當大的。所以醫院講有病要早治嘛,大了他就治不了,藥量大了人也要中毒的。現在的醫療水平和我們的科技水平是一樣的,都處在常人這一層次中,所以它就是這樣一個療效。有一個問題要說清,一般的氣功治病和醫院治病,就是把造成有病的根本原因的難往後推移了,推到後半生或以後去了,業力根本沒有動。」(《轉法輪》第七講)

近代的醫療體系就是,誰的醫院儀器先進,誰的醫院就是比較高檔的,就是比較好的。本來沒有甚麼病的,因為廣告說,人有病要早些發現,早些治療,因此總上醫院檢查。檢查結果要是有病嘛,就嚇得半死,要不就是硬要追根究底地非查出病的根源不可,要不就是做個鴕鳥,把頭藏在沙堆裏不敢面對現實。愈查愈害怕,尤其「現代病」都還沒發展出那種治病的藥物來呢。要是檢查結果說是沒病的話,一些人就對親朋說,「這家醫院不好,根本就不夠先進,查不出病來」,好像非得找出他有病不可才算是好醫院、好醫師,沒查出個所以然來,連醫師都不肯放過。查出來病了,又沒有藥醫,哭著喊著不行。

中國古代的病人沒有那麼先進的的檢查設備怎麼辦?找醫師把個脈,看看問問,開個處方,如果問是甚麼病?就說一些病人聽不懂的名詞,例如甚麼「血風」啦、「胃火」啦、「肝陽亢」啦、「陰虛火熱」啦……等等,照方拿藥,也許發個汗,也許瀉個肚子,病就好了,哪有追根究底的事?

其實治病就是這樣,看誰的效果好嘛!中國古代的科學實在是很發達的,師父教徒弟看看氣色,聽聽聲音,問幾個關鍵的問題,例如出汗、頭痛、身痛、發熱、口乾、口苦……等,在何時發、何地發、或做了甚麼事情後發生……等,就可以分辨出病情的虛實寒熱了,再把個脈,把臟腑經絡的資訊探討一下,就可以開方拿藥或解衣寬帶做針灸、按摩、或推拿處理了。現代呢?有的時候看似很富麗堂皇的各種現代化儀器,甚麼CT、MRI、B超,醫生的邏輯沒有思考到那裏去,用儀器也沒辦法看出病來,就沒轍啦。有的病一拖好幾天,甚麼病也沒查出來,不折騰人嗎?舉個例子,有個病人的小孩昏迷、發高燒,到某大教學醫院,就檢查不出病來,無名高燒嘛,只好用腦斷層檢驗,3天沒檢查出來,仍然昏迷高燒,換一家大醫院,一模一樣地檢查,又用了3天,仍然相同地昏迷高燒。《轉法輪》第七講「醫院治病與氣功治病」一節中舉了個拔牙的例子,用精密的儀器拔牙好像是很科學了,很有效率了,可中國民間的簡單方法,可以用火柴棒一撥拉就下來了,看誰的效果好嘛。

中醫不但能看出人生病的陰陽、虛實、寒熱來,病屬於甚麼臟腑的、甚麼經絡的,依照所診斷出來的理,擬定一個處方開出對治的藥物來,或者會用針灸的醫師,只要分辨出病的經絡來,就可以依據五行相生相剋方式,而開出針灸處方便能夠治好病了。這不是更高過於現代儀器了嗎?

因為中醫與針灸都是直接以人體做實驗的,不是用動物實驗後再以人體實驗的,他直接根據人體而得來的資訊,當然就直接使用在人體就可以了。

中醫又屬於道家學術系統的一環,講究「天人合一」的,道家認為,人體就是一個小宇宙,其它生物機體也都一樣。人體一切氣血循環流動等,都有與大宇宙互相聯繫的管道,所以只要把人氣與天氣順接起來就可以不生病,所以借諸天然動、植物等的宇宙特性來調整人的氣,用針灸的方式,把人的氣與宇宙的氣相接,病痛就消除了。因此,有的藥物在服用法上就需要注意時空的配合,例如:「十棗湯」要平旦(早晨,太陽與我們平視時的眼睛高度,也就是大約五點鐘左右)服,「六味地黃丸」、「八味地黃丸」等補腎的藥物,就要在空腹的時候服用。甚至還要注意藥物的煎煮法,例如:葛根湯、麻黃湯裏面的麻黃要先煎,除去上面的沫,再入餘藥煎,而葛根也是先煎的。鉤籐後入,薄荷、荊芥等也要後下。針灸醫術的發展中就有「子午流注」、「靈龜八法」等各種與時間有關的治療方法。這些針灸方法都與時辰的干支有關係,其實就是時辰的陰陽特性與五行有密切關係。有些病某天可以治,有些日子卻不能治,例如針灸處方有:「甲不治頭,乙不治喉,丙不治肩,丁不治心,戊己日不治腹,庚不治腰,辛不治膝,壬不治脛,癸不治足。」的說法。

有的藥物要取其質,有的要取其氣,都很講究的。有的藥物不能用煎煮法,卻一定要研成細末吞服,例如元胡索就是。製藥的劑型也是重要問題:膏、丸、丹、散、湯、液、醪、醴等各有各的作用,就是丸劑又有做成蜜丸的、有做成飯團搗作丸的、有做成水丸的、有做成麵裹丸的……,中醫學上有「湯者湯也,丸者緩也,散者散也……」的說法。意思就是說湯劑有湯滌的作用,用丸劑就有緩慢作用的目的……。現代醫學也認識到這一點,也發展出「腸衣錠」、「胃衣錠」等劑型,是為了讓藥物在腸道或胃裏面的崩解,達到最理想的吸收效果。

現代醫療體系已經出現了許多突破不了的瓶頸,雖然在中國大陸與台灣都有許多研究機構、實驗室都在發展研究中醫、中藥,理論性的、實際應用性的,好像很有成就,很多的新藥也被發展應用了。針灸麻醉技術開花結果了,可以幫助外科手術了。(針灸本身就可以醫病的,卻被用來輔助麻醉做外科手術!)可真的交出亮麗的成績單了嗎?

中醫有自己已經成形了的、很高、很登峰造極的理論和治病方法,他是更高層次的醫療體系,中醫古時從來沒有甚麼是細菌、病毒的想法,他只是用風、火、熱……的概念來形容這個病的起因,結果就能把流行性感冒--古時叫「傷寒」、「溫病」、「熱病」……-治好,還不需要一週就好了。現代人因為檢查儀器的進步,甚麼病都能追查到似乎是本源了,可就不能有效地治療,更別提預防了。例如曾經在台灣肆虐的「腸病毒」,查是查出來了病,可就是沒有一點辦法對治。找中醫看,同樣的病,只要確定它是胃火,就清胃火,確定了是肝火,就瀉肝火,確定甚麼火,就清甚麼火,藥到病除。我自己就遇到多起這類病情,它發病的部位都是千變萬化的,有的人聽神經受傷,連走路都不平衡了,最後聽力也沒了;有的人顏面神經受傷了、有的人目瞼生皰疹、有的人耳朵生皰疹、也有的皰疹生在口腔裏、手指上,西醫看到都頭大了的問題,中醫只是一個「火」就把病因交代了。再用一些清不同經絡臟腑之火的藥物,就幾天能治癒了,看哪個的效果好?

說中醫沒有統計資料?不錯,統計學是探討科學的工具之一,但是每種病對每一個人都是不一樣的發展的,沒有一個統一不變的大族群樣本,要等我們都用統計方法治了,病人都已經不知被荼毒了多少時日,還把病拖延壞了。

科學的發展,都是希望化繁為簡,用簡單的模式可以解釋千變萬化的一切物理的、化學的、生物的現象。中西都是這樣的。西方科學發現任何物質的基礎是微小的粒子,就是原子,它是物質的基本成份,而原子又是由電子、質子、中子等成份構成,用這個模式可以解釋不少的物質現象,以後又在這個基礎上發現更微觀、更小的微粒,但對於物質現象的解釋卻仍停留在表象上,也許在物理、化學等有興趣的問題上有所成就,可離應用於人體之治病還遠去了,難以更向前跨一步。中國古科學的物質基礎就只是陰陽、五行,用來解釋日月、星辰可以,用來解釋人世間的萬事萬物都講得通,在醫學上也是一樣。五行與五色之關係、五行與五味之關係、五行與五臟之關係、五行與五液、五聲……等之關係,其實就是人與宇宙之間的關係都已說明清楚。既然如此,現代醫療體系如果能重新認識一下,把原來科學知識的框框拿掉,根本上改變了科學思維的觀念,說不定立刻有一個新的科學認知,及新的醫療觀念的飛躍。 (待續)

(轉自「正見網」)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2/5/17/303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