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大法弟子致信檢察院舉報勞教所的血腥暴力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5月15日】人民檢察院人員:

我以前是一名因多病、經醫院多次治療而毫無效果的患者,在身心交瘁的時候,幸運的走上了修煉法輪功的道路,修煉不長時間身心就得到了康復。

自從99年7月20日當權者不允許修煉以後,我繼續修煉,因此而被非法關進了勞教所。

我們修煉法輪功是為了身心健康,利國利民,使社會道德回升,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對國家對人民有百利而無一害。

在勞教所裏我親眼看到並飽嘗了慘無人道的折磨和毒打,在這裏我向你們訴說一下我的親身經歷。

我是2001年8月從四平轉到吉林勞教所,在所裏整天坐號,坐在2寸寬的板條上,長達17個小時,在坐號期間稍動一點,就會遭到一頓毒打,坐了3個月,挨打數次。12月份轉到九台,進入所謂「教育班」,「幫助」的手段是雙手銬在床上,多人上去毒打,鎬把都打折成三段,有一個叫李鑫的大法弟子肋骨被打折。3月23日各大隊有了新的「幫助」手段,最兇狠的是一大隊,電棍、電針就有7種,最殘忍的是將修煉者全身衣服扒光,放在冰冷的水泥地上,用塑料管在腋下,大腿根等處,四個人一起用塑料管擰,有的大法弟子陰莖、陰囊都被擰沒了,痛得他們暈過去了,等甦醒後如不「決裂」,手腳就被銬在死人床上繼續折磨,四大隊的大法弟子喬健國就是受害的其中一例。

在延吉勞教所「幫助」的方法如下:

去年6月中旬,犯人班長謾罵師父,大法弟子肖國兵只說一句「文明點」就被李斌毒打一個上午,最後打得死去活來。有一次惡警管教問大法弟子李由純,是國大法大,還是法輪大法大,他只說了一句法輪大法大,就被用塑料管子打了一上午,當時臉都被打得變了形。上廁所時,大法弟子張輝聽見有聲音,只問了一句甚麼聲音,管教就把張輝毒打一頓,事後被扔進小號半月,又加刑期。

去年3月份省領導去勞教所看望大法弟子,延吉駐軍參謀長辛延駿、鄭葵軍等人發了言,領導走後他們被關進小號1個月,後加刑期,只因他們與省領導說了真話。

去年11月30日所裏找來了文藝隊,編演小品來污辱師父,當場大法弟子谷任東,於建華,肖國斌,王鐵松就說了一句「不許污辱我們的師父」,四位大法弟子就慘遭毒打,後被關進鐵籠子2天,谷任東被打得踝骨骨縫流膿達2個月之久,王鐵松被打得過重致死。事發後勞教所領導為了遮人耳目,給我們買了4袋糖。

女子勞教所更是殘忍,不「決裂」的抓住頭髮往水裏按,毒打,有的被打得脖子和頭一樣粗,用電棍電陰部等卑鄙手段,女管教在打女大法弟子時事先先喝酒,喝得醉醺醺的,不然可能下不去那樣的毒手。

以上就是勞教所的所謂「挽救、感化、教育」的「文明」方法,一切屬實。

做為人民的公僕,順應天意民心,伸張正義,是人民賦予我們各級政府義不容辭的責任,幾年來,他們無法無天,對善良的法輪功群眾濫施刑,打死打傷成千上萬人,慘無人道,其惡行令人髮指,已嚴重觸犯了國家法律,敗壞了人類道德,他們的表現早已超出了不得已而為之的程度,而是人性全無,小人得志的真實寫照,罪不容誅。請領導三思!

犯罪管教們迫害法輪功學員,沒有任何法律依據,沒有經過任何正當的法律程序,而且其手段之毒辣,方式之殘忍,集古今中外之大全。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5/25/22420.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