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翠英給德國各界人士的一封信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4月8日】

2002年4月4日 星期四

尊敬的先生:

我叫章翠英,是澳大利亞籍的畫家。僅僅因為在中國為法輪功和平呼籲,在中國我四次被抓,在監獄裏被關了八個月。我受到殘酷的折磨和虐待。在澳大利亞政府和國際社會的幫助下,在二零零零年十一月,我終於回到了澳大利亞。這次我在德國很多城市舉辦我的畫展。因為江澤民即將訪問德國,而且正值日內瓦第五十八屆人權會議召開期間,我想利用這個機會,讓世人了解中國政府對無辜的法輪功修煉者的人權侵害,同時請求您,儘快幫助制止這個發生在現代社會裏的悲劇。

每當我回想起那八個月生不如死的的監獄生活,簡直無法忍受。在那暗無天日的監獄裏終日見不到陽光,我每天被強迫勞動十小時以上,生產的是出口產品。警察要我睡在光禿禿的冰冷的地上,每當她看到我在煉法輪功,就打我、咒罵我、用水澆我。我渾身都被打得青一塊紫一塊,由於疼痛難忍,我無法入睡。她們用卑鄙的手段將我銬起來,使我不能自由行動。我的皮膚開始腐爛。

因為我拒絕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獄警鼓動犯人打我,把我和男犯人一起關在一個潮濕而且見不到日光的牢房裏。他們逼我脫去衣服,強迫我把臉對著獄警監視的攝像機。我盡力遮蓋我的身體。他們下流的行為使我憤怒。

這種持續的非人折磨使我十分想念我的家人,特別是我的女兒。我被禁止給我的家人寫信或打電話,警察粗暴地搶走了我的筆,她們還沒收了我給我先生寫的信。在那無盡的夜晚我思念我的女兒。我被長期拘留的現實深深地傷害了她。要承受這麼多的痛苦,對於她來講還太年輕。在八個月的拘留期間,他們不允許我的父母探視我,即使帶一句話都不行。我父母現在也在受迫害。

如果不是親身經歷,我真不會相信在今天──二十一世紀的中國,竟然沒有人權,沒有道德,沒有公正,沒有法律。一萬多法輪功弟子被非法拘捕,被殘酷地折磨,甚至被迫害致死。許多被強迫離開家庭。家庭被拆散。女的大法弟子被脫光衣服關到男犯人的牢房裏。懷孕的婦女被強迫墮胎和流產。正常健康的人被送到精神病院。最新報導有三百九十人死於非人的折磨。在長春──法輪功的發源地,在上級的命令下,迫害升級到了「殺無赦」。警察接到命令,只要看到誰發法輪功資料「看到就可開槍」。

在我重獲自由後,我在世界各地巡迴舉辦個人畫展,向人們展示法輪功賦予我的內在和平。這和我在中國受到的殘暴醜惡迫害形成了一個鮮明的對比。我已經遊歷了二十多個國家(主要是在歐洲)。在不同國家我獲得了巨大的支持,有來自政府的,媒體的,還有善良的普普通通的公民的支持。馬丁.萊深霆(Martin Lessenthin)先生─德國國際人權協會發言人最近要求,由於江澤民犯罪行為和對人權的侵害,他必須在海牙的國際法庭被起訴。

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博士說,對人權的侵害不管在那兒都意味著對法律的侵害。中國的江澤民政府集團不僅侵害了最基本的人權,也侵害了和平的精髓:真、善、忍。和平──「真─善─忍」可以帶來和平,因為它直接牽扯到人的思想和心靈。如果在日內瓦人權會議期間江澤民訪問德國,我相信,我們可以站起來制止中國的這場對法輪功弟子的殘暴的人權侵害,對中國的國家恐怖主義說「不」。您的公正言詞可以幫助拯救在中國的許多無辜的人和三年來的這場非人迫害。世界需要和平而不是暴力,需要正直和善良,世界需要寬容和理解。

我再次感謝您。

附上一張我作品集和CD。讓和平的旋律和優美的舞蹈迴盪在您心中。

衷心的祝福
章翠英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