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有私到無私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4月6日】我是一名曾經迷路的大法弟子,當正悟過來時已是2001年9月29日了,第一個反應是寫嚴正聲明,然後去北京證實法,從新成為正法弟子。當我認識到時,阻力隨之而來,同修說你剛正過來,應該多學法,充實法,但我認為我明白了,過去是舊勢力對我的安排,不是師父安排的,是真正明白,認識到這段彎路的實質,那麼對法的堅定就是最大的保障。法學的很多,但還是對師父對法不能達到正信,走不出來也不行。所以我於2001年11月10日和同修去了天安門,在金水橋畔對著天安門打開了橫幅,喊出了我生命的聲音。他就是一把利劍徹底斬斷了邪惡對我的安排。

但對於工作和金錢的執著,被舊勢力鑽了空子,在返回車站的途中被抓,在拘留所我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徹底不配合邪惡,在過關中憑著對師父對大法的正信,絕食絕水十三天,闖出拘留所,又從新匯入正法的洪流。

出來後悟到上北京證實法是正確的,就做別的同修的工作,也去北京證實法。在師父的慈悲點化下,我先後六次進京正法,除第一次被抓外,其餘五次都安全返回。這六次當中有兩次是給同修發正念,並沒有打橫幅,誤認為第一次已經證實大法了,也兌現了與主佛的誓約,就不用打橫幅了。給同修發正念使他們安全返回就可以了。但是回來悟到這是不對的。因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的使命就是證實法,沒有說一次正完就完成任務了。所以我又接連兩次進京證實法,並把橫幅掛在天安門向中南海去的長椅上讓人們看到它。

回家自覺很高興,覺得沒有辜負使命。但通過看同修的一篇文章《破除邪惡 助師正法》以後認識到了,為甚麼我後幾次去正法喊完卻沒有發自心靈深處的震撼感,因後幾次都是師父慈悲點化,不是自己主動去做的;而第一次是自己想去的,但去的目的是對舊勢力安排的痛恨,而不是為大法為師父正名,心念不純淨有漏才導致被抓去受迫害。

心念不純淨,從這點上講是自私的。我深深地愧疚與師父對我的慈悲苦度。可是我沒有認識到,以前還認為自己沒有辱沒使命而高興。太自私了。認識到這裏,才明白舊勢力在我自身隱藏那麼深,平時總覺得自己對師父的心念很純正,有時看到別的同修說話不夠純正自己的心裏在流血,可現在我知道自己對師父的心是那麼的不純時,心裏真是像死灰一樣,不知道用甚麼來表達自己此時的心。用盡人的語言也無法來表達師父的慈悲,師父對弟子的付出和真正的愛護。師父,我發自內心地對您說:弟子錯了。我會用行動告訴您今後我將用甚麼樣的心去證實法;用怎樣的心去對待您,去學法。

師父說:「宇宙中的生命在偏離法的過程中,生命已經不知道法的存在和法對不同層次上生命的真正的要求。那麼就致使眾生在今天這樣重大的正法之事面前,許多都擺不正自己與法與大法弟子與我的關係。」我應該發自內心的,不用師父的點化,就出於對師父對法的正信去北京證實法。因為師父為宇宙眾生創造了這部法,賦予了大法弟子參與正法的殊榮,那麼作為大法弟子當然應該去正法,這是為自己和依盼自己的所有眾生的生命的永遠。想到這裏,我決定第六次進京證實法。自己還做了橫幅「還我師父清白」,發自內心地替師父討公道、伸冤。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安全返回。

我在這一段時間裏突然感到自己停留不前了,認為自己修到了頂點了,是因為我這觀點使我認為我悟到的是高的,可是今天才明白我悟的是低的,是宇宙私的頂點,在宇宙中師父告訴我「私」貫穿了很高的層次,而高於私的境界還有不知多麼高呢!不知還有多少法理呢!而自己就像井底之蛙,只看見井口那麼大一塊天,覺得別人不對還得快一點修,但是正因為別人早已越過了井口,看到了外面的世界看到了天是那麼高那麼遠,所以都在謙虛地抓緊時間修自己。這就是為甚麼自己不管是對別人說話還是做別的事都是高高在上的根本原因,不是語氣善心沒修出來的問題,而是夜郎自大的問題。認為自己的認識才是最高的,最好的,你們任何人都沒有我認識的好,是站的基點的問題,才使得別人看我不可一世的樣子,不可理喻,使得同修之間的關係很緊張。回頭看看自己修煉的路程,這個問題貫穿我修煉的始終,現在才認識到這一點,明白了應該怎麼修。

大法的法理太博大了,其實自己甚麼也不是,就像那個宗教居士一樣,不願意接受其他的道理,其實恰恰是自己的淺薄。別人都是關著修的,而我是半開的,自己過去認為自己根基好,而現在知道恰恰是根基不好;別人來的層次高,如果讓他看到一點,他就回不去。可是因為師父慈悲想讓我們這樣根基差一些的人也能回到先天最高位置上去,所以就先讓我們修,在中國經歷魔難,否則回不到先天來的地方去了。師父是利用舊勢力的安排,不是承認舊勢力的迫害,因為它們也偏離了宇宙的法。師父反過來利用舊勢力來使我們提高上來,去掉我們的業力。我悟到自己的基點是不對的,(悟到)以後自己應該站在甚麼樣的基點上看問題,對待問題對待同修。

其實舊勢力安排的一億人是宇宙中有私的基點開始的。師父要求我們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法正覺,宇宙原本就是這樣的。現在我才明白離宇宙更高境界的標準相比相差何等遙遠!離師父要求的標準何等遙遠,就像一條筆直的道路根本就看不到他的盡頭。所以就甚麼都不能去想了,就是一個「修」,修好才能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好的一切。

現在覺得自己臉紅,正因為自己淺薄才自負自大。修得越好越默默地修自己,和「普通人沒有甚麼兩樣」。現在我明白了我為甚麼修煉,就是因為師父要度我們回到無私的新宇宙去,讓我們成為美好新宇宙中的一部份。

以上是個人體會,不對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4/17/21056.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