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現世現報

【明慧網2002年4月30日】在向世人講清真相的過程中,常聽人說:「你們寫的那些遭報的,都是些老百姓啊,小警察甚麼的,我們又不認識,誰知道真的、假的?你們法輪功這麼厲害,怎麼不讓江澤民、說你們的播音員當時遭報呢?這說服力多大呀,全國的老百姓都會相信你們了。針對這個問題我想來談幾點認識:

一、以戰爭為例,衝鋒陷陣的全是士兵和級別較低的軍官,當然先死,而那個指揮官職往往身在後方,被層層保護著,所以只有清除了這些障礙,才能達到目的。大家知道,殷紂王是在武王大軍打到皇城時才引火自焚的,而本拉丹目前雖然有多國部隊在全力搜尋,仍未找到,不正說明問題嗎?

二、還記得諸葛亮七擒孟獲的故事嗎?孟獲在交戰中七次被擒,又七次被放,諸葛亮殺他不行嗎?是給他改過自新的機會,如果他能回心轉意,避免了刀兵,得少死多少人啊!

三、一個裝水的杯子,你往裏加一點水沒問題,再加一點沒問題,等加到杯子口時你再加就會溢出來,是不是?二次世界大戰時,希特勒曾經雄霸一方,幾年的時間內,就征服了許多歐洲國家,不可一世,不也難逃失敗的下場嗎?正應了那句古話「不是不報,時辰未到」。

四、在歷史上,日本的投降標誌著二戰結束,四人幫的粉碎標誌著「文革」的結束,所有參與其中的罪犯都得到了應有的懲罰。那麼當江澤民、羅幹等主犯報應之時,將意味著甚麼,大家不難想像。然而這件事情並非這麼簡單,「因為這件事情一旦結束的時候,就將開始下一步人類的歷史了。那麼有許多不好的生命就會被淘汰掉。整個宇宙不管它有多龐大,都是宇宙的這個法所造就的,每一層生命都符合著每一層宇宙的法理,一切最根本物質的本源,都是這個法給造就的。一個生命反對這個造就宇宙一切生命的法,那你上哪去呢?那不就是淘汰嗎?」(《導航》-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中國受毒害的人對大法的罪是這場邪惡勢力的迫害造成的,把人,特別是中國人,把他們變得罪很大,直接反對的宇宙造就生命的法,所以這樣的人他們面臨的就將是淘汰,是最危險的。」(《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上的講法》)如果現在結束,那中國得淘汰多少人啊!正法的歷史進程中大的東西不可改變,即便在最後的淘汰發生之前能夠創造出一個比較公平的環境,能為眾生贏得的時間也是很有限的。也正因為此,大法弟子們在偉大師尊的指引下,捨生忘死地向世人講清真相,他們不希望太多的生命因敵視大法而走向毀滅,他們願用自己在大法中修出的慈悲去救度每一個世人,包括那些因為不明真相而曾經打死打傷大法弟子的警察、舉報大法弟子的無知群眾。

其實,各級級別大小不同的政府官員遭報的也已經不少,只是我們可能沒有注意收集,收集到的也沒有像基層中來的那些案例一樣集中看到。就拿江澤民為例,他此番在德國轉悠期間身後為甚麼那麼醒目地跟著一輛高級救護車,難道不能說明些問題嗎?世界上哪個國家元首出訪有過這種車隊配置?

「人類啊!清醒過來吧!歷史上神的誓約在兌現中,大法衡量著一切生命。人生的路自己走。人自己的一念也會定下自己的未來。」(《再論迷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