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一家十六人的修煉故事〈之六,結束篇〉

我家的修煉故事


【明慧網2002年4月29日】回想修煉前的歲月,我算是那種「好命」的人。從小家境稱不上富庶,但也衣食無缺。父母疼愛我們但不驕縱,兄弟姊妹和樂融融。尤其求學生涯一帆風順,念的都是人人稱羨的學校,就這樣一路完成博士學位,有了不錯的工作。

不過,二十幾歲的我就有點「年少老成」,時常覺得「人生沒啥樂趣」。我一直在學校任教,但是很早就發現:有學問的人一樣喜歡爭爭鬥鬥、煩惱病痛也長相左右。甚至覺得學問越大的人越頑固,常常自以為是,活在自己的象牙塔內。我生性淡泊,不爭權、不奪利,也甚少與人摩擦,身體雖有小毛病,日常生活也難免有些麻煩,但比上不足比下有餘。這樣的平淡安逸生活,讓我覺得無聊,到底「人活在世上是為了甚麼」?就這樣來去匆匆,百年後船過水無痕的人世走一遭嗎?

小的時候,我最愛看神仙故事,常幻想要背個背包到深山裏拜師,學得一身神奇功夫。不過,父親是個典型的「無神論」者,他認為神鬼之說根本就是無稽之談;加上日後受了現代教育的影響,長大後認為「未經科學驗證」的東西可能就是「迷信」,就這樣將小時候「成仙」的興趣拋諸腦後。然而,當我對「人存在的目的」感到迷惑與好奇,進而認真地展開探詢之路後,塵封的記憶又清晰了起來,而真相也一步步在眼前展開了。

首先,我接觸了一個台灣有名的道教團體,雖然日後不了了之,但是它卻讓我相信了「另外的世界」確有其事,否則有些現象實在難以自圓其說。另一個關鍵,和我的先生有很大關係,生長在台灣南部的他,從小就認為這世上本來就有神有鬼。看我已能接受神鬼之說後,他便告訴我一個對我更有說服力的的例子。原來,我從未謀面、過世已久的婆婆,生前就是台灣人所熟知的「乩童」。先生說,他從小就看母親被另外空間的靈體附身,為人解決疑難雜症。我問他:「這些事是真的嗎?」他說:「當然是。」先生是非常善良的人,從不說謊,尤其這種事也許騙得了別人,但怎瞞得了朝夕相處的家人?

修大法後當然知道這些低靈和修煉沒有關係,不過,我的「無神論」思想框框就此徹底破除了,開始了積極的追求真理之路。有一段時間,只要聽說哪個宗教好,便和先生跑去看看。基督教、佛教、道教、瑜伽修行等,我都認真嘗試了解。不過,總有些因素讓我無法登堂入室,有些是道理讓我覺得「不圓融」,說服不了我;要不就是條條框框的門規誡律讓我無法苟同。在追尋的道路中,也看了不少宗教哲學的書,知道「高於人的境界」確實存在,歷史上也確實有肉身菩薩、喇嘛虹化的神奇事例。我想:別人能,自己一定也能!但是,路在哪兒呢?

我在學校任教,深知「好的老師」對學生的影響有多大。因而開始誠摯的祈求老天爺:給我一個「明師」吧!我渴望有人引領我回歸之路…。

97年底發生了一件對我衝擊非常大的事。平時注意養生保健,打太極拳、吃健康食品的父親,突然休克緊急送醫。診斷後才知他的肝臟中已有五公分的腫瘤,導致肝破裂、腹腔大出血…。父親在加護病房中不到兩天便不治辭世,急救期間,只有少數清醒時刻聽我們與他話別,由於口鼻中插滿管子,根本無法開口說話,遑論交代後事了……。

我從小最怕「死」,沒想到第一個親眼目睹往生的人,竟是至親的父親,而且是在毫無預警的情況下無奈的消逝。我們都知道「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但都認為那是「別人的事」,和自己沒有關係。父親的殷鑑如此深刻清晰,讓我不由得驚懼起來。我更加迫切想要「超脫生死」,因為,我不願自己有一天步上父親後塵,莫名其妙的離開人世,然後又踏上漫漫無止境的輪迴之路……。那時真的深刻感到:人好渺小、好無知、好無助,而人世茫茫,何處才是歸途?修煉後才知,人世的「迷」,又何止如此呢?

正當我痛下決心要積極修煉時,突然接獲昔日研究所教授夫人的來電,已有多年修煉基礎的她,正下定決心要揮別昔日法門,專修「法輪大法」。她鄭重的告訴了我這條「真正的修煉之路」。不知為甚麼,也許是機緣已然成熟,也許是對師母十分信任,基本上沒有甚麼懷疑,就自然的接受了這個我等待已久的正道大法。先生、小孩也順理成章的同時成為大法的修煉者。

接觸法輪大法後,一顆漂泊動盪的心,從此安定下來!為甚麼呢?因為大法是真的,而且是最好的。何以見得?因為那是修煉後真實的體驗:大法解決了你所有的問題、解答了你所有的疑問,你從此才是明明白白的活著。

修煉後發生在自己身上或親眼目睹的奇蹟,可以說數也數不清。以自己為例,困擾我多年的鼻子過敏、偏頭痛等,都在不知不覺中不藥而癒。以前身體虛寒,碰到冷水就打噴嚏,哪料到修煉後的第一個夏天,就熱得要洗以前想都想不到的「冷水澡」。同修中,各種頑疾、惡疾,奇蹟般康復的例子,更是耳聞親見到習慣得「不足為奇」了。這些,都可印證「法輪大法」的超常真實。當然,讓人「徹頭徹尾」的改變,從此「洞曉一切人生奧秘」,有了「全新的生命」,才是大法真正偉大的體現。

簡單舉一個例子。先生是個生意人,但他未修煉前就從來不說假話,和道德敗壞社會中的「十商九奸」之說,完全背道而馳。我雖然欣賞贊成他的作為,修煉之前,卻總是「心裏不平衡」,因為誠實安分做生意,得到的往往卻是「吃虧上當」。那時扭曲的認為:「人善被人欺,好心沒好報」,世間哪有天理?有時候,一些「頤指氣使」的客戶,指著先生的鼻子又吼又罵,看到先生不發一言,任人叫罵,我也會埋怨他太隱忍厚道了。

然而,《轉法輪》第一講就說了:「因為人在以前做過壞事而產生的業力才造成有病或者磨難。遭罪就是在還業債,所以,誰也不能夠隨便改動它,改動了就等於欠債可以不還;也不能夠隨便任意去做,否則,就等於在做壞事。」簡單幾句話,就破了我多年來的「不快」之迷。原來,以前只看到表面、低層的理,而且,世上的問題都不在別人,而是在自己。

當然,《轉法輪》書中有關的法理可不只那麼一點、那麼一層。隨著不斷讀書、學法、實修,一切都在改變。以前,知道先生被人「欺負」總是忿忿不平。後來,淡然一笑;再後來,根本看不見、遇不到這個事。

修煉中過心性關的「摔摔打打」讓自己知道,這個法,真是無法言喻的偉大,它讓你眼前的世界瞬息萬變的擴大。

最近師父的新經文,五歲多的女兒最喜歡背《大舞台》:「人世五千載,中原是戲台。心癡戲中事,陸離多姿彩。醒來看你我,戲台為法擺。」看了這首詩,對於人間的恩恩怨怨就更覺豁然開朗了。我不禁想到,先生大學畢業後為了幫家庭還債,放棄了台北的工作,到中部鄉下協助兄長創業。那時的他,為了跑業務,鼓起勇氣闖過一家家的客戶。剛開始,碰到大公司,在門外徘徊一天都不敢進門、說起話來結結巴巴;到後來,咬牙磨練到面對三教九流都能毫無心理障礙,從容應付。這些經歷,後來為了弘法,可大大起了作用,他的一干生意上下游廠商,全都知道「法輪大法好」。以前當學生時,先生喜歡遊山玩水,舞文弄墨,後來在講真相中全派上了用場,上山下海找題材、訪問各路人馬、寫文章,一點都不遲疑,不需要專業訓練。

原來,我們所有的一切,都是為大法在做準備,「戲台為法擺」。回頭一看,以前過的關,又更渺小而微不足道了。

因緣際會,在宇宙大穹的正法時期,我們在人間相會,在舞台上扮演自己的角色。我們一家:我和先生、女兒、小姑,加上媽媽、哥哥,以及弟弟和太太、小孩、岳母,還有妹妹與先生、三個小孩、婆婆,彙集了助師正法的十六個修煉人。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