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新華社的頭版批鬥文字


【明慧網2002年4月26日】江澤民出訪德國,多次被法輪功學員當面痛斥,並被當地人權組織以謀殺罪告上法庭,惱羞成怒的獨裁者回國之後,御用喉舌新華社馬上以頭版發表了一篇匿名記者趕製的批鬥文章,其文革風格讓人覺得此文簡直是一篇搞笑文字,不過筆者相信讀到此文的大陸同胞在嘻笑之餘也能得到一些法輪功在海外的信息。

首先,該匿名記者在胡錦濤即將訪美時把批評中共人權記錄的美國挖苦了一通,然後彙報了法輪功在聯合國人權會議期間向世界披露江澤民獨裁集團迫害大陸法輪功信眾的事實,接著該記者又簡單介紹了法輪功在聯合國千年首腦會、千年議長會的請願,以及法輪功學員在江澤民訪問美國、德國時對他的貓捉老鼠般的抗議。之後,該記者又詳細描述了法輪功在中國駐紐約、洛杉磯、加拿大、澳大利亞等地使領館的長期持續抗議活動。接下來,記者又報告了法輪功在鹽湖城奧運期間的請願,以及西方法輪功學員赴天安門廣場呼籲停止迫害的壯舉。

江澤民集團一再揚言要消滅法輪功,甚至宣稱法輪功在國外也被取締。當法輪功在海外的傳播、和一次次請願抗議活動通過互聯網漸漸被國人了解之後,江澤民集團又想出一個新的帽子,那就是所謂的「和反華勢力相勾結」,新華社匿名記者的這篇文字便是按照這一主題寫出來的作文。

這頂「和反華勢力相勾結」的大帽子和文革時的「美帝特務」、「裏通外國」等大帽子異曲同工,都是獨裁者陷害無辜、煽動仇恨的欲加之罪。要說「反華」,江澤民獨裁政權才是真正的反華。在江澤民獨裁統治期間,貪污腐敗愈演愈烈,無數國家財產被盜入私囊,銀行壞帳已到了可怕的程度,貪官污吏在澳門和拉斯維加斯的賭場上一擲千萬而面不改色。江澤民本人也是以竊國者侯的方式大搞腐敗,當河南、陝北的農民不得不為生計賣血時,他花費巨資為自己買專機,四處出遊做秀。把自己無德無才的兒子提拔為科學院副院長,同時還讓他下海經商,大搞權錢交易。所謂的反腐敗,不過是為了打擊政敵巧立名目而已。

新華社一再攻擊美國是「反華勢力」,可是大陸眾多高官都靠權力和來路不明的金錢把子女送到美國,加入「反華勢力」的國籍,並準備在大陸崩潰之後一走了之。據中國官方媒體透露,近年來,內地因涉嫌貪污受賄或其他經濟問題而攜款潛逃的貪官有四千多人,被捲走的公款達五十多億元人民幣。僅去年底揭發出來的中國銀行開平分行行長攜鉅款外逃案,就是典型案例之一。該案涉款七千五百萬美元,款項被轉移到香港及加拿大。(明報消息)現任河南省煙草專賣局局長、省煙草公司總經理蔣基芳(正廳級)因涉及貪污挪用公款達兩億元。本月初,就在中紀委要對正在北京中央黨校學習的蔣基芳實行「雙規」前夕,蔣基芳匆匆從中央黨校回到鄭州,收拾東西後不辭而別,飛往美國,並已於本月八日抵美,與早已在美的妻子、一兒一女會合。滑稽的是蔣基芳成功逃美當日他的一份談「防腐倡廉」的報告文件剛好下發全省煙草系統。(明報四月消息)難道他們就是這麼「愛國」的?難怪有人把這些人叫「愛國賊」。新華社還誣陷說法輪功「賣國」,筆者想反問一句,法輪功拿甚麼賣國?法輪功在統治國家嗎?倒是江澤民自作主張把相當於一百個台灣的國土偷偷割讓給俄國,這才是賣國。

江澤民的獨裁統治不具有任何合法性,他在六四屠城後以非法手段上台,他的所謂的國家主席的職位也根本不是老百姓選舉出來的。他本人沒有任何治國能力,卻對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信眾大興冤獄,迄今為止已至少將400位無辜的法輪功學員迫害致死。這樣一個殘忍的獨裁者能代表中國嗎?能代表中國人民嗎?能代表中華民族嗎?如果他能代表中國,那麼希特勒不也可以代表德國了嗎?新華社謾罵法輪功在海外對江澤民的抗議以及在使領館的持續抗議,說甚麼破壞國家形象。中國國家形象的敗壞難道不是獨裁集團在國內鎮壓人民、濫殺無辜造成的?如果沒有獨裁者凌駕於憲法和法律之上,大肆侵犯公民的人權,何來的西方文明國家的指責?如果沒有獨裁者對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信眾的虐殺和迫害,何來的法輪功海外抗議?在俄國和東歐已成為文明社會的時候,我們中華民族還被一個道德低下、殘忍無度的獨裁者所統治,這難道不敗壞國家形象?當獨裁者在電視報紙上無度地吹噓自己代表了「貪官」、「酷吏」和「穢行」的三個代表並強迫全國人民學習時,我們民族的尊嚴在哪裏?當獨裁者在美國總統面前獻歌、在外交場合拿出小梳子梳頭、在香港記者面前歇斯底里,我們的國家形象在哪裏?這就是新華社所說的外交風範?這就是新華社所說的亮麗的風景?

法輪功所反對的是這場血腥的迫害,譴責的是指使和參與迫害的犯罪人員。法輪功在遭受如此邪惡的迫害的情況下,當然有權利向獨裁者抗議,當然有權利在代表了該獨裁者的海外使領館前抗議,當然有權利在各種世人矚目的場合發出自己的聲音。而且他們的活動全是和平非暴力的,在各國警察中有口皆碑。新華社誣蔑法輪功破壞所謂的歡樂氣氛,那麼400多位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的親人們的歡樂氣氛在哪裏?那些被劫持在大陸監獄、勞教所、洗腦班的法輪功學員的歡樂氣氛在哪裏?難道當權者鎮壓者的歡樂氣氛比無辜百姓的生命和自由還重要嗎?當年美國媒體對前總統的醜聞大加披露,為甚麼沒有人批評美國媒體敗壞國家形象?美國現任總統在宣誓就職時有萬名民眾前往示威,為甚麼沒有人批評他們破壞歡樂氣氛?

新華社還誹謗法輪功接受秘密經費,作為一個大國的新聞社,新華社為何不告訴讀者到底是哪家機構給了法輪功經費?如此信口開河,這就是新華社的新聞道德?法輪功學員都有自己的工作,其中不乏成功人士,去日內瓦等地為大陸同修奔走呼籲,用的都是自己的積蓄。倒是江澤民集團設立龐大的610特務系統,在各地修建洗腦基地,耗費了大量百姓的血汗錢用來迫害百姓。該集團除了大肆盜竊國有資產外,還拿大量的公款收買其他國家大做權錢交易,換取它們在聯合國人權會議上的支持。同時還以經濟利益向西方國家施壓,逼迫澳大利亞警察限制法輪功的請願,明明是金錢壓力,新華社反說成了輿論壓力。

一個獨裁政權在失去所有的合法性之後,往往把民族主義當成一根救命稻草。可是,大陸民眾已經越來越清醒,越來越看清獨裁者根本不是為了甚麼富民強國,完全是為了一己私利,越來越看清獨裁者根本代表不了國家和人民,相反,獨裁者是國家和人民的真正的敵人。當年,愛因斯坦離開納粹德國來到美國後,納粹的喉舌媒體也是給愛因斯坦扣上賣國、叛國、陰謀、歪理邪說等大帽子,一如新華社對李洪志先生的人身攻擊。然而,納粹在這之後沒過幾年就土崩瓦解。腐敗殘暴的江澤民集團還有幾天的壽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