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言兩語集:發正念 見真性


【明慧網2002年4月23日】

海外大法弟子A:任何常人之心都不可有

今天集體發正念,有幾次腿上劇痛,有數次在發正念過程中有電話干擾。邪惡已到歇斯底里的地步。我知道,它們的最後一著就是拖延。它們要保的邪惡之首早已被罩住,邪惡補給也早已截斷,其實已是殭屍一具。邪惡唯一緩解之法就是干擾學員發正念,以期回到老巢後「借屍還魂」。

作為正法弟子,我們要破除舊勢力的安排。腿痛和電話都是干擾。但無論多痛,我都將能量發往邪惡之首。心越靜,慈悲正念威力越大,將法的威嚴展現於舊勢力之前,它們要麼停止迫害,要麼以卵擊石。

聽說有學員發完正念就看網,看看首惡是否已經嗚呼。我想,此時任何人心都不可有;只有正念除惡,慈悲眾生,才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應該做的。

大法弟子B: 向內找 儘快去掉自身的不正

我接觸到很多同修,他們都不同程度地依據老師在《轉法輪》或者經文中的某段話去評判別人、維護自己,其中的爭鬥心、顯示心和功利心或者急功近利之心較明顯。對待同修,對待同修中的不同意見,以及自己的缺點不能體現出真正的善心,而是帶有惡念,這樣的心性狀態,邪惡是很容易利用的,你自己發正念時威力也會有很大侷限。其實這種不純淨狀態本身也是受干擾、順應邪惡安排的表現。

還有一些同修對邪惡集團、邪惡幫兇,以及邪惡的各種狡猾手段認識不清,沒有做到最大限度地不配合邪惡,看問題容易簡單化、模式化處理,或者走極端。這些在人中也是不成熟的表現,舊勢力更是一直在利用這些作為藉口繼續它們的所謂「考驗」。邪惡舊勢力知道的和遵循的只有舊的理,如果你只會對它們說「你不應該執著那個理、不能這樣對待我們」是沒有用的。但是,如果我們作為一個整體,能真正在修煉和正法中走向成熟,邪惡卻會自行消亡;它若不自行消亡,自然有人去「照管」它。

海外大法弟子C: 對「執著」正法

修者的「執著」有的根深蒂固,好像難以根除。覺得此執著已淡甚至沒有時,忽一日又捲土重來,來勢還很兇,直接干擾學法煉功發正念。由此意識到此執著被邪惡利用,邪惡利用它做掩護,如修者單純把心思放在去執著上,則正中邪惡之計。發正念時,當雙管齊下,將被邪惡利用的執著和利用執著的邪惡一併殲之。

大陸大法弟子D:邪惡老巢在北京

邪惡之首的老巢在中國北京,邪惡的中心也在此。如果所有在北京的大法弟子,包括北京學員(北京弟子至少有50萬,甚至更多)和在北京的外地學員,都同時、時時對著邪惡之首發正念的話(就像我們現在所做的這樣),邪惡之首就沒了喘息之機。

對邪惡之首近距離發正念其實並不是件難事,更何況即使不和它面對面那麼近,對發正念來說也足夠稱得上「近距離」了。對於一個「心眼小得不行,慾望大得不行,膽子小得不行,妒嫉心大得不行。治國的事一竅不通,幹正事的能力不如一個地方單位的小科長」的人,它的行蹤是人人皆知的,哪裏有出風頭的事哪裏就有它。所以無論它到哪裏,都會有大法弟子針對它近距離發正念。邪惡之首還能維持多久?舊勢力還能維持多久?

邪惡之首去歐亞非五國送合同上門之後近日就將回國。對於大陸大法弟子來說是大法賦予我們的神聖使命,對於北京大法弟子來說更是一項殊榮。海外大法弟子只能在邪惡之首出國到當地時才能近距離發正念,外地學員也只能在邪惡之首到當地時才能做,而在北京的大法弟子對著邪惡之首近距離發正念就像上天安門廣場溜一圈一樣容易。

清除邪惡是為了救度眾生,在這場史無前例的迫害中,無數的眾生被謠言毒害。在邪惡的迫害中大法弟子最大限度地放下一切執著做著講清真相救度眾生的事,在人中對應宇宙各個層次王、主的生命需要大法弟子去救度。可是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時間越來越緊迫,那些至今對大法還持反對態度的人所面臨的處境是極其危險的,在法正人間到來之時,他們就將被淘汰。他們的存與滅不僅僅是個人問題,而是對應著龐大的天體、無數的眾生,是一個天體的存與滅,無數眾生的存與滅。我有時在想,能夠救度這麼多生命,為正法盡一點微薄之力,大法弟子在講清真相中承受再大,吃的苦再多都是值得的。

生命可貴。師父為救度宇宙眾生替宇宙眾生承擔了全部的罪,是宇宙中任何生命都無法想像、無法承受的事。做為師父的弟子,能夠跟著師父圓滿這一切是無比神聖、莊嚴的事,是宇宙開天闢地都沒有過的。在現在,在未來的正法中,讓我們──大法弟子繼續深入講清真相,救度更多眾生,同時一定充份發揮發正念的作用。

北京大法弟子E:這僅僅是個開始

我介紹一下我們小組的發正念情況。

我們做的,不是每天24次整點發正念,而是從此以後改變幾十年來的作息習慣,把晚上一睡幾個小時,改成睡多次。發正念時,清除自身的不純用5分鐘,鏟除破壞大法的邪惡用10分鐘。當然,兩次發正念間隙,如果有精力,也安排學法煉功。這是個人自己安排。我們所做的,就是區區改變一下作息習慣,但是這對邪惡的鏟除確實是致命的。讓它們沒處躲、沒處藏、沒法喘息,邪惡之首難逃此劫。

還有,我個人體悟,發正念應該明確知道自己要做的,堅定無比;同時,又不應過份強烈盼望某個時間發生某些世人都能理解的事。就是單純地增多發正念次數,通過學法和向內找,使自己發出的正念愈加純淨堅定。以這次全球同步發正念為契機,全面把我們大法弟子的發正念提高到一個新的整體水準上去。

我們的整點發正念,是無限期的,無任何用人心衡量的前提條件的。

讓我們發出最純淨最堅定的正念。這還僅僅是新的開始之一。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4/28/21458.html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