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怕找遍天上地下──在德國正法小記(二)

|

【明慧網2002年4月20日】江澤民從北京老巢出來,大家都覺得這是一個難得的機會,許多功友整夜連續不斷地發正念鏟除邪惡。

在江澤民未到德國之前,這裏的天氣很溫和。自從它來了之後,天氣變得很冷。許多人都戴著帽子。有一個功友戴著一頂黃色的帽子。由於德國警察接到命令,要把黃色隔離在江澤民之外200米。但天氣如此冷,總得讓人戴帽子吧?!她走到哪裏,德國警察反應先是盯著她頭上的黃帽子幾秒鐘,接著就是笑。帽子總是有許多種顏色,那黃色不是其中的一種嗎?其實,江澤民對黃色的「過敏」反應,早已成為德國街頭巷尾的笑料了。

第四天,得知江澤民要到德累斯頓(Dresden),大法弟子們有的坐車,有的乘火車追到了德累斯頓(Dresden),大家不約而同地來到了它住的酒店外,立掌發正念。中午時分,江澤民要去參觀陶瓷廠。在酒店的正門外,站滿了大法弟子,我與一個大法弟子站在酒店的另一條側路邊上,幾乎所有的通道都有大法弟子守著。大約7、8分鐘後,從酒店的正門方面傳來了雄壯的「法輪大法好」的聲音,這聲音就像翻騰的大海一樣波瀾壯闊,我的眼淚又一次忍不住流了下來。後來聽站在正門的弟子們說就連警察也感動地流淚了。

這時,酒店的一側閃出了幾個中國特工,他們正在東張西望,想找一條能避開大法弟子的通道。那幾個中國特工朝我們站著的方向望了好久,我和一名大法弟子斷定江肯定會走我們站著的這條路,因為只有這條路看上去人非常少。有學員告訴我,江澤民不敢坐它的專車,事實的確如此,因為我們經常發現它的專車裏是空的。

走在江澤民的車隊前面開路的德國騎警出動了,我們讓過了德國騎警,當江澤民的車隊開上來的剎那間,我從口袋裏拿出橫幅,衝向了主車道,一邊展開一邊向著車隊高喊「法輪大法好」,這時我發現有一輛黑色轎車的窗簾是拉著的,我想會不會是江澤民正坐在裏面,我離車隊只有大約兩尺的距離。於是我舉著橫幅追了上去,這時彷彿一切都變成了慢鏡頭,雖然我也在跑,車隊也在開,但對我來說車隊的速度非常的慢。我一邊對著轎車喊著「法輪大法好」一邊發著正念,這時,轎車的窗簾拉開了,裏面坐著的不是江澤民。車裏的人看我手裏舉著的橫幅笑了。我回頭在車隊裏找了一下,但未能發現江澤民到底坐在哪一輛車上,於是我決定停下來,對著車隊一邊舉著橫幅,喊著「法輪大法好」,一邊發著正念。這一系列的思考都在一秒鐘之內完成了。經過的車隊裏的中國人都在盯著我手裏舉著的橫幅,而且這些中國人都在笑,有的還在讀著橫幅上的字。從這些中國人的反應中就能看出江澤民已是眾叛親離了。車隊中也有德國的保安人員,他們在車裏對我豎起了大拇指;有的向我揮揮手。等我做完這一切時,好像自己才又回到了人所在的這個時空。周圍的一切彷彿都被定住了,就連德國的警察們看著我時的表情都像是被定住了一樣。這時,我腦子裏閃過一念,到下一站去接著除惡。

接下來我和幾名大法弟子又坐上一輛小車,向著陶瓷廠的方向出發了。我們東轉西繞地找了近一個多小時,終於找到了一條路,路中站著幾個警察,並設有禁止車輛通行的警戒線,於是大家斷定江澤民的車隊一定走這條路。我們把車開到路邊停下來,大家把橫幅都拿出來準備著。大約十分鐘左右,江澤民的車隊開來了,於是我們再一次衝了上去,對著車隊舉起了大法的橫幅,喊著「法輪大法好」,發正念除惡。我離車隊很近,當一輛黑色轎車開過我身邊時,車窗的簾子被拉開了一條小縫,我清楚地看到了邪惡之首的那張醜陋的、驚慌失措的臉,一句正法口訣隨即向著它飛了過去。我又看到車上的中國人都在笑,都在看著我們手裏的橫幅。

大法弟子的正念將江澤民的車隊過了一遍之後,兩名德國警察出現在我們身邊,向我們要證件。於是我們向這兩名德國警察講真相,告訴他們我們的橫幅上寫的是甚麼,以及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邪惡行徑。我盯著其中一名警察的眼睛問他:「我們僅僅是說一句『法輪大法好』,這是法律賦予的人權。」我感到我的正念打到了他的思想中,他猶豫了一下,仍堅持要我們的證件。於是,我們本著善心,一遍接一遍地向他講著真相。我們中有三名弟子將證件打開讓他看,但我們沒有停止講真相。他看完兩名弟子的證件之後,被我們的善心所感動,微笑著讓我們走了。有兩名弟子看到路中站著一群警察,於是,拿著真相材料向著這群德國警察走去。這群德國警察非常高興地接過真相材料並認真地讀起來。是啊,眾生渴望著認識大法啊。

聽說江澤民晚上要去赴晚宴,於是,我和一個功友走了近二十分鐘的路,找到了江澤民赴宴的地方。我們在車隊必經的一座橋邊等著。橋邊彙集的功友漸漸多起來。這時,來了一個德國特工,他看到我們這麼多人在橋邊,於是用手機講了一通,不一會兒,來了一些德國警察。我感到這些德國警察會將我們隔離橋邊200米。於是,我和一名弟子繞到橋下,走到橋的另一邊。江澤民的車隊來了。我們衝上橋面。果真,其他功友被警察擋住了。我和這名弟子打開了橫幅,一邊喊著「法輪大法好」,一邊發著正念。江澤民的車隊過去之後。一名警察走了過來,問我們要證件。正在這時,那名打手機的特工跑了過來,微笑著用德語和這名德國警察講了幾句話,這名警察很理解地望著我們笑了笑,轉身走了。這個特工用英語對我說:「沒有問題,我很理解,你做得太棒了。」說完,向我伸出了大拇指比劃了幾下,然後,轉身走了。我突然想起來,當我和那名功友繞到橋下另一邊的過程中,這個特工一直在觀察我們。我為他在這種重大事情面前擺正的態度而感到高興。

到了深夜,仍有許多大法弟子在江澤民住的酒店外發正念。

第五天,江澤民去了汽車城,並住在汽車城裏的一個渾水環繞的酒店裏。大法弟子們又追到了汽車城,邊續不斷地對著那個酒店發正念,一直到它離開。

整個過程中,我經常想起師父曾說過,當大法弟子發正念時,打出的功都要天上、地下去找邪惡鏟除。今天,當大法弟子追著人間的這個邪惡之首發正念時,真的與師父講的情景一模一樣。

(全文結束)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4/22/21244.html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4/22/21244.html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