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同修張川生


【明慧網2002年4月13日】看到同修張川生先生遇害的消息,使我十分震驚、十分憤怒,也十分難過。想起與張川生先生在一起修煉的許多事情,至今仍歷歷在目。

張川生先生60年代畢業於四川大學歷史系。生前是成都大學講師。張川生先生一生多坎坷,晚年結婚,他的女兒現在還不到4歲。他學識非常淵博,常常能給別人以思想上的啟發,學生們也很喜歡聽他講課。張川生先生1996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在修煉法輪大法以前他就始終抱著與人為善、與世無爭的態度,從來不計較個人得失。對名利看得很淡,因此表現得非常超脫。修煉法輪大法以後更是嚴格按照真善忍的標準來要求自己。在幾年來的共同修煉當中,同修們都很喜歡和他探討修煉中遇到的問題,喜歡和他在一起交流學習中的心得體會。

1999年7.20以後,張川生先生沒有被獨裁者的迫害所嚇倒。他對師父、對大法仍然是那麼堅信不疑。當不法官員要他放棄大法的時候,他絲毫沒有妥協。他明確地告訴他們:我就是一個有神論者,我就是相信法輪大法,我就是崇尚真善忍。這是憲法賦予人們的信仰自由。他們單位的領導、派出所、街道辦事處和居委會經常到他家裏去糾纏、騷擾、威脅都沒有能動搖他堅修法輪大法的決心。當有的同修認識上有偏差時,他就及時地給他們指出來,使他們不脫離大法的軌道。有一段時間,在一些功友中流傳假經文,使一些功友上當受騙。他發現後就及時地給以澄清。在7.20那段時間,由於我心裏有怕心,我違心地向單位寫了所謂的「認識」。當時不法之徒要我交出大法書籍,我怕他們到我家裏搜查,就想:與其讓不法之徒把大法書籍拿去,不如我自己把這些資料燒掉。於是我非常錯誤地燒掉了一部份大法資料。當張川生先生知道這一情況後,十分嚴肅地指出了我的錯誤。

張川生先生自從7.20以後一直在家裏修煉,並默默無聞地在做著正法、講清真相、挽救眾生的事情。但即使是這樣,不法警察也不放過他。他被抓到公安局只有4天就被警察迫害致死。這是邪惡勢力對大法犯下的又一罪行。善惡到頭終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