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海尋蹤偶得(三):清心寡慾


【明慧網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二日】清心寡慾一般人以為這是對和尚道士那些出家人的要求,其實不然,對紅塵中人一樣重要,尤其是統治者。

《戰國策》中有一篇「魯共公擇言」,講的是梁王魏嬰有一回在范台宴請諸侯,喝得很高興,就來向魯共公敬酒。魯共公也很高興,就拿起了杯說出了下面這一段祝酒詞:過去舜帝的女兒叫臣子儀狄造酒,獻給禹,大禹王喝了覺得甘甜異常難以忘懷,沒想到他卻因此疏遠了儀狄,從此再不喝酒。還說:「後世子孫中一定有因為酒而亡國的。」齊桓公夜不能寐,臣子易牙就用了各種烹飪方法和各種佐料做出了很多佳餚獻給了齊桓公,桓公吃到不能再吃了,甚至連天亮都不知道。他就說:「後世必有以味亡其國者。」晉文公得到了美女南之威,三日不上朝聽政,於是就遠離了南之威。而且說:「後世必有以色亡其國者。」楚王登上章華台遠望崩山,左邊是長江而右邊是洞庭湖,楚王躊躇滿志甚至忘記了生死,於是他封了章華台再也不登了。而且說:「後世必有以高台陂池亡其國者。」您今天的杯中是儀狄的酒;這盤中是易牙的佳餚;左邊的白台,右邊的閭須,是南之威一般的美女;前面的夾林後面的蘭台,與章華台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有其中的一樣就足以亡國了;您今天四樣都有了,不能不認真想一想呀?梁王點頭稱是。

魯共公苦口婆心講了那麼多就是要說明一個問題:「縱慾者必亡其國。」所以古代的先賢講修身才可以治國平天下。明相魏徵曾經勸唐太宗在十個方面檢討自己,後世人稱之為《諫太宗十思疏》,其中第一點就是:「見可欲,則思知足以自戒」。當歷史走到二十一世紀的今天,這些至理名言,千古絕句都像煙消雲散一樣從人們的觀念中消失了,於是就有了「當官不用過期作廢」的「名言」;於是就有了放著下崗工人不管,花十幾億買座機,掏空國庫建大劇院的「事蹟」。

慾望大的不行!你看看你那杯中是不是儀狄的美酒?你那盤中的菜餚是不是勝易牙的十倍?你身邊的「紅顏知己」(太露骨的話在下真的說不出口)是不是足令南之威也妒火中燒?你那巍峨的大劇院,是不是章華台與之相比都成了舊窩棚?有其中的一樣就足以亡國了;您今天四樣都有了,想都不用想了,只可憐我華夏五千年天朝聖邦毀在你的手裏。

行文至此,突然想起一首詩:

做人

為名者氣恨終生
為利者六親不識
為情者自尋煩惱
苦相鬥造業一生
不求名悠悠自得
不重利仁義之士
不動情清心寡慾
善修身積德一世

(李洪志 1986年7月13日)

倘若真能如此約束自己,則我華夏幸甚!天不棄我中國。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