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海尋蹤偶得(一):白虎堂


【明慧網2002年4月10日】文正是一介寒苦書生,正在攻讀博士學位。除工程專業之外,也愛讀些正史、野史之類,近日有些感觸,寫出來與列位交流,就算是拋磚引玉吧。

先說說野史《水滸傳》第六回「花和尚倒拔垂楊柳,豹子頭誤入白虎堂」。前半部份自不必說了,魯智深倒拔垂楊柳幾乎是家喻戶曉,咱們單說說這林沖誤入白虎堂。

事情的緣由是高俅的乾兒子高衙內想霸佔林沖的妻子,那高衙內本是紈絝子弟,邪惡之徒,以霸佔人家妻子為樂,他兩番用計不成,竟害了相思病,一病不起。高俅官拜太尉,掌握重兵,本應以國事為重,未曾想他不管教自己的兒子,不叫他痛改前非,清心寡慾,反而濫用手中職權,設下毒計,欲置林沖於死地。是何毒計?

他先叫手下化裝後,拿著自己的寶刀,插標賣刀,千方百計的把刀賣給林沖。再以比刀為名賺林沖入白虎堂。這白虎堂是何去處?書中說是商議軍機大事處,想是高俅坐堂的地方,而今林沖單刀直入,不知細節的人肯定以為他是來行刺的。待林沖醒悟,為時晚矣,那高太尉就站在門口,可謂「人贓並獲」。有口也辯不清。其後那高俅儼然一副依法辦事的架勢,將林沖送交開封府。開封府尹本也想按著高俅的旨意辦,虧得那開封府中一個叫孫定的孔目仗義執言:「這南衙開封府不是朝廷的,是高太尉家的!」激起了那府尹的些須正氣,留得林沖一條性命。

無獨有偶,事隔千年,二十世紀末,中國大地上又上演了一幕白虎堂。而今的白虎堂堂主是中共中央幾個別有用心的人,他們要迫害的對像是手無寸鐵的法輪功學員。當年的林沖是被誘入陷阱,而今的法輪功學員是被逼入陷阱的。何以見得?自92年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傳出功法後,李先生著作《法輪功》等書籍於96年7月被中宣部無理查禁。同年光明日報、齊魯晚報、中國青年報等十幾家報刊都相繼對法輪功發難,輿論導向十分明顯。98年7月21日公安部一局又將法輪功列為「內控X教」,卻實在難於公開。但其通知引發各地基層公安強行驅散煉功群眾,抄家,私闖民宅,沒收私有財產。直至99年4月22日300名防暴警察毆打逮捕天津教育學院前和平講理的普通煉功老百姓,逮捕40多人。一步步逼著這些老百姓寸步難行。一方是國家職能部門與喉舌,一方是善良的老百姓,受到不公正待遇不能刊登文章,地方政府又管不了:在天津,當法輪功學員請求放人時,市政府不是說嗎,公安部介入了這個事件,如果沒有北京的授權,被逮捕的法輪功群眾不會得到釋放。天津的公安還說:「你們去北京吧,去北京才能解決問題。」

如此就有了萬人大上訪,可是善良的人們卻沒想到,他們信任政府的舉動卻成了鎮壓他們的罪狀。白虎堂上是非顛倒啊,真可憐一片忠肝義膽。「究竟這政府是誰家的政府,莫不是真被小人霸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