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榆樹市大法弟子岳凱被勞教所折磨致死

【明慧網2002年3月8日】吉林省榆樹市大法弟子岳凱被葦子溝和朝陽溝勞教所折磨致死- 岳凱,29歲,吉林省榆樹市客運公司的職工,於2002年2月18日被迫害致死。他自幼就誠實善良,他的老師、同學、朋友、鄰居都說這世間又失去了一個好人、一位道德高尚的人。

岳凱自98年開始得法。於2000年2月10日同妻子李樹影去北京天安門證實大法,被惡警抓捕,送到榆樹市看守所,後來夫妻二人均被非法判勞動教養一年。岳凱被送往葦子溝勞教所,妻子李樹影被送往長春黑嘴子教養所(李樹影在黑嘴子的正念正行明慧網前段時間報導過)。

岳凱在葦子溝勞教所同其他大法弟子一樣受到了非人的摧殘。在2000年5月份,長春市卡倫湖有個天然浴場,由於年久湖底需要清污,這項工作由葦子溝勞教所承包。於是葦子溝勞教所就派岳凱所在的第一大隊和第四大隊承擔清污任務。

這活就別提有多難幹了。早5點出工,晚7點多收工。人們都知道在5月初還有人在穿毛衣毛褲,可是就在這樣的氣候條件下,勞教所的管教幹部不讓人抬河流石卻專門讓人背。每個人都是一身泥水,順著後背和大腿往下流。有的人是一手拎一個裝滿河流石的筐來回跑,岳凱和其他功友的腿都被筐撞破了許多處,化膿了也不准休息,更為嚴重的是跑慢一點民管員和大隊長不是打就是罵。下雨天也不讓休息,當下雨天吃午飯時,這些勞教人員是一邊吃飯一邊打哆嗦,冷得上下牙齒咯咯作響。他們不僅在岸上幹這樣的活,還要下到湖裏去洗墊浴場的氈子。每天晚上收工前,學員的衣服都得到湖邊去洗一下,可是沒等洗完、擰乾,管教就在岸上大罵了起來,動作慢一點就是一頓拳腳。大多數人可能看過七十年代的一部電影叫《抓壯丁》,這些情景和片中的情景相比真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儘管是這樣,出工前,收工後法輪功學員還被迫掃地、拖地、倒垃圾等等。卡倫湖的清污工作幹了半個月,岳凱的兩條腿傷痕累累,兩隻胳膊和手也被泥水泡得黑紫色,化膿流水,手腳、身體的其他部位都長滿了疥瘡。就是這樣勞教所也不放過他,緊接著又開始了打製水泥板的苦役。每天起早貪黑的幹。最早是凌晨三點多就起來,最晚是二十一點才收工。這種奴役的生活真是達到極限了。有一個犯人曾說過這樣一句話:「勞教所的奴役生活我是真受不了了,不如叫我一覺睡過去好了。」

出工的時候是這樣,不出工時在宿舍裏坐板就更難受了,夏天80多人坐在一個30多平方米的屋子裏,不許動。屋裏甚麼味都有。

2000年7月份,上級來了一道指令,長春市610辦公室將三個勞教所的男大法弟子都集中到「奮進」勞教所,由那裏的管教人員對大法弟子強行洗腦、坐板、不許睡覺等。結果大法弟子們更加堅定了。「奮進」勞教所對大法弟子的強行洗腦徹底失敗後又改變了方案,他們又把大法弟子分到了朝陽溝和葦子溝,岳凱被分到了朝陽溝二大隊。

朝陽溝更是邪惡,他們不讓大法弟子睡覺,不時的打、罵。由於岳凱不配合邪惡,被二大隊的刑事犯趙勇(音)踹了兩腳,當時岳凱就感到胸悶、氣短。從那以後他的身體就日漸消瘦,這時已是2001年5月份,岳凱被非法勞教已經一年零三個月了。但是勞教所不放人。後來由於岳凱的身體被摧殘得實在堅持不住了,勞教所讓家屬拿錢治病,把他送到公安醫院。但是由於家境困難,夫妻二人都在勞教所失去了生活來源,家裏實在拿不出錢來。朝陽溝勞教所發現他身體太弱了,怕出現生命危險擔責任,才叫家屬把他領回去,保外就醫。

回到家中岳凱身體一直難以支撐,骨瘦如柴,加之妻子李樹影被非法判勞教一年,又加期一年才釋放,使他承受著肉體和精神上的雙重迫害。2002年2月18日,年僅29歲的岳凱含冤離去。聽到此消息的功友無不悲憤。父母失去了唯一的兒子,妻子失去了丈夫。追悼會上,親人們獻上了很多花圈,輓聯上寫著:悼我們的好同修岳凱。一位同修寫的兩幅輓聯沒來得及寫上,現錄如下,以慰英靈:

一、茫茫九州悼岳凱驚天動地,浩浩蒼宇迎神佛回歸大穹
二、為正法遭迫害英年早逝天地暗,講真相除餘惡掃清陰霾宙宇明

江氏恐怖集團把一個個重德行善、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好人折磨致死,欠下了一筆筆血債。望全世界有正義感的善良人們都來關注此事,制止江澤民集團這種慘無人道的獸行。在這裏也正告那些不法之徒:善惡有報,如果你們不懸崖勒馬,等待你們的將是萬劫不復的深淵。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3/11/19678.html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2/3/8/262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