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播稿:從沙塵暴的瘋狂想到的


【明慧網2002年3月23日】據中央社北京3月21日報導,18日至20日中國大陸北方地區出現大範圍沙塵暴,共有十八個省、自治區、直轄市受到影響並造成損失。中國氣象台專家確認,此次中國北方大部份地區自西向東經歷了20世紀90年代以來最強的一次沙塵天氣過程。

另據北京中新網報導,大陸中國氣象局新聞發言人阮水根表示,從十八日下午五時到二十一日上午八時,新疆、青海、甘肅、內蒙古、寧夏、陝西、山西、河北、北京、天津、遼寧、吉林、黑龍江以及山東、河南、湖北、湖南西北部、四川東部等地的部份地區,先後出現大範圍沙塵天氣,其中內蒙古、甘肅中部、寧夏北部、河北北部、北京、吉林西北部等地出現強沙塵暴。甘肅鼎新、內蒙古烏拉特後旗能見度曾經為零。

有關專家說,這次沙塵天氣影響範圍很廣,中國長江以北幾乎所有的地區都不同程度遭受了沙塵天氣的影響;在新疆西部和北部、內蒙古大部、甘肅中部、陝西北部、寧夏、河北北部、京津地區和東北南部等地出現了強沙塵暴天氣;其中,甘肅鼎新、金昌等地還出現了罕見的特強沙塵暴天氣。專家認為,無論從影響範圍,還是強度上講,這次沙塵天氣過程都是上世紀90年代以來最強的。席捲140萬平方公里,影響人口達1.3億。

3月15日,北京遭遇入春以來的首次沙塵天氣。從下午2時起,天空天色越來越黃,就像傍晚的天色。在高處可以看到,黃沙在高樓和街道間飛舞,給行人和交通帶來極大的煩惱。

自1999年起強沙塵暴突增。2001年前6個月,中國北方地區共出現18次沙塵天氣過程,其中強沙塵暴3次、沙塵暴10次、揚沙5次。沙塵天氣總數達41天。

據報導去年12月18日,中國東北出現了罕見的「黃雪」。報導說:「中國北方近日普遍降雪。原來山清水秀的吉林省的吉林市,雪卻是黃色的。原來是大雪中伴著揚沙,沙塵在白雪上塗抹了一層黃色。環保部門確認,這些黃雪是因為下雪後天空中出現揚塵、揚沙現象造成的。報導援引當地氣象專家的話說:‘冬季雪中伴有揚塵、揚沙現象在當地從未見過,在全國其他地區也十分罕見。’」事實上,沙漠距北京的距離除了陸路可以計算的距離之外,來自空中和水路的沙化威脅已經達到0公里。一場大風,沙塵可以直達京津。

沙塵暴到來的時候,北京人相當煩惱,但過後就忘記,仍然拼命的掙錢,買房,一個勁兒建設自己的小家庭。不知危險就在其後。現在的人,大概都是這樣近視,只關心個人,不關心與自己息息相關的大環境。對其它的事也是如此。江澤民流氓集團鎮壓法輪功已有將近三年時間了,很多人不聞不問,以為與己無關。孰不知,江澤民流氓集團鎮壓法輪功,正是他膽敢踐踏憲法、剝奪全體人民基本權利的行為。今天他們剝奪法輪功的信仰、言論自由,明天就可以剝奪其他人的權利。事實也正是如此,如今大慶、遼陽的工人和平示威,爭取基本的生活權利,江澤民已經派出軍隊去對付他們。大家都應該想一想,一個連「真、善、忍」都不允許人民信仰的政府,能為人民造福嗎?能不禍國殃民嗎?

治沙要治源頭,治國要治根本,憲法是國家的根本大法,它與每一個人息息相關,當你看到憲法被踐踏,信仰「真善忍」的幾千萬中國人被當成「地富反壞右」一樣遊街、抓捕、關押、虐殺,你真的覺得那是怎麼都行的事嗎?你真的連句公道話都捨不得說嗎?

同時,我還要告訴大家,其實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事情是偶然的,一切都有其發生的背後原因。

也許您還不知道,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於今年1月22日和1月31日分別寫了以下兩首詩,道出許多天機:

一首詩的題目叫「劫」,這四句詩是這麼說的:
黯黯陰雲幾日渾 嚴寒盡逝已見春
眾生醒見驚心事 中原半壁覆沙塵

另一首叫「淘」,這首詩是這麼四句話:
天傾地覆落沙塵 毒害凡世幾億人
慈悲救度知多少 中原處處添新墳

3月18日至20日中國大陸北方地區出現大範圍沙塵暴,共有十八個省、自治區、直轄市受到影響並造成損失。這次沙塵天氣過程都是上世紀90年代以來最強的。出現的時間就在「劫」,也就是「中原半壁覆沙塵」這首詩發表後的一個月零幾天吧。

在感慨沙塵暴危害之大的同時,也請每一位善心尤存的中國人想一想,人活一世究竟為甚麼?怎麼活著生命才真正有價值有意義?人人為近敵,人人向錢看,正邪顛倒,善惡不分,這樣的社會怎麼可能穩定、長久?對大法犯罪者,下無生之門。救助過大法弟子的好人,會有福報。見死不救者,恐怕要承受江澤民流氓集團招來的災禍。我這樣說,不是威脅,是出於好心的關照,希望不要「好心當做驢肝肺」。

中國自1999年強沙塵暴突增,也正是江氏集團殘酷迫害法輪功的惡果。江氏集團違背天理迫害善良的惡行不止,沙塵暴這樣的災難自然會接踵而來。迫害越深,天災人禍越多越大,這是天定的。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那些人一定要在這個過程中遭淘汰的,大家一定要多為自己的將來著想,不要等「中原處處添新墳」也變成現實了再後悔啊。

請記住「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這兩句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