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地安門公安醫院的野蠻摧殘無法動搖大法弟子的正念


【明慧網2002年3月18日】公安醫院位於北京市地安門地區,樓上為公安人員及家屬的治療中心,地下一層原本是負責治療身體有病的監獄、拘留所的犯人,可是現在這裏成了關押因絕食太久隨時都有生命危險的大法弟子的地方。由於各拘留所在上級的壓力下,不敢輕易釋放大法弟子,又怕絕食出問題後會曝光,擔責任,因此公安醫院也就成了各拘留所「解包袱」的地方。

公安醫院對犯人來說,還算是個養病的地方,可對大法弟子來講是受迫害比監獄更加嚴重的場所。這裏有敢下毒手的醫務人員,還有邪惡的警察來回巡邏。只要一聽到護士有報告「某某不配合來幫一下」,馬上警察帶著手銬、腳鐐、電棍就撲過來。電棍電的學員直叫,警察把兩手、兩腳銬在鐵床上,一直到第二天。如果那個銬人的警察沒來,別的警察就沒有責任把其它警察銬的學員放下來。有個學員被銬了三天,沒人過問。等銬他的警察想起,給那個學員放下來後,從此那個學員的一側手臂麻木,沒有知覺。這位學員是海澱拘留所送來的,一隻眼睛曾被惡警打瞎。由於沒報姓名至今沒放,已經有半年多的時間,目前還處在沒有期限的關押之中。

這裏灌食和拘留所不同。原來在拘留所灌食後,灌食的管子就被拔下。而這裏護士為減少麻煩,管子是長期插著的。我聽說一般病人做完手術後,不能吃東西,在採取灌流食的情況下,輸流食的管子最多也只能放24小時。這裏由於管子是長期給大法弟子們插著的,因此這種管子又粗又硬,時間長了,極痛苦,嗓子、耳朵,帶著半個臉都痛,躺在床上不想說一句話。警察還經常動用私刑,而且是沒有原因的亂動私刑。從不按照規章制度去做。護士有時氣不順也讓警察來撐腰。我看到一個護士由於大法弟子按照法的要求不配合,就魔性大發,也充當警察的角色,把大法弟子的手腳銬起來,而且還出口傷人滿嘴的污言穢語,這簡直是白衣惡魔。

有的大法弟子悟到天安門需要正法,地安門也要正法。

按照師父講的「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這樣做,環境就不是這樣了。」我們悟到只有不配合才能衝出魔窟。我們不抽血,不驗尿,不插鼻管,不扎點滴。公安醫院關大法弟子共有三四個房子,不是這個大法弟子把鼻管子拔了,就是那個弟子把點滴弄停了。忙的護士不可開交,連婦產科的大夫早晨都來幫著扎點滴。由於大法弟子長時間的不吃東西,不喝水,脈不好找,看不清,又沒有回血,血管脆,弄不好就鼓。再加上大法弟子們的不配合,總是拔針,氣得護士把警察找來一塊對付我們。在這種情況下大家不斷的齊發正念,因為沒有表,所以一到開飯時間就知道10點或下午5點。這時大家輕輕敲敲牆,共同發正念。但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們對我們的迫害使我們慢慢變成了消極承受。這時我們又悟到這不是在默認舊勢力的迫害嗎?而且時間越長就有可能被舊勢力毀掉意志。我們決不能配合,也決不能消沉,因為我們一定是贏家。後來大家相互背書、學法、切磋,能挺過來真是法的力量。做的最好時候就是大家都不配合他們,他們把大法弟子們全都銬起來強行輸液,這時我們就齊喊口號「法輪大法好」、「還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等。警察醫務人員急了,把大法弟子紛紛銬起來,用電棍電。還是擋不住我們的呼聲。警察把地下室的吹風機打開,刺耳的噪音也壓不住大法弟子呼聲。警察束手無策了,該用上的都用上了。後來他們把各病房的門都關上,在辦公室的監控器前一坐,愛喊就喊吧。人這一層表面情況是這樣的,但是在另外空間一定是正與邪的較量,在除魔。而且一定是轟轟烈烈,這聲音一定會衝上九霄,讓邪惡滅盡。除盡了這裏的邪惡,我們就不會關在這裏了,也不應關在這裏。

我對那種長時間吊銬,心有餘悸。一時的痛苦還好堅持,就怕長時間的吊銬這種考驗。這時一功友說:「事沒來之前不要求,事情發生了也不要怕。」在她鼓勵下,我忍受著。現在我明白了,這絕不是單靠人的耐力能承受的。這是法賦予我的力量,我在心裏一遍遍的背《洪吟》,對自己反覆說,我是一個頂天立地的神,我要把強加給我的的迫害全部推回去。吹風機發出了讓你心裏起火的噪音,全身一動不能動,渾身熱得直流汗,頭髮也由於長時間沒洗很癢,多想撓一下,膝蓋真想屈一下。可是手被反銬著,我不能去想痛苦,那會更難受。如果不是法的力量,不是旁邊師父的法身為我承受我想是很難堅持下來的。大家躺著相互鼓勵。這時又發現這也是一種默認邪惡的迫害,於是大家一塊喊「放開我們,我們受不了。」警察沒有理彩,於是共同發正念。讓邪惡給我們解開銬子,一直發正念。到了半夜果然一個較有善念的警察在監控器中看到我一直不閉眼睡覺,而且腳腕上已經出血,腳鐐已經在肉裏了,才把銬子給我打開。

由於大法弟子在公安醫院長時間的不配合,公安醫院非常頭疼,幾乎催促所有拘留所把法輪功學員接回去。事後,聽說他們只要一聽說是法輪功學員他們不願意接收。他們私下講這些人在這種社會風氣下能做到這樣不可思議。

這裏我還想告訴大家,有時間大法弟子最好多背背師父的正法經文,這樣時時處處都能有大法指導,在任何考驗面前只要你站在法上一定能闖過每一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