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流亡的六旬老嫗自述一家遭遇

【明慧網2002年2月9日】我和老伴96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修煉前老伴有高血壓、心臟病等多種疾病。我有肝病、胃腸道炎、四肢無力等多種病,常有生不如死的念頭。按照李老師「真、善、忍」的標準修煉,幾個月疾病全消,真是無病一身輕。女兒有十多年的氣管炎,吃藥、打針、住醫院,偏方使盡,每年藥費數千元,無濟於事。她看到父母修煉後身心的變化,大法的超常,也走上了修煉的路,97年看李老師九講錄像後,不長時間,十多年的氣管炎,雲消霧散,一掃而光,至今我和女兒一粒藥沒吃過。

99年江澤民邪惡集團迫害大法,法輪功學員按照憲法賦予的權利,進京上訪,向國家向政府講清真相,迎來的卻是被打、關押、勞教、判刑,甚至被迫害致死。

2000年12月,我家三口拋家捨業冒死進京證實大法,向世人講清真相,說了一句「法輪大法好,還師父清白!」「大法千古奇冤!」。我被抓到天安門派出所,關到鐵籠子裏,裏邊抓了近百人,最大80歲,最小兩歲,一天沒吃沒喝。傍晚被送往懷柔勞教所,讓我們排隊面牆而站,搜身,有的還把衣服扒光搜,不配合就拳打腳踢,打耳光,為了搜錢,惡警連女學員的內褲、乳罩都不放過,搜出近千元。

晚上警察放了我,打算住店卻見木牌上寫著不收法輪功學員住宿,我沒身份證,惡警讓我罵師父,我沒罵,就送派出所,途中我給押送我的人講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的天理,那人明白了,讓我走了。

回家後,沒過兩天,片警非法把我從家中抓到派出所,銬在樓上,凍了24小時。這時我家三口才相遇,女兒帶的700多元錢被搜刮的只剩30元。後因我三口堅修大法,被送往石家莊市新樂拘留所,走前非法抄家,搬走電腦一台。

在新樂拘留所被非法拘留1個月後,我被送到石家莊石市。我女兒被非法判勞教兩年,非法判我一年(因體檢不合格監外居住),非法判我老伴半年(體檢不合格,派出所讓交200元解除勞教,並逼迫寫保證才放過)。單位從駐京辦接我老伴時交了3000元錢(他們說),回來後扣發了7個月退休金,連生活費都不給。我老伴,一個四年沒有吃過一粒藥的人,在邪惡的迫害下,經受不住打擊,幾天後竟住院搶救,住院費近3000元。我被判勞教1年監外居住還不讓回家,逼迫交兩萬元押金、寫保證,春節期間不「出事」春節後保證退還,不交不讓回家。兒女們為了能讓我回家,東借西湊還不夠,姑爺把準備買房的錢拿出才湊夠。當時突然在我腦海中想起舊社會黃世仁逼楊白勞還債的鏡頭,歷歷在目,有甚麼區別?押金至今都沒還,到底誰在斂財?這就是政府官員的保證!沒有絲毫信用!

2001年春節後,片警不斷到家騷擾,今天寫保證,明天交甚麼認識,居委會也來「幫教」讓老伴退黨(最後退了),因我不配合它們,全家好像又回到了日本兵入侵中國時,整天提心吊膽過不好日子。老伴身體很弱,只要片警來一次準住一次院,不到半年住院五次,每次都搶救,共花費3萬元左右。現在生活都不能自理。

8月份派出所找我體檢為名,辦洗腦班,我為了堅修大法,幾次不配合它們,被逼離家出走。9月28日夜12點30分,惡警非法到我家抓人,我兒子結婚當晚,惡警仍不放過,又到家中抓人。

過去我全家和和睦睦,兒女們工作安心,學大法,支持大法,現在老伴生活不能自理,我有家不能回,照顧不了家。好端端的一個家,一個堅信真、善、忍的家被江羅犯罪集團迫害到如此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