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市大法弟子周甫秀被順和派出所惡警綁架

【明慧網2002年2月6日】2002年2月3日晚8點多鐘,佳木斯順和派出所警察來我家敲門,說要與我談談,我知道他們像土匪一樣,根本沒有信用可言,又怕嚇著孩子(我的兩個孩子一個十歲,一個剛六個月),對他們說:「有事明天來吧,孩子已經睡了,不要吵醒了她們。」沒想到他們竟從鄰居家翻牆而入,開始撬我家的窗戶,我被迫打開了門,他們七八個警察進屋後,二話不說就把我丈夫周甫秀(大法弟子)和保姆(大法弟子)強行帶走,沒有任何理由,沒有任何證件。

所長牟永平揚言說:「我就恨法輪功,我就是要跟法輪功幹到底!我不怕遭報應。你們還給我寫信勸我,我就是要給周甫秀勞教三年,不信你看著!」她把我十歲的女兒叫到一邊吼嚇,孩子穿著內衣褲,他們又不關門,連凍帶嚇,我女兒渾身發抖,一個勁兒的哭著說:「我沒做壞事,我只是按真善忍做個好人,……」喝得醉醺醺的所長牟永平纏著我女兒不放,還照我的頭部狠打兩拳,然後喝令抄家,桌上、地上、床上、衣櫥裏,被他們翻的一片狼籍,慘不忍睹。法像、煉功帶、資料、兩個借來的影碟機、手機、BP機、2400元現金(僅有的生活費)都被拿走了,密碼箱沒有鑰匙,牟永平讓人拿菜刀給砍開了,牆上貼的世界地圖也給撕了,他說「怎麼整都行,撕了它!」……這已經是第二次了。

第一次是2001年5月22日,我們一家人好好的在家,順和派出所同樣是這些人闖進來強行抄家並帶走我丈夫。當時拿走很多大法資料,錄放機一台價值3000多元、大錄音機一台、小錄音機兩台、大小喇叭、照相機一台、孩子的水彩筆、小黑板、手機、BP機……當時我正懷有8個月的身孕。

99年7-22以來,我們不斷地被罰款,各種名目的無理掠奪,光現金就達一萬多元,這些錢有的是被前進公安分局勒索,有的是被市公安分局勒索。我沒有工作,周甫秀是99年6月剛剛復員的營職轉業軍人,暫時也沒有任何經濟來源,5月份被非法關到看守所後,本來非常健壯的身體被看守所惡劣的環境折磨得出現了黃膽性肝炎的症狀,勞教所因為我丈夫的身體情況極差拒收,保外就醫,可剛剛幾個月,又無理由的被抓走了。

呼籲有正義的人們,請伸出你們的援助之手,為大法弟子這些受迫害的好人說句公道話,幫幫我,要回我的丈夫!

順和派出所電話:0454-8223644

佳木斯永紅區新立派出所所長趙玉利,惡警趙忠強、馬列,緊隨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大搞恐怖活動、加緊迫害大法弟子,所管轄區內四處抄家、跟蹤、抓人。警告惡徒:迫害大法弟子,天理不容,如不改悔,惡報即在眼前。

新立派出所電話:0454-8648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