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悼同修莫水金


【明慧網2002年2月27日】莫姨同我父親年紀相仿,是我在重慶最早認識的幾位同修之一。第一印象中的她,是個氣色紅潤、身體富態、和藹熱情的長輩,總不知疲倦地為大家忙進忙出。後來我才知道,得法前,她曾身患絕症,是大法給了她生命第二春。

「不重利仁義之士」(《洪吟》之「做人」)──記憶中的莫姨,正是一位仁義長者,對自己,她捨不得買好吃好穿,招待同修,總是熱情周到,對別人的困難,更是傾囊相助,這或許就是她時時面帶笑意的原因吧。

莫姨曾為大法在重慶地區的洪揚作過重大貢獻。在大法資料、書籍十分緊缺而同修們又迫切需要的時候,她從不等到統計完數字就墊上自己的積蓄,不顧年事已高之難,不懼舟車勞頓之苦,直接將錢交付出版部門,又來去奔波數千里,親自押車將資料送回,如此辛勞,連我這個年青力壯的小伙子也要視作畏途,又怎知她為此吃過多少苦,而這樣的苦,她又吃過多少回……

記憶中的莫姨,更是一位在修煉中勇猛精進的大法弟子。雖已花甲之年,她仍排除困難,以驚人毅力背下了整部《轉法輪》,為她在法上的提高打下了一個堅實的基礎。至今她那親切的話語仍迴響在我耳邊:「佛法修煉要勇猛精進,要勇猛精進哪!」對比這樣的弟子,我又怎能不為自己的徘徊不前而羞愧難當。

在「風雲突變天欲墜」(《心自明》)的危急之秋,她打扮得精精神神,穿上最好的衣服,走上天安門廣場證實大法,實踐了自己的誓言,堂堂正正地去,又堂堂正正地回。回到家中,她又不知疲倦地投入到講清真相的滾滾洪流之中,利用一切便利條件助師救度世人。

據我所知,2001年5月,她在公園遊玩時,被當地警察綁架,扣以「莫須有」的罪名,送入惡名遠播的江北茅家山勞教所非法勞教。可憐年逾六旬的老人,仍不能免除苦役、刑罰;雖身陷囹圄,她對大法的堅定仍一如既往,還時常背誦《轉法輪》給同修聽,有力地堅定了同修的信念;入所前她順利通過體檢,入所後剛過一個月,即被折磨得開始吐血,關押三個月,吐血五十餘日,勞教所視而不見,置若罔聞,當看到情況不好時,怕承擔責任(此前已有一位同修慘死於該魔窟),又將她連夜趕出勞教所,並遲至第二日才通知家屬、單位和當地派出所將她接回。我至今仍難以想像她如何度過那個難捱的夜晚……回家後僅過十餘日,她便與世長辭。

中國的邪惡勢力啊,你們踐踏法律,欺壓良善,虐民以逞於前,見死不救,草菅人命,推諉罪責於後,真是「人性全無,正念無存」(《忍無可忍》)哪!

可莫姨的死,卻深深震撼了善念猶存的世人:曾激烈反對大法的至親在她生命的感召下,嘆服她對大法的堅貞是「偉大」!


哀吾同修,熱淚奔流;
悲吾同修,血凝心頭;
感吾同修,助師正法;
敬吾同修,光耀宇宙!

最後,以一首小詩寄託哀思:

悼同修

道修行似登天,
深火熱只等閒;
剛不動本性在,
佛滅妖談笑間。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