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諒對方的情與執著 向可貴的中國人講清真相


【明慧網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在一年多以前,我常常苦惱於向中國人講真相講不清楚,常陷於辯論及爭執而無法說服對方,甚至連親朋好友都如此。那時,向中國人講真相對我來說是件挺痛苦的事,常弄的自己以生一肚子氣而告終。

現在回想當時之所以如此,首先是自己的心態不夠純正。那時,我對於不明真相而心裏對大法有成見的華人總帶著一種對立的心態,所以講真相就肯定不會是循循善誘,而是一種想糾正對方的做法。從心裏都不接納他們,對方又怎能改變呢?後來,通過去華人社區講真相,自己的心態漸漸變的平和了,對立情緒及爭鬥心等都漸漸磨掉了。我悟到修煉人的心性必須要高,我們是抱著最高尚的目地去和他們接觸的,但在接觸中,就以平常的親朋好友姿態待人,把自己擺的和他們一樣才最容易被接受從而達到講清真相的效果。當自己真的在心裏把自己擺的和他們一樣時,才能真正從心裏尊敬他們,看到他們身上也有許多本性未被磨滅的閃光點,許多善的流露。從而從心裏感受及認同他們是我們發自內心想救度的「可貴的中國人」。

師父說:「現在救人也很難,你得順著他們的執著去解釋,為了救他們別給他們思想中造成任何障礙。」(《北美巡迴講法》)我理解,當前讓人反對這場對大法的迫害並且不反對大法,這對一個生命來講才是最重要的。而常人是有種種執著心的,對於這種種執著,我們不必去破除,反而要用智慧去因勢利導來讓他對大法有個正確的態度。其實,順著執著的過程我理解就好像是「動之以情」的過程,然後再「曉之以理」他才能接受。如果不去這樣做,而是很客觀的告訴常人你的這個觀點、那個認識是錯的,正確的應該是怎樣怎樣的,常人很容易感到情緒受挫而本能的要保護他自己的觀點,形成爭論。在爭論中,常人的各種心都會被帶動,這時就更聽不進道理,還會在情緒的支配下造很多的業。所以我覺的,除了原則問題(比如,他已經誤認為大法不好)不能含糊外,其它的我們都可以寬容相待,避免激起他的各種不良情緒,自然的在人情的善意的相互理解中達到幫助對方認識迫害真相和「大法好」這一真相的目地。所以現在我的做法是,常常用讚揚、欣賞、鼓勵等方式來引導,在人之常情的交往中因勢利導的來讓他們自己得出「法輪大法好」的結論。

和我媽媽講真相是個漫長而痛苦的過程。在一年前,她還很反對大法,我和她從各種角度講過無數次了,甚麼真相材料她也看過,但就是相信電視上講的,以至在電話中我們都成了互相辯論、彼此不服。後來,我也絕望了,打電話就不和她講真相了。但她還要主動提,而且總是言辭惡劣的攻擊大法。後來,我發現我從心裏對她是反感的,她越說大法不好,我越反感她,就形成了惡性循環。我想努力讓她知道真相,而她也想努力說服我放棄修煉,她還給我寄了許多她搜集的污衊大法的材料想改變我。後來,我意識到了這事沒完沒了的根子是我對她沒有慈悲心,所以不能讓她改變。而這也恰恰中了舊勢力的安排了,給它們考驗我提供了藉口。

認識到後,我就從心裏努力的理解她,理解她從小受的教育造成的固執觀念;理解她是受那些邪惡之徒誹謗大法造的極具欺騙性的惡毒謊言所害,她是被矇蔽的;理解不修煉的中國人在三年的宣傳攻勢下的心理反應等。這樣想之後,發現自己有了慈悲心,覺的她是可憐的受害者。而且也發現我過去忽視了她的心理,一打電話就急著講真相。而對於她來講,她最關心我的生活,並且她自己挺寂寞,也需要我的關心。而我把重點都放在講真相上,反而讓她感覺修煉的人太沒人情味了,這就又中了邪惡的圈套了,因為邪惡造謠時就常把我們都說成是「不正常、六親不認」的人。

所以,我後來給她打電話就常談我的生活,甚麼有趣的事都和她分享。而且對於她的生活、飲食起居都非常關心,不但如此,連我們家的親戚朋友的狀況我也很關心,每次都不忘了問候。我媽從來就最喜歡「熱愛生活」、「人情味重」的人,這樣打了很多次電話後,她每次都很高興。然後,我再在聊天中順帶著講真相。每次講真相的時間都很短,而且也是話題說到某處時順帶引出來的,讓她心理比較放鬆,不覺的我又是在試圖說服她甚麼。漸漸她就變了,現在我再說到大法,她就沒有抵觸情緒了。國內電視上有甚麼造謠,她也再不問我了,好像那些東西已再入不了她的心。我們這裏的大法活動,比如:魔頭訪問時我們去抗議等我都在電話中會「順便」聊到,她都沒甚麼反對的話,好像我做的事也都能接受,只是不時提醒我注意安全。

平時外出時,在路上,我常常會給身邊的人發大法真相傳單或光盤。一次,遇到一個老者,給他大法傳單他不要。而且表情很不友好,說:「我不會看的,我信佛教。」我馬上友好的說:「是嗎?我奶奶就信佛教。我非常尊敬信佛的人,因為佛是教人向善的,法輪功也是。」他的態度馬上一百八十度大轉彎,對我很友好。我想這也許是我善意的順應了他的執著,尊重了他的信仰之故吧。前兩天,路遇一個年輕小姐,給她大法光盤她拒絕,說:「法輪功?我認識的許多煉法輪功的人後來都不煉了,還是基督教比較好。」這時,我沒有去和她爭論有多少人不煉、有多少人堅持的問題,而是說:「基督教是教人做好人的,法輪功也是教人做好人的,我覺的不同信仰間應該相互尊重。有些人不煉了也是他們的自由選擇,很可能是國內輿論的壓力導致的。」這樣說發現對方的態度也大有不同,她變的能接受我說的話了。

有時,講真相時會遇到對我所講的話保持不信任態度而堅持自己觀點的人,我也常常不去與他辯論具體的事,而是利用他的觀點來講真相。比如,有個人堅持說國內的情況並不像我說的那樣,他說他們單位對煉法輪功的都不錯,根本沒甚麼迫害;他們那裏的勞教所也沒聽說有煉功人被抓,與我說的截然不同。這時,我就說他沒聽說也可能是迫害的事實被封鎖了,所以他無法知道勞教所裏的情況。接著,我又說:「如果真像你說的那樣,那我很為你們那裏人的善良而高興,其實迫害法輪功的事本來就是少數人發起的,被昧著良心的人所附和。如果人人都像你們那裏的官員一樣有善念和良知,那迫害也就進行不下去了,因為不得人心嘛。但在中國的很多地方的確是有良心不好的人,跟著上面做了很多壞事。」我這樣講的目地是為了在講清事實的同時誘導他的正念和善心,讓他分辨善行與惡行。由於我是順著他的話茬來講,所以效果挺好,他聽後直點頭,對我非常友好。

在上網聊天講真相時,過去我會直截了當的講或貼一些講真相的詩歌等。後來發現這樣做會讓那些對大法有誤解的人說很多造業的話,這樣不但對他們自己不好,而且作為大法弟子也不能看到他們這樣對大法不敬。後來,我就用聊天的方式漸漸切入話題講真相,發現效果不錯。

一次,正和一人在聊法輪功的許多真相,網管對我發出警告說:「請別在公眾場合說不適宜的話。」這時,我沒有去和她辯論我的話題屬不屬於「不適宜的話」,而是說:「謝謝你的提醒,我明白。」當時我的心裏也很理解她的位置的特殊,很多事她也是身不由己的。我馬上改為私聊,她當時說「謝謝」。後來一個網友發現我這麼配合網管,帶著讚揚說:「你的脾氣還真好!」我就說其實我過去脾氣差極了,是煉了四年法輪功才變好的,我們師父讓我們凡事先考慮別人。

在實踐中,我發現順著執著講真相真是很容易講清楚的。在許多觀點及問題上我們有理退著講,不和人爭,這不是妥協,也不是遷就,而是純善與慈悲。因為常人都是重情大於講理的,當你順應了他們的情緒、感覺、自我感受等之後,他們就覺的自己得到了重視和肯定,感到心裏很高興。這時,你再講甚麼,就會水到渠成了,自然而然他們會聽的進去的。但這對我們自己的心性也有嚴格的要求,就是我們要盡力去掉爭鬥心、顯示心等各種執著,做起來才能真實自然、隨意所用,才能不被常人的各種執著所帶動。自己不動心時,才能看清常人的種種執著,從而因勢利導的、在善意的體諒中為對方講清真相。

以上是我的一點體會,有不當之處,歡迎大家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