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了文革和六四,誰還看不透這世道?」


【明慧網2002年12月28日】認識了一個同修的丈夫老王(未修煉),從北方某大城市來,給我講了一些他的故事。

* * *

我們單位的老張和他太太都是高級知識分子,分別是單位裏的技術骨幹,工作認真負責,兢兢業業。有一天兩人都被警察抓走了。我和另一同事負責帶老張去洗腦班,其實我們知道老張根本不可能轉化。610讓我們值夜班,防止老張晚上跑了,另一同事說:「幹甚麼呀,我老婆孩子在家等著呢。」

610找了兩個被轉化了的做老張的工作,被老張呵斥出去了,這兩人就開始對老張出言不遜。我當時就跟他們急了,我說你們必須好好對待我們老張,他在我們單位人人尊敬,你們算甚麼呀?

後來老張還是在白天610辦公室的人看守時瞅準了一個機會走脫了,我心裏想:「跑得好,跑得太好了。」

後來老張和他太太不幸又被他們抓住了,被送勞教。我和單位領導無能為力,就想我們盡可能地幫老張家裏吧。單位領導專門撥款給老張年逾八十的老父親補助費,碰到單位裏分吃的,我就和同事給老張家送去。咳,經歷了文化大革命和六四,誰還看不透這世道?

有一次我去勞教所看老張,警察說:「我看你們老張挺好的一個人。」我說:「是啊,老張就是個好人哪!而且我們單位好多事兒等著老張呢。」警察說:「好,好,我儘量爭取給老張提前釋放。說實在的,我們也很有看法,現在公安局大案要案沒人破,全來折騰法輪功了。兇殺案的破案率只有百分之二十,受害家屬堵著公安局門口哭著喊著也沒人理。」

其實很多人都不想迫害法輪功,但羅幹搞連坐制,只要有一個法輪功去了北京,你這地區的公安局長,政法委書記就丟烏紗帽,你說羅幹這個歹徒多壞?再說你叫他們怎麼看著,那能看得住?

* * *

我對老王說:「你這麼善待法輪功學員,真是積了大德了。」老王拍著胸口說:「咳,我做人得對得起良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