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山夜話〕戒煙 (七)


【明慧網2002年12月27日】這是個冬天的清晨,又冷又陰,天漆黑。他右手拎著錄音機,胳膊下夾著個座墊,左手拿著法輪功資料盒,走在去煉功點的路上……

他自從修煉法輪功後,春夏秋冬,風雨無阻,天天去煉功點煉功。誰能想到一年半前的他是個一天抽三包煙,在賭場從早呆到晚,生活在醉生夢死中的人呢?

記得他第一次來我的診所時,他坐在候診室不到15分鐘,旁邊的病人就都走開了。因為他渾身上下、呼吸時發出一陣陣濃烈的、嗆人的煙味。他不是在呼吸,是在喘息,口腔裏發出的煙氣使別的病人都很禮貌地避開了。

他是來找我幫助他戒煙的,下面是他的簡要口述(徵得病人同意後寫的病案):

「一年前我得了前列腺癌,醫生說如果不戒煙,不久等待我的將是肺癌。我嘗試了各種戒煙方式,都失敗了。我的職業是賭場裏的‘職業發牌專家’,我幹了幾十年了。我的環境就是在雲霧裏,不管我戒不戒煙我都在吸著煙氣……」

我曾幫助不計其數的人戒了煙,今天這個看來挺棘手的。

我觀察著他,他看上去有六十多歲,中等個子,微胖,眼睛裏露出善良但固執的本性。我想,就算是他自己戒煙,也避免不了二手吸煙,把別人吐出來的煙又吸進去,這樣下去,怎麼能真正戒得了呢?但是我又相信,一個人如果真正下決心戒煙,沒有戒不了的。我需要知道他真正是怎麼想的。

於是,我問:「為甚麼要戒煙呢?」

「健康,活命。」他回答。

「你的工作和環境不能使你再健康和活命了,你認可嗎?」

「不!」他回答的乾脆,然後說:「你到底幫不幫我啊?我費了好大勁才找到你。人家告訴我說,如果你幫不了我,就沒人能幫我了。」說了這幾句話,他激動起來,又開始喘氣,上氣不接下氣了。

我注視著他,過了一會兒,才慢慢地說:「你自己幫不幫自己呢?今天扎了針,走出門心想再也不碰煙了。明天走進賭場,周圍一片煙霧,煙又被你吸進去,那時候你怎麼辦呢?在那裏,別人不會因為你戒煙而少抽一隻的……」

他嘆口氣,「唉!其實每次都是過不了這一關。十分鐘好忍,二十分鐘也可以出去走走,一小時、二小時不容易,一天下來就堅持不住了。煙沒戒掉,體重倒增加了幾十磅,為了讓自己不抽煙,我就不停地往嘴裏塞糖…… 我後來想,人不都是要死的嗎?死於肺癌、心臟病、腸胃病或車禍不都是一樣嗎?為甚麼讓自己這麼苦呢?於是我又抽起來。醫生啊,你如果有辦法,就求你幫幫我吧!」

我看著他痛苦的表情和無奈,心裏想,不管是針灸和藥物治療都不能真正地解決他的問題,他的病要從根上來治了。於是,我將自己辦公抽屜裏放的一本《轉法輪》拿出,雙手遞給他,說:「你好好讀一讀這本書,再仔細想一想。如果有決心戒,我會盡力幫助你。」

就這樣,他讀了書,決定開始修煉法輪功,把煙徹底戒了,不久又辭去了賭場的工作。自那以後,他堅持學法、煉功。現在的他身體健康,紅光滿面,雙目有神,與以前判若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