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時報:熱中名利 基辛格「晚節不保」


【明慧網2002年12月22日】最近鬧得風風雨雨的基辛格顧問公司(Kissinger Associates Inc.),設在曼哈頓公園大道和五十一街交口的一棟摩天商業大廈裏。這是一個神秘的公司,大廈大廳牆上的公司行號名單,開列關於基辛格顧問公司,辦公室門口未掛上任何標誌,電話簿上亦查不到公司的名字。

基辛格辦外交,喜歡撲朔迷離,做生意也愛玄秘虛實。顧問公司廿年來為基辛格帶來無窮的財富和從未褪色的國際知名度,但這家顧問公司亦迫使基辛格不得不放棄得之不易的九一一事件調查委員會主席的職務。

布希總統於十一月廿七日任命基辛格出任調委會主席之後,風暴驟起、爭議不斷,自由派媒體提出兩大疑點質問基辛格的適用性,一是基辛格過去擔任國安顧問和國務卿時,一直從事不見天日的秘密、欺瞞、操縱和竊聽等陰謀詭計,有這種前科的人根本不適於主持九一一調查工作;二是基辛格顧問公司的客戶名單必須公布,以避免利益衝突之嫌,基辛格本人的財務情況亦需公開,最好是在未來十八個月的調查期間,基辛格暫時離開顧問公司。基辛格的客戶不少是外商公司。

除了自由派媒體反對基辛格主持調查工作,九一一事件受難者家屬代表亦公開表示「不放心」基辛格。在基辛格是否應公布客戶名單和個人財務報告的爭論之際,白宮一直都支持老基,數度發表聲明宣稱老基為行政部門工作,沒有支薪,又是兼差而非全職,故不應受公務員陽光法的制約。但民主黨參議員則一再要求老基必須把個人財務報告和客戶名單攤開來,以示公平與公正,因十人調查委員會的其他委員(民主黨、共和黨各五名)均應公布財務明細表。基辛格本人在本月初會見受難者家屬代表時,當場承諾調查工作如遇利益衝突情況,他會斷絕顧問公司與那些客戶的關係。

然而基辛格卻突然在十三日打電話給白宮幕僚長請辭,並寫了一封辭職信,聲稱不介意提供個人財務資料和客戶名單,但他擔心反對他的人會得寸進尺,要求他把顧問公司賣掉,所以他不願再擔任調委會主席職務。調委會副主席米契爾(前民主黨參議員),早已因不願透露他服務的律師事務所的客戶名單及其財務情況而辭職。

基辛格捲入兩個多禮拜的沸騰鍋裏,使他再度成為報紙頭版的新聞人物和爭論角色,但他把個人財富和商業隱私置於公共服務與犧牲小我之上的作法,卻使他的名聲再添負數。而他的戛然退場,不僅為調查工作徒留笑柄,亦為「還沒有開始,即告結束」的剎那公務生涯,留下尷尬註腳。

基辛格顧問公司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家諮詢公司?基辛格究竟從事甚麼秘密工作?美國媒體都不太清楚,只有十年前《時代》週刊總編輯艾塞克生(Walter Isaacson,現為CNN董事長)所著的《基辛格傳》,披露較詳,但已過時。基辛格顧問公司和其他成千上百的顧問公司最大的不同是,前者不做遊說工作,只是為客戶提供國際情勢意見、地區安全分析、全球戰略前景剖析、說明外交事務內幕、促進客戶與投資國的關係和引薦外國領導人,以及為客戶開拓海外商機,進行高層關說。

基辛格開設顧問公司的用意,即是使自己變成「待價而沽的外交家」,由於他名氣太大,生意極好,收費奇高,目前有八十家左右客戶,一年營業額上億,客戶包括南韓大宇、美國運通、美國百威(Budweiser)啤酒、貝爾電話、大通銀行、可口可樂、意大利飛雅特(Fiat)汽車公司、GTE通訊、AIG保險、默克(Merck)製藥、瑞典富豪(Volvo)汽車、Heinz食品、波音和露華濃化妝品(Revlon)等。

本月初基辛格任命案正鬧得不可開交時,老基卻和波音公司老闆、華盛頓州華裔州長駱家輝訪問北京,會見朱鎔基,慶祝波音與中國大陸合作三十年。自一九七一年秘密登「陸」以來,基辛格走訪大陸,已不計其數,在公開場合是北京的頭號辯護人,在私下則大力為美國公司拓展大陸商機,介紹中南海領導人與美國資本家見面。每回飛越太平洋,皆由客戶提供私人豪華專機,每次的顧問費視難易不定,最高百萬,最低三十萬。為了和北京拉攏關係,基辛格顧問公司一直都雇有高幹子弟背景的大陸職員。雖說顧問公司不向美國政府遊說,但在華府設有分公司。

基辛格很在意自己的歷史地位和評價,他本想利用九一一調查工作使自己名垂青史,但他又是個貪婪、愛財、詭譎的人,他權衡了兩個多禮拜,終於選擇了維護個人財富與事業的途徑。一名九一一受難者家屬代表說,他對基辛格的突然離去,不但未感失望,反而認為有利於調查工作,可以使調查工作更加透明化。「跨國掮客」基辛格完全沒想到在望八之年竟會發生這段令他「裏外都不是人」的插曲(epis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