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幫助營救我的哥哥張瑞峰和嫂子許豔香(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2月19日】我叫張瑞麗,現在美國羅德島州,任職電子設計工程師。

我的哥哥張瑞峰(原河北省深州市棉麻公司棉檢股股長)和嫂子許豔香(原河北省深州市棉麻公司會計)是社會上,單位裏公認的好人,老實人。他們兩人分別從95、94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修煉法輪功後,我嫂子身上的疾病一掃而光,我哥哥戒掉了煙酒,也戒掉了愛玩的毛病,把過去通宵達旦打麻將的時間轉移到了修煉上。他們倆人都更加健康,生活的更加積極向上。他們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變得更加無私,把個人利益看淡了。

身為長子,我哥哥主動承擔了照顧父母親的責任。尤其是我母親病重之後,為了能更好地照顧老人,他們搬回了我父母家居住。自他們修煉後,他們更多地為他人著想,家庭關係變得更加和睦。我哥哥97年成為煉功點的輔導員。

從99年7月江氏政府迫害法輪功開始,我哥哥和我嫂子先後幾次被捕、關押,我們家的生活被嚴重破壞。我知道的關於我哥哥和我嫂子的情況並不多,一方面家中的電話早被監聽,說話不方便;另一方面他們不想讓包括我在內的家人為他們擔心,費心勞神,所以他們一直說自己很好,不用擔心。但就我從網絡新聞中了解到一些支離破碎的片段,我仍能感受到他們所遭受的嚴重迫害。

在1999年7月20日,江氏政府開始公開地迫害法輪功。他們倆人聽到消息後,前往北京,希望以自己親身修煉的體會勸說政府收回錯誤的決定。但是他們的善意不被接受,他們被警察押回了深州市,並被拘留了一段時間。9月份他們倆人又因為繼續參與法輪功活動分別被拘留了一個月和15天,他們的正念使得他們在公安局堂堂正正地說:「法輪功是真理,我就是要煉。」10月份江氏政府迫害法輪功升級,作為當地法輪功輔導員,他們同時受到了開除留用一年的處份。這時候我嫂子給政法委寫了份材料,當時的心態是,即使抓起她來,她也要說實話。但她並沒有被抓。到12月,他們悟到了維護法的重要。「珍惜大法,就是珍惜自己的生命。」他們決定去北京上訪。讓人想不到的是,去北京的人一下子太多了,把深縣政府嚇壞了。他們在大興縣被抓。當時他們在大興縣看守所待了3天,我哥被牢頭獄霸打得很厲害。被解回深州後,馬上就是開除公職,提審,關押,公捕後我嫂子被送饒陽代押。當時她心態,心性都很好,為能煉功吃了些苦,有一次惡警察還把她銬上吊在鐵籠子裏,寒冬臘月,手開始還凍的生痛,一會就沒了知覺。後來帶著鐐銬,在冰天雪地裏站了半個月。我哥被關在深州市看守所。關於當時的情況,請參閱《河北深州市政府迫害法輪大法弟子實錄》[1]。下面摘錄如下:「開始時因對大法學員不了解,上至所長管教下至犯人對待大法學員態度極為蠻橫,任意辱罵師父和大法,說老師宣揚世界末日,當即有學員善意的解釋說:「俺師父從沒有這麼說過。」立即就遭到一頓毒打並帶上刑具。很多學員因堅持煉功而被毆打並加戴刑具或抱腿(所謂抱腿分兩種:雙抱和單抱。雙抱即將兩人各一隻手共用的手銬銬在兩人各一條腿共用的腳鐐下面。單抱腿則是除戴腳鐐外還要強制人的兩手臂摟住大腿,再把手銬上)。這兩種刑罰都不能使人直立行走,只能彎腰艱難地移動,生活不能自理,大小便都要人幫忙。據說這種刑罰連死囚都不用,卻用在大法學員身上。加戴刑具時間最長的達三個月之久,並強迫寫保證書,不寫就不摘刑具。在此期間並責令學員在保證書上寫「決裂」等等。揚言如不悔改,則撤消黨籍、團籍,開除公職、學籍,甚至株連九族。親朋好友、家屬子女,連探視有時也要給門崗送禮。有的家屬難以承受政府的高壓,被迫無奈只好到看守所向自己的親人哭天喊地,連打帶鬧。看守所門前每天不下數十人,多時百餘人,拘留所裏上有60多歲的老人,下至十幾歲的孩子,他們睡的是冰冷的水泥地,喝的是帶冰茬的冷水,吃的是帶冰渣的死麵窩頭(有時還是半生的),裏面時常有老鼠糞、沙子。有的長時間兩人銬在一起(兩人各一手一腳),晚上不能睡覺,手腕、腳腕腫的很高,都起了膿瘡。雖然這樣,大法弟子們對大法的信念依舊堅如磐石。他們認識到我們的一切都是大法給予和開創的。他們無怨無恨,以苦為樂,不懈的向周圍的犯人、管教弘揚大法」。「通過不斷向犯人、管教弘法,漸漸地他們對我們有了一些了解,知道我們是好人,態度也與以往不同,並摘去了學員身上的刑具。」[1]

在2000年6月,我哥哥被判三年半的有期徒刑。因為他「在法庭宣判時否認自己是罪犯,拒絕帶銬而遭毒打」[1]。據說法院判刑的唯一理由是進京上訪。上訪本是憲法賦予公民的合法權利,卻因此被超期關押,甚至判刑!我哥是不應被判的,這一點深州市公檢法都清楚,所以楊志林庭長在判決後7月18號,說:就算你二人(另外一人同時被判刑)替深市煉法輪功的承受吧。當天楊庭長說:把他們二人給申院的上訴扔了吧,沒有用。於是人們看到他倆的上訴書被扔到豬圈邊上了。判刑後我哥哥被送往河北省豐南市河北冀東監獄。

我嫂子被視為特「頑固」分子,不予以釋放,一直在深州市看守所超期關押到年底左右,後被判一年半勞教,送往石家莊市勞教所。「勞教所慣用的迫害學員的方式是隔離、毒打,連續長時間不讓睡覺,不讓接觸人」[2]。「勞教所的隊長們軟硬兼施,不擇手段,強迫大法學員按照造謠的宣傳機器那一套言論說話,不許不同觀點存在,動輒「專政機關所紀所規」,動輒「你是甚麼人」等大帽子滿天飛,把最善良的群眾當作了「你死我活」的敵人殘酷迫害」[3]。由於我嫂子不肯屈服,她被超期勞教一個月。在家人的努力下,她最終於2001年7月底被釋放,回到家中。她的公職一直未被恢復,她的公司不能恢復她的工作。恢復公職的條件是要寫保證書,聲明不再煉法輪功了,她堅持不簽署那些文件。一段時間後,因「610」組織怕她沒有工作會去北京上訪,讓她原單位安排她作一個臨時工,付很低的薪金。

2001年底,深州市人民被迫填表,再次就法輪功問題「表態」。據說這是來自上面的命令,要再次搞人人過關,要「見人見面見思想」。它們原計劃對於在「是否繼續修煉法輪功」一欄填寫繼續煉的,對於個人就法輪功的認識不符合官方的要求的,都抓進洗腦班,但因人數眾多,它們未能全抓。一些法輪功學員被抓進了洗腦班。據說公安局派了七、八個人深夜到我家中,把我嫂子房間門踹開,把她抓走。洗腦班的牆比看守所還高,在看守所還有放風的時候,讓從籠子裏出來,在洗腦班卻連這個都沒有。2002年1月,她回到了家中。她的公職一直未被恢復。從那時起,她一直沒有工作,也沒有收入。為了幫助她,我寄給她一張支票。

2002年4月底或5月初的一天深夜,公安局的七、八個人再次翻牆進入我家中,踹開我嫂子房間的門,將她抓走了,據說是因為「和外面有聯繫」。之後她一直被關押於深州市看守所。這一次,他們搜索了她的房間,搜走了她的法輪功書籍和磁帶。他們還拿走了她的存摺,說那些錢是法輪功給的。

自從我哥哥被送往冀東監獄後,他的信息就很少。我嫂子曾在2001年前往探望,但整個過程都有錄像。除了一些內衣外,其他東西都不允許留下。

我懇請全社會來幫助營救我的哥哥、嫂子和所有被無罪關押的法輪功學員。他們是中國最善良的一群人。他們遭受迫害就因為他們堅持講真話,講實話,他們堅持修煉真善忍。他們從法輪功中受益,他們誠心希望全世界人民都能知道法輪大法好,並從中受益。

在困境中,他們多麼希望能獲得一些幫助,能夠有人為他們辯護,為他們申訴,制止獨裁者的高壓迫害。在此,我懇請全社會幫助營救我的哥哥、嫂子和其他的法輪功學員。


[1]河北深州市政府迫害法輪大法弟子實錄,http://big5.minghui.org/gb/0001/Nov/03/hebei_shenzhou_110300_shishi.html

[2]2002年4月25日大陸綜合消息,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2/4/25/29025.html#chinanews0425-12

[3]王博是如何被洗腦的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2/5/1/29372.html

[4]2002年1月10日大陸綜合消息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10/22906.html#chinanews011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