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著的預言家:愛德加﹒凱西(3)


【明慧網2002年12月17日】關於凱西的書很多,其中包括托馬斯﹒薩格魯(Thomas Sugrue)的《有一條河》(There Is A River)(1942),傑西﹒斯特恩(Jess Stearn)的《愛德加﹒凱西──睡著的預言家》(Edgar Cayce--the Sleeping Prophet)(1967),吉娜﹒瑟敏納拉(Gina Cerminara)的《生命多世》(Many Mansions)(1950)和悉尼﹒科克帕特裏克(Sidney D. Kirkpatrick)的《埃德加﹒凱西-- 一個美國預言家》(Edgar Cayce--An American Prophet)(2000)等。其中《生命多世》一書,稱得上是西方研究輪迴的重要參考之一。事實上,凱西本人對輪迴的認同也是經歷了一個過程的。

在為一名從俄亥俄來的人作解讀時,凱西在最後說了一句,此人前世曾經是個和尚。這一次,凱西又陷入了苦惱。因為「前世」的存在意味著輪迴的存在,但作為一名基督徒,這個概念還很陌生。

凱西開始祈禱,並尋求「解讀」這一難題。得到的答案是,讀聖經,從頭到尾。書中的內涵終於浮現出來並要求凱西注意生命的意義與共同性。凱西終於發現輪迴的概念與任何宗教都沒有衝突,而且同他本人對「作為一名基督徒意味著甚麼」的理解相吻合。

很快,「生命解讀」便發展起來。這涉及到每個人的生生世世的事情,也包括每個生命今生的特性,目的甚至未來。這樣一來,「解讀」已經從單純的診病,變為對生命在更大時空範圍的活動的認識。

凱西終於放棄了他的攝影房,並開始籌建自己的醫院。他接受別人的資助,但從不拒絕為貧窮而不能出錢的人作「解讀」。1925年9月,凱西和妻子同他們的秘書格雷蒂斯搬到了佛吉尼亞海灘──這是凱西根據他在解讀時獲得的信息作出的決定。1927年,「全國研究者聯合會」成立了,這是個為解讀提供實驗與研究,同時向患者開放的機構。1928年,凱西開張了。

凱西一生中也受到過許多懷疑和非議。哈佛大學曾派慕斯特博格醫生調查凱西,結果使慕斯特博格信服了。在佛吉尼亞海灘期間,有不少來訪者想看看凱西究竟用了甚麼花招,其中一名叫托馬斯﹒薩格魯的人,後來成了《有一條河》的作者。但是,許多反對者往往認為凱西不能圓滿解釋許多失敗的例子,如凱西沒能挽救自己的小兒子,沒能找到油田或寶藏等。至於成功的例子,反對者認為凱西的知識是偷偷看了有關的書,或是平時從周圍人那裏聽來的。但是不論怎樣,在美國這樣一個自由的國家裏,支持或反對的爭論早已是家常便飯了。

晚年時的凱西能力越來越突出,甚至不再需要進入「睡眠」狀態就能知道一些事情。有一次他非常難過的從房間裏出來,原因是他知道有三名參戰的年輕人回不來了。他開始能夠看到所有活的物體表面都有光暈。他甚至可以通過這種光暈得知一個人的情緒與健康。

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後,從全美各地寄給凱西的信越來越多,多是詢問他們的親人的安危的。在這段時間裏,凱西有時一天要作8次解讀,雖然從他自己的解讀中,他獲知每天不能超過兩次。

1944年春天,凱西的健康開始惡化。「解讀」的信息告訴他必須休息了。要求解讀的信源源不斷,而凱西卻病倒了。接近年底的時候,凱西給自己作了解讀,並告訴焦慮的親友們過了新年他一切就好了。朋友們知道是甚麼意思──1945年1月3日,凱西逝世了。幾個月後的復活節星期天,他的妻子捷特魯德也去世了。

凱西的經歷啟發了許多人對於生命意義的思考。要知道對於很多西方人來說,「解讀」,輪迴等概念曾經是陌生的。而作為一名基督徒,凱西告訴了人們這一切的可能。這將有利於人們去探索超越一切信仰、宗教與科學表面論述的,更本質的真理。

下面我們將介紹凱西的一些有關輪迴和預言方面的例子,並作一些分析。

(待續)

編譯自:Edgar Cayce's ESP: Who He Was, What He Said, and How it Came True by Kevin J. Todeschi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