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弟子:我講真相的一些經歷和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2月13日】前一段時間,我們有好多能夠做真象資料的同修被惡警綁架,使目前我們一些同修不敢做了,說:「現在迫害的這麼厲害,我們的心性不到位,真相資料別給我們了,等我們調整一段時間再說吧!不過師父的經文我們還要。」可是師父在《理性》中講了:「目前它們迫害學員與大法,所有採用的行為都是極其邪惡的、見不得人的、怕曝光的。一定要將它們的邪惡叫世人知道,也是在救度世人,除盡邪惡的同時圓滿自己、強大法在世間的體現」。

下面我想談一談,在講清真相的過程中,我不斷地提高的過程。只想起到拋磚引玉的作用,如有不對之處,敬請指正。

從1999年7.20以後,我的一些親朋好友,就向我打聽法輪功到底是怎麼回事呢?有的親自找到我,有的打電話詢問我,我便跟他們講述我們為甚麼去上訪,把我在4-25那一天的所見所聞全部告訴了他們,並且告訴他們我是怎麼得法的,通過學這部大法我的改變,最後還怕自己說不明白,就對他們說,這只不過是我個人認識,你要想搞明白了,我先借你本《轉法輪》看。當他們把書還我時,都說:「沒覺得有甚麼不好呀!」可是當時我還不很清楚這就叫講真相。等過了一段時間,我才得到真相資料,就在那時我才知道我們有的同修被迫害致死,我的眼淚流下來了,心裏暗暗發誓:你們沒有死,我的嘴就是你的嘴,替你們講你們所遭受的迫害;我的腿就是你們的腿,告訴更多的人你們的偉大。

記得第一次拿著三十份真相資料走出家門時,我走在雪地上,眼淚不自覺地又流了出來。就在發真相資料過程中,有一次,走的好好的,突然腳疼得鑽心,走不了,我就想:魔你別想左右我,你以為讓我的腳疼就不發了,照發不誤!就這麼一想,腳不疼了。當時我對大法認識很淺薄,我覺得大法真好,真神奇,有李老師保護不怕外邪侵擾。有時,遇到有的樓上住戶,家中養狗,聽到腳步聲,它就突然地亂叫,嚇得我臉紅心跳,可腦子卻在說:「小狗,你別叫了,你的主人需要了解法輪功真相。」果真,這狗就不叫了。

隨著不斷地講清真相,不管外面多冷,身體總是特別熱,順著脊背冒汗;不管外面多熱,頭腦都清醒、理智。比如有一天晚上,我走進一個單元樓裏,從上往下發,發到二層時,因為沒燈,黑乎乎的,我的右腿往下邁台階時,邁空了,我腦子及時反應到:求師父保護。並默念正法口訣。我的腿從高邁著的姿勢,慢慢地落到下三層台階上,你們知道嗎?如果沒有師父的保護會出現甚麼樣的情況呢?從樓梯上滾下來,碰到走廊的雜物會砸著我,不說,造成動靜會很大,會把住戶的人引出來,另外,我身上還有沒發完的資料呢?後果不敢想,這時我忽然想起師父在《在2002年加拿大法會上講法》上的一段話:「大家知道,這個邪惡它看到了自己要被清除的時候也是極其囂張的。它就是壞,它就是毒,它就是邪,就像那個毒藥一樣,你叫它不毒人,它做不到,它就是這樣的東西,那麼在清除它的過程中也要毫不客氣,就是清理掉。」

這時的我,不但不害怕,反而更精進,心裏在想:我要讓更多的人知道邪惡迫害法輪功的真相,讓謊言不攻自破,使宇宙中正的力量不斷地增大,這就是我的使命,我一定要做到!就像師父所講:「講清真相不是簡單的事情,不只是一個揭露邪惡的問題。我們的講清真相是在挽救眾生,同時還有你們修煉中的個人提高與去執著等因素,還有大法弟子們在修煉中為法負責的因素,同時還有你在最後圓滿中怎麼樣豐滿你自己的那個世界等等這些問題。」(《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有時同修在一起交流時,有的同修說:「有的人,頑固不化,怎麼講,都不行。」對此,我也頗有感受,但是,有的人不是,他有可能在幫助我們在法理上認識的更清楚,及時找出自己學法的有漏之處,回到家再學法時,能夠靜心深入地去學法了,而不再是為了學法而學法了。

不過,就在前幾天,我在發放真相資料時,又有一個小小的認識。雖然,我每次不管發真相資料還是講清真相,都要針對性地先發一會兒正念,可是這次這件事情,使我感到做得不夠,覺得正法進程對我們的要求又高了。事情是這樣的,我從樓上要到樓下一層最後2個住戶的門口時,不想發了,可又一想,還是把真相資料夾在他們的門上吧!就在這時,樓門口突然走進三個人,其中一老大爺說:「又在發甚麼小廣告呀?」我笑著說:「我不是發小廣告人,……」嘴裏搭訕著,我的腦子沒閒著,正法口訣隨著意識及時發出,同時清除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此刻,他有些遲疑,他旁邊站著那個大娘有點疑惑。我直視她並發正念,就這樣,我從他們身旁走出門口,打開自行車鎖,趕快離開了。回家的路上,我靜靜地思索剛才所發生的一切:我又是哪兒沒做好呢?──

找到了,是我那時起了做事情的心,而不是為了救度眾生踏實地在做,同時清理自身所存在的問題不夠徹底,師父講過:「大家在講清真相的同時,一定要重視發正念,及時清理邪惡和自身存在的問題,以免被邪惡鑽空子。」

以上這些,只是簡單地回顧我講清真相中從講不好,從感性上認識師父與大法到上升為理性認識,又從理性中找到了自己的不足。我想講清真相是把我們學好法、發正念融合在一起的表現,又從這表現中不斷地往上昇華。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