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大赦日本支部成員譴責中國[江氏] 政府以精神病院迫害法輪功學員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2月12日】轉載日本雜誌「正論」2002年12月號 (譯文)

在中國,正在發生著令人難以置信的無視人權的罪行。即濫用精神醫療,將身體健康、精神上並無任何疾病的批評政府者、主張民主主義者、告發政府貪污者、宗教人士等等,一律強制性地全部收容進精神病院。既不進行任何的審判,也不經由精神科醫生進行任何正式的精神病鑑定手續,而是由警察單方面的判斷就可送往精神病院。這種令人髮指的鎮壓人權的犯罪行為,正在由中國政府大規模,有組織地進行著。

八月二十四日至二十九日,在橫濱召開了第十二屆世界精神醫學會世界大會。世界精神醫學會是由世界各國的精神醫學會組織起來的,是精神醫學會的最具權威的、唯一的、正式的世界性組織。在日本,由日本精神神經學會參加。在此次世界精神醫學會橫濱大會會議上,中國濫用精神醫療進行人權鎮壓一事,成為重大的議題。早在橫濱大會召開之前,著名的,世界級規模的人權團體「人權觀察組織」,和以廢止因政治目的而濫用精神醫療為目標的國際團體「日內瓦精神病計劃團體」,發表了「為制止中國政治性地濫用精神醫療,世界精神醫學會必須採取斷然行動」的聲明。在橫濱大會上,就此議題進行了多個正式的專題討論會以及研討會,在全體大會上,也進行了研討。在會場外,稱約有千名法輪功成員被強制送往精神病院的中國氣功團體法輪功的成員們散發著傳單。在上述情況下,世界精神醫學會做出了決定:向中國派遣調查團,就中國的濫用精神醫療進行調查。

人權觀察組織和日內瓦精神病計劃團體的最初的要求,是希望世界精神醫學會在制止中國政府因政治目的濫用精神醫療上做出強有力的決定。即要求中國政府立即停止精神醫療的濫用,全面配合世界精神醫學會的調查。若中國政府不服從此項決定,中國精神醫學會將會被世界精神醫學會除名。將中國精神醫學會從世界精神醫學會除名並不是不可能的。因為以前有過這樣的先例,當年,蘇聯也同樣地將批評政府者接連不斷地強制性地收容進精神病醫院,為此,蘇聯精神醫學會遭到世界精神醫學會的除名。

在此次世界精神醫學會全體大會上,並沒有做出對中國精神醫學會在世界精神醫學會的資格重審等強有力的決議,而是決定向中國派遣調查團。這本身,就是一件非常棘手的事情。在調查團的構成、委員的選定上,存在著許多漏洞,如有無規定排除中國政府的介入,有無確保調查中國精神醫療機關的無條件性、無限制性,以及確保可以直接同被害人見面等等。因全體大會沒能確保調查團的完全獨立性,故世界精神醫學會的決議是缺少力度的。相反的,中國政府會利用此次調查,暗做手腳,造成一種正在接受精神醫療迫害的被害者確實是精神病患者的假象,從而進一步強調在中國並沒有進行人權鎮壓。這種危險性是存在的。類似上述的人權團體應進一步加強對世界精神醫學會以及各國精神醫學會的呼籲,要求對中國精神醫學會做出在世界精神醫學會重審資格等強有力的決定。

當然,人權團體、世界精神醫學會、包括其他的反對中國濫用精神醫療的團體及個人,不應忘記呼籲援助道義上拒絕濫用精神醫療的中國精神科醫生。在中國,抵抗中國政府的壓力,拒絕將毫無疾病的人判定為精神病患者、施加藥物的本身,就會使精神科醫生面臨遭受人權迫害的危險。人權團體等應向中國政府做出強烈請求,以避免這些有良知的精神科醫生遭受迫害。

在民主社會中不被承認的病名

那麼,在這裏我想說明一下,為了政治目的而濫用精神醫療是怎麼一回事。這種事情在日本這樣的民主國家裏是無法想像的。現就有人批評國家這一事舉例,在獨裁國家裏,是不允許批評政府的。批評了政府的人馬上會遭到逮捕、拘禁,這一點時有發生。為了政治目的而濫用精神醫療,就是說批評政府的人,不管有無精神病患都會被政府或警察判定為精神病患者,長時間地被精神病醫院強制收容。

許多病名也都是國際上沒有得到過承認的。甚麼「政治的偏執狂」、甚麼「患有理想主義的改革妄想精神病」、甚麼「被錯誤想法所支配了的精神病」等等。用以自由和民主為榮的文明社會所不能承認的病名,這本身就違反了1996年世界精神醫學會的馬德理宣言裏的「禁止以政治或宗教的信條為由,對精神病作出任何的診斷」這一內容。

為甚麼獨裁國家要把批評政府的人收容進精神病醫院裏呢?首先可以向國民宣傳說,批評政府者的主張是精神病者的主張,以此來剝奪他們的信譽。其次,把他們收容到精神病院裏,可以挫傷他們的士氣。還有,如果交給法院處理,等於是給予了他們在法庭上陳述他們自己主張的場所。如果把他們收容進精神病院,就能夠把他們在公審時陳述自己主張的權利也剝奪了,使他們保持沉默。這真是讓人吃驚的理由!然而當面對類似過去蘇聯人權迫害時,就是在以與其通過長時間拘留長時間的審判 ,還不如把他們關入精神病院來的省事這樣類似的所謂理由。

蘇聯為了政治目的而濫用精神醫療是出了名的。過去在蘇聯曾經有組織地大規模濫用過精神醫療,被諾貝爾文學獎的獲獎者蘇結尼慈等所揭發。在蘇聯,反體制派、民主主義活動家、要求改善工廠勞動條件者、反對共產黨的腐敗者們都一一被送入了精神病院,收容時間長達幾年。其中有許多人,如果沒有來自美國及英國等西歐諸國的壓力,有可能一生都得在精神病院裏度過。根據世界精神醫學會調查團的診斷,他們中的許多人都是沒有精神病的健康人士,由於來自各方面的壓力才得以釋放。有些人被逐放到像美國、英國等國外。他們中的有些人在美國的議會上作出了證詞,有記錄可查。

另外、有關蘇聯的這種人權鎮壓,在歐美的「no asylum」、「medicine betrayed」等中出版了許多文獻,有興趣的希望能參閱。在日本,也曾掀起過反對蘇聯濫用精神醫療進行人權鎮壓的運動,當時文人和知識分子們發表的抗議聲明,被一些雜誌所登載。蘇聯的犯罪是出了名的,最終蘇聯精神醫學會被趕出世界精神醫學會,直到哥爾巴喬夫時代做出檢討後才被允許重回世界精神醫學會。除了這些,在其它國家也被報導有發生類似的有組織的人權鎮壓活動。

在蘇聯周邊的東歐諸國和採用了蘇聯式的社會主義的非洲諸國裏就有這樣的事例。在東德、安哥拉、南斯拉夫等國還留有學者的研究和記錄。和中國一樣,現在古巴政府也存在著因政治目的而濫用精神醫療的問題。另外想說明一下,不僅是政府,各種團體也有搞類似的人權鎮壓的可能性。例如,在日本共產黨中曾經發生過把批評日本共產黨人士強行送入共產黨系的醫院──佐佐木醫院的事件(參閱《正論》平成12年4月號「我們所經歷的共產黨的收容所列島」)。

不可遺漏、必須得提及的是,在這樣的精神病院中,為了逼迫被中國政府送進來的人們,撤回他們的意見,強迫其轉變思想,精神科醫生竟然使用精神藥物。給一個身體健康、精神正常的人開精神藥物的藥方,這本身就是不允許的。更何況是為了轉變他人思想,而開伴有強烈痛苦、有副作用的藥方!實在是荒謬絕倫之事!美國醫學博士桑尼﹒盧在報告中提到中國政府為了虐待法輪功學員,給其投入大劑量的藥物劑,在這些藥物劑中含有精神安定劑、氯丙嗪、抗氟奮乃靜以及其他的不知名的藥物成分。

她在報告中寫到︰使用這些藥物導致了許多[法輪功]修煉者們出現失憶、嚴重頭痛、昏倒、極度乏力、無法控制的抽動、噁心、嘔吐、併發症及喪失知覺等中毒症狀,給當事人帶來很大的痛苦,甚至有一些嚴重的症狀,類似於神經遲緩藥惡性症候群。無論其如何強調受到來自中國政府方面的威脅,給一個健康人投入精神病藥物,使其受折磨的精神科醫生,是必須受到嚴厲譴責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