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歲老人得法受益和正法修煉的故事

【明慧網2002年12月12日】我今年77歲,94年有幸得了大法。我一生經歷了太多的苦難,如果不是學了大法,不知能否活到今天。我剛剛修煉不長時間,兒子就被壞人害死了,這突如其來的打擊使我無法面對現實,痛不欲生,精神幾乎崩潰了,七天七夜沒閤眼。後來想起自己是煉功人,就請師父加持,才過了這一關。以前我認為自己是個苦命的人,丈夫和3個兒子都先後去世了,我也年歲大了,又一身病。學了大法之後,我的心裏亮堂了,甚麼事都想開了,一身病也好了,身體健康了,精神也飽滿了。我和孫女生活在一起,生活雖然艱辛,但很樂觀。

可是好景不長,99年7.20之後江集團迫害法輪功開始了,中國大陸信仰真善忍的億萬民眾遭到了野蠻的迫害,我一個77歲的老人也沒有倖免。2000年6月7日,我聽說一對夫婦從教養院被放回來了,就去看望他們。誰知道我這次串門卻招來了橫禍。派出所7、8個惡警突然闖進他家,將我們3人同時綁架到派出所。晚上我被放了回來,他們夫妻二人都被非法勞教一年送到教養院迫害。

2002年1月30日凌晨4點鐘,我出去發真相資料,被3個蹲坑的惡徒連摁帶拖綁架到派出所,所長穿著皮鞋狠狠地踢了我7腳,腿都被踢青了,之後,又把一大缸子涼茶水潑向我。接著610主任又向我潑了一缸涼水。我滿臉是水,一臉茶葉沫,身上都濕了。我不報姓名,惡警把我帶到大街上,天氣非常冷,寒風刺骨,讓我站在路口處,身旁放一個大牌子,寫著「貼法輪功傳單者」,讓行人認我,又找來電視台的強行給我錄像,在當地電視台播了很多次,當地報紙也刊登了抓我的消息。派出所抄了我的家,搶走很多大法資料和一些設備,價值2-3萬元。

晚上我又被送到公安局提審,惡警問我還煉不煉?我說一煉到底,其他的甚麼也不說。公安局連續提審我6天,6晝夜不讓我睡覺,逼問資料和機器的來源,晝夜讓我坐在沙發上輪班看著我,晚上4個人倒班看著我,我一閉眼就被人弄醒,24小時不讓閤眼,我也一直食水未進。第6天我又被劫持到一個辦事處提審,惡警們甚麼也沒得到,最後把我關進了看守所。我年近80了,6天沒睡覺,還一直絕食絕水,身體極度虛弱。如果我不是修煉大法的也許早就死了。第8天下午,它們怕我死在裏面擔責任,就通知家人把我接了回來。回家後家人說我被抓的當天,我的兒媳婦、孫女到派出所看我被扣留,被審問了半天,追問機器和資料的來源,我兒媳婦說不知道,惡警就大拍桌子,又逼問我13歲的孫女:你不說你奶奶就不放了,你媽年前也不放了,看你一個人怎麼過?!嚇得孩子哇哇大哭,眼睛都哭腫了。我剛回家3天,身體還沒有恢復,凌晨1:30派出所4個惡警砸門,鄰居們都被吵醒。我虛弱地躺在床上說不出來話,它們闖進門來翻這翻那,過了好一陣子才走。

2002年春節過後,我家樓下天天有一輛警車監視我,整整兩個星期。便衣撤了之後,派出所惡警又到市場找我做買賣的兒媳婦問:你老婆婆昨天晚上幹甚麼去了?我兒媳婦說:她還起不來呢?能幹甚麼去?之後惡警又來到我家,看我正躺著呢,就翻我枕頭,沒抄著大法書就走了。從此以後,惡警三天兩頭來我家騷擾,手裏拿著手銬子,來一次就抄一次家,當時我頭昏沉迷糊起不來床,有時我強支撐著下地開門,躺下時頭又暈了,就這樣它們騷擾了一個月後才不來了。

2002年7月17日下午5點鐘左右,派出所4、5個惡徒開著車來到我家,把我劫持到派出所,所長審問我,懷疑我與一個被抓的同修有聯繫,我不配合它們,我又被帶到市局,第二天早上我被綁架到看守所,15天後,派出所向我女兒勒索1500元錢後才把我放回家。

2002年11月6日,派出所惡警又來到我家中,我不配合它們,它們幾個人強行把我抬上警車,劫持到看守所關押。我絕食絕水抵制迫害。我絕食期間昏過去好幾次,一次我醒來時聽見警察說,十六大期間不准放人,死也不放。我絕食第8天成半昏迷狀態,虛弱到了極點,呼吸困難,骨瘦如柴,它們怕我死裏面擔責任,就通知我的家人把我接回了家。

我感謝師尊對我的呵護,使我一次次從魔難中走出來,又全身心地融入到正法洪流之中。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