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悟:愛國的困惑


【明慧網2002年11月9日】一眨眼, 我來美已經7年了。這7年中,每天除了忙於生存外,總是想了解太平洋那邊中國的狀況,每週都看國內大事新聞,希望自己不要和中國的變化脫節太遠。

來美後,因為身處西方文化之中,能強烈感受到西方文化與東方文化的不同之處,更體會到了中華民族幾千年源遠流長的文化內涵。在國內時,我並沒有如此強烈的感受,也許是身在其中的緣故吧。這些,使我為自己是一個中國人而感到自豪。

但另一方面,因美國是一個言論自由的社會,我看到了在國內看不到的報導,比如說,政府裏的領導貪污腐化現象十分嚴重,人民的意見不能有效地反映到上層機關,上行下效,社會的道德水準在大滑坡。從這些報導中,可以感受到作者們的擔憂。

我的心裏很沉,經常打電話給國內,也上網同網友討論這些報導。

我發現,國內的一些朋友,包括在美的一些華人,不願意聽這些事。他們認為,我不應該對自己的祖國指手劃腳,特別是不能到了國外就把自己中國人的身份忘了。對那些報導,他們指責是丟中國人的臉。

我很困惑,因為我覺得,我和我的朋友們都是愛國的。但愛國的愛字是博大的,和愛政府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

真正的愛國,是愛國家的人民,文化,土地,與權力是沒有關係的。海外的、國內的華人,都是一家人。給政府提意見,不能說是不愛國,而對政府的過失採取明哲保身的態度,不能說是愛國啊。

愛國的愛字裏還包含了責任。彭德懷的「萬言書」,每一個字都浸透著對祖國和人民全心全意的負責感和深切的愛。而對於文化大革命及其給國家、人民帶來的災難,在強權面前保證「永不翻案」的鄧小平於浩劫之後曾愧疚地表示:我們這些老人也是有責任的。如果有更多的人能為國家利益講真話於前而不是愧悔於事後,我們的國家能少走多少彎路?少受多少損失?少遭多少災難?

俗話說,「忠言逆耳」,「良藥苦口」。有許多仁人志士,出於對祖國的熱愛,希望中國能強盛,才會把政府施政的錯誤與不足告訴民眾,為的是讓政府能改正,一個真正為國家和百姓著想的政府應該本著善意傾聽人民的心聲,而不是千方百計地壓制。唐太宗虛懷納諫,並且鼓勵魏徵勇於為國諍諫,被傳為千古美談。在美國,兩大執政黨互相監督、指責是常有的事,都是為了美國,沒聽說誰被視為不愛美國。這次911事件,美國兩黨同心協力,和全國人民共度難關,更說明愛國和愛政府的不同。

海內、外的華人如能分清這點,那些真正危害中國的人就再不會有空子可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