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甚麼來這裏?


【明慧網2002年11月6日】我10月底參加了在香港舉行的一次音樂會。這個音樂會非常感人和出色,可以感受到一片祥和的氣氛。在音樂會中,所有的表演都進行得很順利,一切的一切都是那麼流暢,就好像有種祥和的力量在驅使著每一個人和每一件事都做到最好。

香港大法弟子演出了鋼琴伴奏大合唱。他們中沒有一個人是專業歌唱演員,他們只是在音樂會前排練了幾週。他們中有老年婦女、年青婦女,還有一些男士。在此之前我聽過一點兒他們的歌,很多地方都唱得不怎麼動聽 ─ 不是這個人唱得太快了,就是那個人唱得太慢了;不是這個唱得太高了,就是那個唱得太低了 ─ 有時候音調簡直就像關一扇生鏽的門……

但當他們開始表演的時候,奇蹟出現了 ─ 他們化成一個統一的、有力的、慈悲的聲音,每一個音符都像一個整體那樣和諧一致,如同一股慈悲的力量溶化了聽眾。淚水流下了我的面頰,但音樂不是我流淚的唯一原因。

當時,我記起在一個很遙遠的時候,我是天堂裏一個孤獨的神,享受著僻靜的生活。為了正法這件事情,這個境界中的眾生決定這個神將代表他們去地球。他是這麼「強壯」和「光芒四射」─ 對於下去幫忙,他沒有畏懼。但在這顆心中掩藏了甚麼?這個神心裏想的是他在天國的位置,他下去是想要保留他自己執著的一切;認為他畢竟通過助師世間行而做出了巨大的貢獻;認為他下來是別人的榮幸。他表面上是為了別人下來,但事實上是出於自己的私利而下來,他想要保留他自己的一切,只想保留他自己的一切。

我記起師父的話:「在幫我的同時它們都隱藏了保護它們自己的私心,都想要改變別人而不想改變自己,誰都不想動自己,甚至於最大限度地保全自己執著不放的東西。」(《北美巡迴講法》)

可能是因為看著在台上的這些大法弟子,這麼純淨、簡單,只是給予,沒有索取,才打開了我的記憶。舊勢力,舊勢力,舊勢力的影響在哪兒?它們只存在於外面?同修,當我們下來時,我們帶著甚麼樣的心?我們今天有甚麼樣的心?

……我更好地知道了如何才能繼續純淨自己的心,使自己能夠毫無保留地在正法中救度眾生。

以上是本人個人的一點心得,不一定適合其它人的情況。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