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特蘭大憲法報:斯邁納市居民努力為妻子爭取自由 改變中國對法輪功的政策(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1月30日】
在斯邁納社區中心的一個法輪功學習班上能看到尋求釋放呂朝暉的妻子周雪菲的一張海報。呂朝暉提到雪菲時說:「每當我們分開的時候, 我們總是擔心對方會出事。」

亞特蘭大憲法報11月28日報導,呂朝暉想念他的妻子雪菲。當他談起這個名字翻譯為「飄揚的雪花」的女人時,他會情不自禁的露出笑容。她丈夫說這個名字表達了她溫柔的個性和純淨。

住在斯邁納的呂朝暉自從他妻子兩年前因散發法輪功的小冊子而被關進中國的一個勞改營後再也沒能和她說過話。他也曾因堅持這個精神和打坐的修煉被關進監獄,在兩個月後被釋放。

在他獲釋的一個月後,他們結婚了。兩個月後,雪菲在位於深圳他們公寓附近的一條街上被抓走。

「每當我們分開的時候,我們總是擔心對方會出事,」呂說。「生活很艱難,但是我們在一起相守。那天我回到家時,她卻不見了。」

從那以後,呂開始了一個不知疲倦、苦樂參半的使命──為妻子爭取自由。

在當地法輪功修煉者的幫助下,呂給喬治亞州的民選官員們寫了幾十封信尋求幫助。而且當中國主席來美國時,呂也跟去了,他希望人們能了解他的處境。

雪菲被捕以後,她的丈夫被允許離開中國。他現在在一家汽車部件公司當倉儲經理。

每個星期三的晚上,他在斯邁納社區中心主持一個10到12人的法輪功學習班。

呂與雪菲的母親通過話,她有時去看望她的女兒。由於談話受到監視,他說他的妻子不知道他正在為她爭取獲釋。

「我的岳母勸我放棄,讓我去找另外的女人,」呂說。「但是我不能。我一輩子都愛雪菲。我永遠愛她。」

他幾乎走到哪兒都帶上一張她面帶愁容的照片。

她丈夫在她臉上看到悲傷,並且想像她的眼角在落淚。這張照片是他在監獄時照的。

他把這張照片放大,並印在一張小海報上,上面寫著:「請幫助營救我的妻子周雪菲──在中國的勞改營受關押和折磨的法輪功修煉者。」

呂是7年前在喬治亞州立大學留學學習財務時開始學法輪功的。這個有五套動作的功法是10年前在中國由一個氣功大師開始傳授的。其精神和道德教導使法輪功區別於其它的打坐練習。

他在喬治亞呆了一年,然後回到中國,呂跟他父親一樣在政府部門作稅務審計員。

三年前他找到了一個附近的法輪功煉功點。在那兒他結識了雪菲,一個25歲的廣告設計師。

她那時是新學員,而呂已經學了5年了,所以他輔導她學功。

他說她學得很快,因為在她融入了法輪功的原理──真、善、忍。

他說他們相愛並且計劃生活在一起。他有一個好工作,一個大公寓和他稱之為簡單和快樂的生活。

這些在1999底都改變了。政府把法輪功定為「X教」並開始逮捕法輪功修煉者。

呂說中國政府對法輪功精神的一面感到威脅,並且震驚於對他的普及程度。

朋友們幫助他給喬治亞州的政治家們寫信,爭取幫助釋放雪菲。也是在留學時開始修煉法輪功的蔡萍被呂的投入所打動。

上個月在中國的江XX訪問墨西哥和美國期間,她是跟呂一起參加救援之旅的六人之一。這些人在中國領導人訪問的每個社區都進行無聲的抗議。

她記得呂在距布什總統德克薩斯克勞福德農場10英里外的一個路邊站著,當時他是在雨中站著。這是抗議者們距兩個領導人會面的地方所能允許的最近的地方。

「他舉著傘和雪菲的海報在那兒站了幾個小時,」蔡說。「他站在那兒動也不動,一句話也不說。」

另一名參加救援之旅的學員羅伯特﹒卡洛韋在1972年學習太極拳。4年前他學了法輪功後就停止練太極拳了。他說修煉法輪功讓他恢復健康和心情平靜。

「我們必須支持他們。」卡洛韋說。「他們[江氏政府]反對是因為法輪功太好了。」

蔡認為他們的寫信運動會成功。

在江訪問前,她收到一封關於這件事的副印信。這是給布什總統的信,64位國會議員簽了字。

參議員澤爾﹒米勒辦公室的卡米雷﹒奧斯本說他已向國務院、美國駐北京大使館和外交關係委員會詢問這個案子。

奧斯本說從他們已收到的幾個答覆中顯示他們的關切已傳遞給中國政府。

呂對此受到鼓舞,但他懷念他以前的生活。

他說他只要住在離開他公寓幾英里外的地方就不會被拘留。

他工作所在的城市毗鄰香港,那兒管的不是很嚴。

儘管他的父母讓他放棄法輪功,但呂說他不會放棄。他說他父母為他們這個獨子離鄉背井而心碎,希望他能回家。

「我只想和我的妻子在一起生活,」呂說。「我讓她母親轉告她我將一輩子等她。我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