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員:一條最正最好的返本歸真之路


【明慧網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三日】我來自美國密西根州,是一個得法僅僅一年的新學員。

我從未想過自己有一天能在這樣神聖的法會上發言。因為每位大法弟子講的都是自己正法、救度眾生的輝煌經歷,而我卻只能講講自己如何得法和過關的體會。在猶豫不決的時候,是同修的鼓勵,使我有勇氣、有機會把自己得法的經歷和過關的教訓講出來。不妥之處,請同修不吝指正。

我是在一個非常偶然的情況下走進法輪大法的。一年多以前,說來慚愧,當時我還是一個碌碌無為、為掙錢而疲於奔命,熱衷於抽煙、打電子遊戲的人。99年7.20前後,第一次聽說法輪功的時候,我覺得法輪功也不過是像當時社會上今天一種功法,明天一門功派那樣,無非是騙錢的,所以抱有一種嘲笑的態度。因為當時對這功法不了解,而所有的媒體、報紙、電視全受了中國江XX政府造謠宣傳的影響。那鋪天蓋地的謊言欺騙,攻擊性的輿論導向,使我上當受騙,也曾說過一些對大法不敬的話。但是同時自己心裏卻有一絲隱隱的疑惑,如果按照中國政府宣傳的那樣,法輪功怎麼會吸引世界上幾十個國家上億的人去修煉呢?這些人當中不乏碩士,博士,專家,學者,不乏在各個領域很有成就的人士。難道他們都是弱智,都沒有頭腦嗎?

帶著這樣一絲疑問,我糊裏糊塗地度過了將近兩年,直到2001年1月的天安門自焚案又引起我對法輪功的特別注意。當時我聽到了兩種不同的聲音:一方是中國政府的竭力宣傳,一方是法輪功的嚴正聲明。我開始思考兩個問題:第一個是法輪功為甚麼鬥不垮?法輪功被中國當權者鎮壓兩年了,為甚麼沒有銷聲匿跡,反而每天有越來越多的學員去天安門廣場?我們大家知道中國那個政黨想鎮壓一個甚麼組織,一個集團,教派,那整人的手段是一流的,那為甚麼在法輪功上就不靈了?第二個問題是,這是一群甚麼樣的人,他們為了一句話,為了喊一聲「法輪大法好」不惜犧牲自己的一切,究竟是一種甚麼樣的信念在支撐著他們的思想?他們的老師李洪志先生怎麼會有那麼大的個人感召力?法輪功究竟是甚麼?

就是以這樣一種想鑑別真偽的態度,我開始在家裏上網看法輪功的書籍。我當時的觀點是:我不相信中國當權者的宣傳,我也不信法輪大法。我自己有頭腦,看完書我自己就能判斷……我用兩天的時間看完了《轉法輪》,看完以後我的第一個印象就是:法輪功是正的,XX黨在說謊!我覺得《轉法輪》這本書從一般層次上講,是一本指導人煉功的書,你可以把他當成一門氣功,讓人通過氣功鍛煉祛病健身,強身健體有甚麼不對?從高層次上講,完全是讓人提高心性,提升道德,不做壞事做好事,逐漸地同化宇宙「真,善,忍」的特性,最後返回到自己最先天、最純淨、最善良的本性中去。說得高一點,這是一本修煉的天書!中國當權者執意要把一群秉承 「真、善、忍」為準則的上億的想做好人的人推向政府的對立面,羅織各種莫須有的罪名,誰在騙人,誰正誰邪呢?!

如果說一本書不足以說明問題,在接下來的時間裏,我把李洪志師父的所有書籍全部看了一遍。看著看著,我就開始莫明其妙的激動;看著看著,不知何時發現自己早已熱淚盈眶。我感受到了師父那洪大的慈悲,那無以倫比的悲天憫人!我發現自己苦苦追求一生的真理,我以前無論修佛,修道,無論煉氣功,還是追求特異功能都從未聽說的大道法理盡在書中……我們的師父為我們做了那麼大的一件事,吃了無數的苦,受了無數的罪,不肯落下一個弟子,來到這混濁的世間度人。而他卻要被人世間的一個政黨肆意地攻擊、誹謗、誣陷……而且是用盡人類歷史上最卑鄙的謊言,最下流的手段,和最惡毒的迫害。那些人是一種甚麼樣的變態心理呀!

同時,我也終於明白了,為甚麼中國大陸那麼多的大法弟子被無理抓進監獄,關進勞教所,送進精神病院,他們也不肯放棄修煉法輪大法。他們面臨的是酷刑拷打,精神摧殘甚至被打死,強姦,面臨的是失去工作,骨肉分離,家破人亡……他們也不肯在「轉化書」上簽一個字!為甚麼?正像師父所說的:「人一旦知道了真理和生命存在的真正意義,為其捨命而不足惜的。」(《 我的一點感想》)

我很慚愧,修煉一年來,我看到大家都為正法、講清真相做著大量的工作。每個人都像一個大法粒子一樣在做著自己的事,都能從法上認識法。而我卻還執著地過不了一些小關小難,那對大多數弟子來講都早已走過的路。我有時甚至懷疑自己到底是不是大法弟子,總是抱著人的觀念不放,「很吃力地提高了一個層次後,結果又徘徊於這一層次中。」(《明示》)但又總能感到師父的慈悲,師父對我的鼓勵。我終於還是堅定地走過來了,而且,隨著不斷的學法、煉功和與老學員交流,我越來越堅信大法,堅信師父,堅信自己走了一條最正、最好的返本歸真之路。

今年5月我岳母的到來使我意識到自己的關也來到了。果然當天晚上她就談到了法輪功的事,而且帶來了我母親,哥哥,妹妹的一致口信:千萬不要再煉法輪功了!從她的話中我意識到中國大陸的境況並不十分樂觀。我耐心地向她解釋半天,最後終於找到機會和在一邊冷嘲熱諷的妻子大吵一架了事。第二天我就打電話到國內把媽媽、妹妹批評了一番,而且態度嚴厲,大意是:「誰也不能反對我煉法輪功。我岳父馬上也要來了,你們必須告訴他,你們得支持我在美國煉法輪功!你們的錯誤你們自己要彌補。」我甚至想衝口而出:你們就是拿刀子架在我脖子上,我也不會放棄法輪功的!過後想想自己修煉功夫太淺,根本沒有做到「善」,還是在利用著自己在親人中的地位,利用著親情強迫別人。為甚麼不能像個真正的大法弟子那樣,用善心去對待她們,為甚麼不在法上講道理,而用人的觀念和喜好呢?還是沒有擺脫「人」。果然我媽媽心情難過了好幾天,我也難過了好幾天。

在以後我回答岳父關於法輪功問題的電子郵件中,我明確地告訴他:「我認為法輪功講的是亙古未有的真理,金剛不破的大道,我把他看得比我的生命還要珍貴!」這以後,我岳父,岳母,媽媽,妹妹再也沒說一句反對我煉法輪功的話。

最後,請讓我以一首師父的《廣度眾生》與大家共勉:

廣度眾生

放下常人心
得法即是神
跳出三界外
登天乘佛身



謝謝大家。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