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曲輝被大連教養院獄警和獄醫毒打致癱瘓的經過

【明慧網2002年11月19日】編者按:世界各地的大法弟子都將密切關注曲輝同修的情況。在不久的將來,打人兇手一定會受到法律的制裁和天理的嚴懲。希望更多的大法弟子將自己的遭遇寫出來,讓世界了解江氏政治流氓集團迫害無辜法輪功學員的事實真相。

********

我叫曲輝,今年32歲,家住遼寧省大連市中山區怡和街41號。受迫害前是大連港的理貨員。我從1996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身心均受益非淺。我妻子也是一名法輪大法學員,叫劉新穎,是大連市婦產醫院的護士。

1999年7月22日,江澤民集團開始誹謗法輪功,我與妻子一同進京上訪,在大連機場被非法拘捕,在大連市看守所被關押迫害50天。當時妻子正處於哺乳期,也同樣被關押在看守所,小孩10個月就被迫與母親分離,強行斷奶,非常可憐。

2000年1月我與妻子看到江澤民集團還在繼續迫害大法弟子,決定再次進京上訪,在天安門廣場被警察強行拖到警車裏毆打。從北京帶回大連後被罰款1萬元,開除公職,關進大連港看守所。在關押期間,惡警強迫我放棄對法輪大法的信仰,叫刑事犯對我進行體罰、毆打,一個多月後見我沒有絲毫改變,又把我關進普蘭店市精神病院公安病房,把我和那些有殺人和暴力犯罪史的精神病人關在一起,在那裏關押了1個多月見我還沒有改變,2000年4月13日他們又把我關進了大連市勞動教養院,判勞教一年,在勞教所裏他們使絕了招術,苦役、洗腦都沒有使我改變對法輪大法的信仰。最後我是躺在擔架上被抬出了教養院。醫院診斷是頸椎骨折,高位截癱,具體經過是這樣的:

2001年3月19日下午在大連教養院專門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的大隊,教養院不知是接到了甚麼命令,組織了大批警察和刑具,救護車也載著氧氣袋開進了教養院,好像在等待著甚麼。警察把大法學員關進房間裏坐著不准睡覺,逐個帶到另一個房間裏,逼著學員說不煉功,在「轉化書」上簽字,強迫大法學員用污穢的語言罵自己最尊敬的師父與大法。如果不從,就酷刑折磨。被摧殘過的學員橫七豎八地倒在走廊裏,有的口吐白沫,有的痛苦的呻吟,那種景象慘不忍睹。我晚上9點也被拖到那個陰森恐怖的房間裏,惡警對我的折磨一直持續到第二天早上八點。電棍不知換了多少根,橡皮棍把我身上多處打傷,臀部肌肉被打爛,膝蓋打腫,頸椎被打斷,口吐鮮血,並多次昏迷,每次醒來後教養院一名叫韓瓊的醫生檢查後說:「沒有事,還可以打。」我記憶最深的是一名叫喬威的惡警,極其狠毒,他一邊打我一邊獰笑著對旁邊的人說:「多少年沒這麼過癮了。」只有地獄的魔鬼才會把折磨人當成樂趣。

第二天上午他們看到我們幾十人有生命危險,才把我們送到市中心醫院搶救。搶救的初期教養院和醫院的黨委聯合下令不准家屬見面。給我用甚麼藥,使用甚麼醫療設備、包括吃甚麼飯得教養院黨委同意。這真是笑談,一個完全不懂醫療的部門,怎麼能干擾醫療程序?在醫療費的問題上他們先是騙家屬拿醫藥費,在家屬拒絕的情況下又來威脅我,教養院的隊長對我說:「轉化吧。再不轉化XX黨就不管你了,在中國XX黨不管你還有誰管你,這麼昂貴的費用你自己負擔不起。」我義正辭嚴地說:「你們可以不管我,我也不需要你們管。你們現在就可以把我扔到馬路上去,保證有人管。中國人不管還有外國人管,我知道美國和加拿大政府已經發表聲明,對在中國遭受迫害的法輪功修煉者提供人道主義援助。」我被他們毒打成這樣他們不敢張揚,不然就憑我的這句話,他們就能誣蔑說我「投敵叛國」,「勾結西方反華勢力」,這是他們欺騙世人一貫使用的流氓手段。他們用刑事犯人[而不是護士]護理我,由於得不到及時的治療護理,導致我病情惡化,生命垂危。在家屬的強烈要求下,把我妻子從教養院保釋出來照顧我。(2000年10月我妻子因進京上訪被判勞教三年,關押在大連教養院)。當妻子見到我的時候,我在醫院裏已經躺了20天,身體衰竭心率達160%次,肺功能衰竭不能呼吸,氣管切開插呼吸機,腎功能衰竭插導尿管、重度腹瀉,不能進食,只能靠輸液維持,全身多處褥瘡(包括兩肘部、殿部、兩小腿處、兩腳後跟)。其中臀部褥瘡最重,面積超過30X30釐米2,深達骨盆將近20釐米,脊椎骨暴露在外面呈黑色,散發著惡臭。醫生說以上併發症隨便哪一項都能要了我的命。在醫院工作了十多年的妻子見到我這種情況險些昏了過去。這時我已經開始大口吐血,瞳孔擴散,處於深昏迷狀態。醫生通知準備後事,在妻子的強烈要求下,他們的消極治療被制止。經過數次搶救,總算保住了性命。

由於教養院怕他們的暴行被揭露,一直派了幾個警察和刑事犯24小時監視我們,我和妻子的一言一行都在他們的監控之下,也不允許親朋好友探視。他們還威脅我妻子不准亂講話,否則收回教養院。在這種情況下,病情剛一穩定,我就要求出院回家,這對教養院正是求之不得的事,總算甩掉了這個包袱。就這樣,我在醫院住了50天後,回到了自己的家中。

回家後,在妻子的精心照料下,法輪大法的神奇在我身上充份體現出來。到目前為止一年多時間,我沒有使用過任何藥物與治療方法,身體卻一天天好轉起來。今年春節,妻子把孩子從父母處接回家。工作沒了,家中的存款早已被罰光,生活上只能靠父母和朋友的接濟。日子雖然過得清貧,一家三口倒也其樂融融。本以為再也不會有甚麼麻煩,可誰知當地公安對我們家總是監控蹲坑,經常上門騷擾,幾次想進屋抄家都未得逞。今年6月25日下午,三名警察乘我妻子開門送客之機,用腳把門踹開,強闖進來抓人抄家。把家中的書籍、坐墊等一切涉及到煉功的物品全部抄走,並威脅要把小孩母子二人一塊抓走。妻子當時被這突如其來的舉動驚的不知所措,孩子也被從睡夢中驚醒,嚇得哇哇直哭。第二天冷靜下來,妻子領著孩子到桃源派出所要他們歸還東西,說:「你們沒有身份證,沒有搜查證,沒有任何法律手續,就擅闖民宅,強行抄家,是違法行為。」可他們卻蠻不講理地說:「我們是警務人員,執行上級命令,不需要法律手續,穿這身警服就行。」真不知他們是警察還是土匪惡霸。

就講到這兒吧。這三年來,我經歷得實在太多。在這個人權可以肆意踐踏、充滿了獨裁專制,暴力與恐怖的情況下,我這個躺在床上、生活不能自理的人不知道還要面對甚麼。一年多來,我的大便一直都是妻子用手掏的,身上的幾處爛瘡口一直露著鮮紅的肉,自己翻轉身子都不能,惡毒殘害留下的軀體時常引發死去活來的巨大痛苦。

經歷了這麼多的迫害磨難,我始終堅信法輪大法是金剛不破的天理,是真、善、忍鑄造了我的生命,我將永遠用生命維護大法。不管邪惡表現得如何瘋狂,我都將責無旁貸地履行正法弟子的職責,堅定正念!圓滿自己的正法之路!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