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友和同事都是講清真相的當然對像


【明慧網2002年11月14日】師父說:「我們這一法門在常人修煉的這一部份,要求就在常人中修練,最大限度地保持著和常人一樣…」。

通過幾年來的修煉,由淺入深,由感性到理性的昇華,對為甚麼要在常人中修煉和怎樣在常人中修煉逐漸有了比較深的體悟。下面談談我的看法,與同修們切磋。

在你周圍的親朋好友、同事是講清真相、洪法的當然對像,也是自己修的好不好的嚴格評判,是否真能向內找的試金石。你周圍的人決不是無緣無故出現在你身邊的。應該說,他們是為你的修煉來的,是來幫你修煉的。

師父講「如果當今世上的人,真的絕大多數都是高層次上來得法的,大家想想,他們可就不是簡簡單單的一個生命了。」那麼我周圍的人不是更應該對他們做好洪法的工作嗎?他們看的不僅是大法的資料,而是你的一言一行。但是就我自己而言,往往容易忽略。在外面發資料,笑容可掬,耐心細緻。而對家裏的人或熟悉的朋友,卻表現不耐煩或強調工作忙,洪法工作多而把很多應該做好的事沒有做好。

一、親人得法

我先生家有七兄弟姐妹,都有家庭和小孩,加起來就是二、三十人。現在我先生對大法有了較正確的認識,不但自己說大法好,還經常對家人和其他朋友說好。對我的洪法活動,大法工作,出國參加請願等活動不再有怨言。因為他人比較善良,開始我學煉法輪功時也不反對,只是由於初期自己學法不夠,要求自己不嚴,在修煉和家庭關係方面處理不夠好,也使他產生過不滿和誤解,以至影響到他家人的得法。

記得96年我剛得法,在年終的聖誕和年假參加了一個「學法煉功精進班」。同修一起學法交流,住在同修家裏,聖誕節和過年都沒有回家,真是一次精進實修的好機會。可是就因為沒有做好家裏的工作,我先生和我爸爸都很生氣,不理解,使他們對大法產生了負面的影響。因為以往聖誕節過年全家會去看煙花和參加燭光晚會。我應該向他們耐心細緻地解釋清楚。如果他們真的不通,甚至我也可以做一次讓步,但修大法的決心不能動搖。

類似的事情也發生在外出洪法、出國參加法會或其它活動等。先生就是不出聲,或晚上不回家吃飯。我那時還沒當回事。

有一次當我向一位親戚洪法時,他聽了幾句,就轉向我身邊的先生,問他怎麼看的。當時我的心就撲撲地跳,因為我怕他說些對大法不好的話。還好,因為他和這位親戚不太熟,還講的挺客氣的,但先生的家人問他關於大法的事時,他就不客氣了。把我做的不好的事都歸到大法裏。當時我真的很難過。又能怪誰哪?只能怪自己修的不好。過後我警告我先生說:「以後有人問起大法怎麼樣,千萬不要把我做的不好的歸罪於大法,我沒做好的我會儘量改。這樣你會使我害了人家的。」

通過這些事情,使我意識到大法弟子不但要做好外面的弘法活動,對家庭、周圍的人絕不可忽視。要讓家裏人正確了解大法,首先要自己做好。做到師父教導的那樣:「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在家裏是一個好人,關心別人的人。不管怎麼忙,我定了星期六(特殊情況除外)和先生、兒子一起出去玩。每隔一個星期就去探訪婆婆和先生家的兄弟姐妹。他們講潮洲話,語言溝通上不那麼好。但他們就像是我的親媽和親兄弟姐妹一樣。這樣一來他們和我就漸漸的有了了解,也相處的很好。為他們以後得法打下了基礎。

最近婆婆因腿摔壞了,進了醫院。與婆婆家的親人見面機會多了。一天二姑姑告訴我她脖子痛,我說你有沒有想過煉法輪功?還告訴她我們一家煉功受益的事。當時三姑姑也在。出乎意料,她說好呀。就這樣兩個姑姑跟我學起功來了。三姑姑還把兩個女兒送來明慧學校。二姑姑的女兒也跟我學了功。

記得一次去醫院探望婆婆,正巧我婆婆的幾家遠房親戚也來了。其中一個我借過《轉法輪》給她看。她說她認識另外一個法輪功學員,講了一些話使她不能理解,她問我是怎麼一回事。我就用淺白的道理跟她講。我說每一句話每一個人的理解都不一樣,可千萬不要用人說的話來判斷法輪大法。她又說起我先生很孝順。我說我師父就是這樣教導我們的,師父說:「孝敬父母,管教孩子,都是應該的,在各種環境中都得對別人好,與人為善,何況你的親人。」還說「在更高級的生命來看,人類社會的發展,只不過是按照特定的發展規律在發展,所以人的一生中幹甚麼,他可不是按照你的本事去給你安排的,佛教中講業力輪報,他是按照你的業力去給你安排的,你的本事再大,你沒有德,你可能這一生啥都沒有。」講著講著,我發現所有的親戚都在聽,包括我先生,真是都在等著法呀!如果我沒有安排時間去看婆婆,我又哪有這麼好的洪法機緣呀。

婆婆病床對面有一位印度奶奶,她的兒子經常探望她。婆婆臨出院前我跟她講起大法。她說:「怪不得,從我觀察你對婆婆和周圍的人,覺得你是有點特別。」然後她問我怎樣煉?她也希望她女兒煉。

婆婆快出院了,但生活還不能自理。因我們都上班,當時醫院介紹了一個養老院早上送去,晚上接回來。先生的家人準備這樣做。他們說「這樣一來婆婆還能跟別人說說話。」當時我想起師父的教導,時時處處要先想到別人,為別人著想。就對先生講「婆婆不是那種喜歡講話的人。我看她有時有點發呆。她現在最需要親人在她身邊,關心她,愛護她。我看得出婆婆最喜歡你,如果姑姑們真的有困難,把婆婆接到我們家,讓婆婆睡我的床。我們可以輪流請假,照顧老人家。如果假期不夠,可以請不要工資的假。在這個世界上錢夠用就行了。」聽了我這番話,先生挺高興。雖然現在因嫂子不用上班,接了婆婆去她家住,但我們接她老人家來度週末。這次我去美國參加請願,先生不但沒有意見,還說要送我上火車。

二、同事得法

上次法會上我談到了由於請假去日內瓦不批,我提出辭職。後來由於同事和副總經理的擔保,總經理允許我請假而且還把我留在公司。法會後不少同修關心地問我是否還在同一公司上班。我不但還在那上班,而且開始了一星期一次的教功班。經副總經理的同意,利用公司的會議室中午教功。出乎意料總經理參加了第一個教功班。而且他動作準確,似乎他已學過。更有趣的是,同事們學完功之後,回到他們的座位上和臨近的同事談起他們煉功的美妙感覺,而且比劃起動作來。就這樣人傳人,心傳心,40多位同事包括副總經理都來學煉法輪功了。有的還傳給了他們的親朋好友。這次去美國德州和平請願,一個同事主動組織在公司的煉功。

三、讓有機會和我們接觸的人得法

最近公司進行了一系列改革。為了讓職工有充份的思想準備,公司請了一位很有名的顧問給所有職工講課。她接觸面很廣,思路開闊,喜歡探索新領域,很喜歡介紹好的書給聽課的人。當時我想她能得法就好了。就在這時有一位同事問到,如何能讓腦子不想東西?她說:「不能。只能用好的東西代替不好的東西。」我從大法中知道她回答的不全面。我想這是一個對她弘法的很好的切入點。下課後,我對她說:「我想和你探討一下剛才的問題。從我的經驗通過煉靜功是可以達到腦子不想東西的。」而且和她分享我在《轉法輪》學到的人為甚麼靜不下來的法理。她馬上問我怎樣能找到這本書?我把自己帶去的《轉法輪》給了她,並說:「這本書我六年前就開始讀,現在我每天還在讀,如果你會像我這樣珍惜這本書,這是我給你的禮物,不然的話我希望你還給我。」至今她還保留著那本《轉法輪》。

我兒子輪輪三歲就去了幼兒園,我爸爸負責接送,幼兒園的家長活動代我們參加,例如義務勞動,幫助幼兒園推銷糖果解決經費等。所以幼兒園的老師和我們家比較熟。他們說輪輪是一個品性很好的孩子,這麼小就知道幫助弱小和不合群的孩子。爸爸就跟他們說:「輪輪是我女兒學了法輪功之後才有的。之前流產過兩次。學了法輪大法以後不但身體好了,還生下這麼個健康的兒子。我就是我孫子生下來那天開始煉法輪功的呀。」說的他們都笑了。有三位老師都先後煉功了。其中一位主管還請我去幼兒園教小朋友煉功呢。

我現在常想,在常人中修煉,法輪24小時常轉不停,難道我們還能把修煉、洪法僅僅看作是做某一件事時的事嗎?每一天的所做所為,不管是做家務呀,和親朋好友談話、學法、發資料、去中領館、探訪病人、接送小孩呀等等修煉就在其中呀!睡覺時還有師父在夢中的考驗呢。這不也是24小時不停嗎?就像我們的生活,修煉是伴隨著我們的每時每刻的。那麼,當我忙於大法工作的時候,我的家人或親友要我花時間去做一些其它的事,我現在不會想那是常人的事,而是也當作大法工作的一部份,去修煉自己。在每一件大大小小碰到的事情中去提高自己的心性。

(2002年澳洲法會發言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