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門廣場上的大法粒子──又一位西人學員證實大法


【明慧網2002年11月10日】 以下是我在北京證實大法的經歷。

作為一個大法弟子,我一直在注視著江XX的訪美計劃在幾個月中逐步成形。我感到,當江離開它的巢穴來到美國時,大法弟子有職責在近距離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然而我卻因出差去中國而無法這樣做。

儘管我為此感到悲哀,但我感到如果能按照老師的教誨,靜下心來看書,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發正念清除邪惡,我就會有機會證實大法。

我去中國出差了兩個星期,不幸的是,因為信息封鎖,我無法通過互聯網找到大法的網站,我反覆在不同城市的不同電腦上作嘗試,但總是得到「錯誤信息」。這使我感到中國以外的學員是多麼的幸運,他們能夠在正法過程中輕易地得到最新信息。上不了互聯網,我無法追蹤邪惡之首的舉動,或得知我同修的進展和體會。儘管我無法確切知道它何時回到巢穴,我還是訂購了去北京的機票。一到那裏,我就能用正念清除另外空間中的邪惡勢力,挽救那些反對大法的人。我於2002年10月30日下午抵達北京國際機場,把行李放在附近的旅館後,就直奔天安門廣場。我在下午4點左右到了那裏,帶著我的《轉法輪》,一幅中文橫幅」法輪大法好」,以及法輪大法修煉者金剛不破的意志。從到達北京的那一刻起,我就發正念,保持純淨的心態,知道在我去天安門時,我修煉出的所有的功、生命體、以及所有護法的佛、道、神都會保護我,所以我能夠安全地證實大法。 我感到非常平靜,自信,無所畏懼,我只感到這是我必須做的。在我的意識中沒有被捕的概念,我感到我將不受干擾地用兩天時間完成我應該做的,然後回家。

我過去已多次去過天安門,對地形很熟悉。那時已近傍晚,廣場上有許多人和警衛,我不在乎那些警衛,在廣場上找到了一個中心位置(正對毛的畫像),確信別人能看到我,於是坐下來盤腿打坐,閉上眼睛,發正念,並朝天舉起了橫幅。這是又一個大法粒子在天安門廣場證實大法。這個粒子的出現,在表面上不同於平時在廣場上講清真相的學員,因為我是個中年西方商人。

沒多久,我感到自己被警察抬離地面,然後被快速塞入一輛麵包車,帶到天安門派出所。在那裏,我受到審訊,並親眼見到許多迫害我同修的惡人。我肯定我所看到的還不是發洩在中國公民身上的那種最邪惡的態度。我繼續發正念,並找機會講清真相。我並不急於離開這個環境,如果我不能在天安門廣場上清除另外空間的邪惡,那就在這個臭名昭著的派出所清除它,這也是給我提供的一個清除另外空間邪惡的環境。在講清真相中,我保持平靜和耐心。他們反覆問我,為甚麼我要來這裏,誰派我來的。我平靜地解釋說,我來這裏是為了中國人民,也包括他們,沒人派我來,真正關心中國人民的人會來這裏伸出援手。我生長在美國,我不可思議一個政府會散布這樣的謊言,封鎖一切信息渠道,不把國家資源用於對付社會中的壞分子,卻用來鎮壓和迫害好人。

關押我的房間變得非常擁擠,不斷有各種人進進出出,我利用這個機會清除每個人攜帶的另外空間的邪惡場。我從天安門派出所被押送到公安局拘留所,再度受到審問。在公安局,審問我的年輕人看到我的英語版《轉法輪》時堅持認為,如果書中不含有中國[江氏]政府給大法和師父編造的謊言所聲稱的內容,翻譯就肯定不正確。他情緒衝動,但他從未讀過《轉法輪》。我知道,我不可能用表面爭論改變他的看法,就盡最大力量集中我的正念,告訴他法輪大法好,這本《轉法輪》的翻譯是極其仔細、精確的,並告訴他他的政府蓄意欺騙了他和中國的所有好人,這就是我為甚麼要來的原因。我本人就是從大法中受益無窮的活生生的證明,我願意冒巨大危險讓別人知道真相。

我還會再去天安門廣場,直到法輪大法在中國重新恢復其應有的名譽。

以上是我短暫北京之行的經歷,歡迎提出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