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州克勞福德Iconoclast報:法輪功學員致布什總統家鄉德州克勞福德居民的信(圖)

【明慧網2002年10月7日】
「世界需要真善忍」--西部白宮之家這樣的T恤出售「世界需要真善忍」T恤的店主與大法弟子合影

德州克勞福德Iconoclast報2002年10月4日刊登了部份法輪功學員致克勞福德居民的信。以下是信的內容。

親愛的克勞福德市市民:

我們是數名法輪功學員,來自社會的各個階層。我們中有私營業主、工程師、大學研究人員、學生、家庭主婦和其他各種職業的人。1995年,我們的朋友和家人們從中國到美國來探望我們時,把當時在中國非常受大眾歡迎的一種中國傳統鍛煉帶到德克薩斯來。從那以後,人們在休斯頓、達拉斯、奧斯汀和聖安東尼奧的很多公園都可以看到一群群中國人、美國人在一起煉功,打坐。這是一套動作優美的功法,使人們身心煥發,精神振作。我們當中的一些人曾經患有各種嚴重的疾病,例如乳腺癌、關節炎、糖尿病、眼疾、胃病、長期失眠等等。我們受疾病折磨時,我們的生活處於低谷,家庭生活和事業都受到影響。而我們開始修煉法輪功後,我們很多人都驚訝地發現,曾經摧殘我們的疾病完全痊癒了。這套功法有一項非常重要的前提,那就是每一個學員都必須遵照「真善忍」作一個真正的好人,並不斷提高自己,成為一個更好、更純潔的人。我們每一個人都經歷了不同尋常的轉變,獲得了無數深邃的身心益處。可是我們學習法輪功從來沒有人收過我們一分錢。正因為如此,我們也開始自願在公園、學校和圖書館傳播功法,作為回報社會和給予社區的一種方式。在過去的幾年中,我們利用自己的業餘時間在遍布德州和鄰州的很多城市舉辦了幾百個免費教功班,並受到了德州人民的熱情歡迎。我們所做的都是我們發自內心想要做的。無論我們到哪裏,我們都自費解決諸如製作傳單,在當地報紙刊登小型廣告之類的事情。有些學員還是學生。有時,為了舉辦一次圖片展或到很遠的城鎮去教功,我們不得不積攢我們的零用錢。我們中有一對年輕夫婦,兩人都是學生,三年前他們的女兒出生時,他們一家人過著節儉的生活。可是他們仍然設法省下一些錢到很遠的地區去教功。阿默利羅(Amarillo),拉伯克(Lubbock),艾爾帕索(El Paso)和麥克阿倫(McAllen)等城市都留下了他們的足跡。

他們的付出使數千人學會了功法動作。他們外出時總是把他們剛出生的女兒放在車後座上。有時他們一整天只能吃一片麵包充飢,不得不在路邊給女兒換尿布。他們的心願很簡單,那就是讓更多的人學習法輪功並從中受益。我們很慚愧地說,我們應該早些到克勞福德來。

正因為很多的中國公民都投入這一祥和的自我提高的修煉系統,1999年7月,中國[江氏]政府開始迫害在中國國內的幾千萬法輪功學員。從那以後,我們平靜的生活完全被擾亂了。我們在中國的親人遭到野蠻摧殘。有些被關進監獄,有些被押到勞教所甚至精神病院。王小丹是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的學生,她的父親被判16年監禁。他的「罪行」是向其他中國公民教授法輪功功法動作。連我們這些住在美國的法輪功學員也受到來自駐美國的中國領館官員的騷擾。他們甚至到我們所在的學校來騷擾我們。兩個月前,當中國的黨政軍首腦江XX到冰島訪問時,我們有兩位美國籍學員在巴爾的摩被拒絕登上前往冰島的班機。從當時的情況看來,冰島政府在中國政府的壓力下屈服,禁止法輪功學員在江訪問期間進入冰島。美國國會正在考慮447號議案,該議案譴責這種行為及這類違反國際公約的行為。所有發生的這一切讓我們感到我們不能再沉默,尤其是目前已經記錄下了480起法輪功學員在中國被虐殺的事件。這其中還有一例是一個母親和她八個月的嬰兒一起死在中國的勞教所裏。我們感到我們必須告訴公眾在中國正在發生的一切。在過去的三年中,我們給媒體、政府官員、議員寫信,我們得到來自美國國會,美國各地的國際人權組織和很多州政府、市政府的道義上的支持和幫助。美國眾議院全票通過了譴責中國[江氏]政府在中國國內外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和騷擾的188號決議。更為重要的是,我們得到了成千上萬的善良的美國人的支持。布什總統還是德州的州長時,他曾寫信給我們表達過他對中國發生的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的關注,並保證,如果他當選美國總統,一定會對美國國內和國際上保護法輪功學員人權的政策措施給予支持。最近,在布什總統2002年3月13日寫給美國國會議員本傑明.吉爾曼(Benjamin Gilman)的一封信中,他這樣寫到:「…我的政府和美國人民都堅定地維護世界各地的人權,包括宗教自由和良知自由…我們一再向中國政府強調,它對法輪功的殘酷鎮壓是找不到任何遁辭的。」我們讚賞布什總統在全球範圍內捍衛正義和人權的成績,我們真誠地希望在江XX到訪期間,他能堅持這樣做。

我們深深地理解你們對克勞福德的自豪感,不僅因為克勞福德是你們美麗的家鄉,而且是總統先生的故鄉。我們來這裏的目的是和你們分享我們從法輪功中得到的益處,並讓你們了解我們的親朋好友在中國國內所承受的苦難。在過去的三年中,儘管法輪功在中國受到殘酷的迫害,從來沒有發生過一起學員用暴力方式回擊的事件。我們和平、安祥、智慧地向中國政府呼籲制止迫害的行為在世界各地享有盛譽。我們為在克勞福德舉辦章翠英女士畫展做準備時,政府官員對當地問及我們的居民說:「你們不用為他們[的到來]擔心,他們都是祥和友善的人。」

尊敬的女士們先生們,我們確信你們會在與我們的接觸中更深入地理解我們的功法和我們本人。我們誠摯地希望總統故鄉的人民能從法輪功所代表的中國傳統文化中受益,我們也希望你們能與我們分享你們的文化和經歷。

我們很希望能在我們舉辦的介紹法輪功五套功法的免費學習班上見到你們。

真誠的,

德克薩斯州的部份法輪功學員



附:德州克勞福德Iconoclast報在當天還刊登了學員勞拉修煉法輪功的心得

法輪功給我帶來身心健康

我叫勞拉,是一名來自佛羅里達州的法輪大法修煉者。當我第一次在坦帕灣區的一個公園裏遇到一些法輪大法學員煉習法輪功的五套功法時,我非常高興。他們周圍的氣氛似乎有些不同,而且他們看起來很祥和。我讀了一個展板上的關於功法的介紹,還看到一份公告上說歡迎任何人加入,並可免費學習功法。我把這當作很重要的事記在心中,並決心再來。

過了一段時間我才抽出時間到公園裏來學功,我得到了一盤演示5套功法的錄像帶。自那以後,我每天早晨上班前和晚上睡覺前煉功。當我再次去煉功點時,我想要更深入地學下去,我真的很願意在那裏。其他學員給了我很大幫助,我感到非常舒服自在。

自從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後,我受益很多。煉功之初我即精力增加、思想敏銳,晚上睡得也好多了。煉完功後我躺下睡覺,我身體的感覺就像我年輕、健康時那樣。

在我讀高中的後幾年裏,我原本強壯的身體逐漸虛弱下來,直至我被正式確診為慢性疲勞症。由於一次事故,我的頸部扭傷,肌肉劇烈疼痛,當時我接受兩天的脊椎治療、還有運動療法;兩天的按摩和顱骨治療;兩天的傳統針灸結合先進的EAV療法。每週都是這樣!修煉法輪大法兩、三個月後,我不再需要任何這樣的治療了。實際上,法輪大法給我帶來的身體的巨大變化使我不再需要任何醫療。

我發現煉習法輪大法的5套功法比脊椎調節療法更加有效。在煉習第一套功法時,我能聽到關節歸位的響聲,有時我也能感到肌肉自己在復位。這當然只是開始。我也從煉功帶來的精神寧靜的深邃感覺中受益。自從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我的忍耐力增加了。我在工作中遇到困難處境時保持友善的能力也增強了,我在家裏的行為更是明顯改善。我能用法輪大法的「真、善、忍」法理衡量我所有的感受和想法。修煉法輪大法也加強了我的道德品質。

法輪大法能使人心高尚而豐富,能學法輪大法是一種福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