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居民自述在北京被13次非法關押的遭遇

【明慧網2002年10月3日】我叫郭玉淑,今年59歲。來到加拿大半年多了,之前一直在北京居住。我是北京電子管廠207檢驗科的一名女退休工人,從前曾是遠近聞名的藥罐子,患有心臟病、氣管炎、子宮肌瘤等多種疾病,經常渾身浮腫。每季度都要花藥費1500-1600元。自從93年9月開始修煉法輪功之後,上述病症都很快痊癒,身體健康,9年沒吃過一片藥。為單位節省了大量醫藥費,退休辦領導們都很高興。看到我煉功前後的巨大變化,我父親、親家母、妹妹、大女兒及外孫女都紛紛開始修煉法輪功。由於大家都按照法輪功倡導的真善忍行事,大家庭也變得和睦。

我由於自己及家人都從法輪功中受益,當法輪功被無理鎮壓之後,為了向政府說句公道話、表達自己的心聲而被非法抓捕、關押達13次之多。具體經歷如下:

99年11月15日,我來到天安門廣場,詢問警車裏的公安信訪辦在哪兒。公安問我是不是煉法輪功的,回答:「是」。公安讓我回家去,我說不回去,只是想去說句心裏話。公安便將我拉上警車,帶到天安門派出所。後由戶口所在地的九仙橋派出所領走。之後被5個警察綁架到朝陽區看守所,關押了28天。在看守所裏,我被強制幹髒活、累活、衝牆頭朝下站立等。

99年大年三十晚上,我和女兒、外孫女一家三口同去天安門廣場打法輪圖形橫幅、煉功,被抓到天安門派出所,在裏面挨打,關了2天2夜後,送到朝陽區看守所。女兒被判了一年勞教,外孫女被強行讓家屬送回福建老家。我在裏面絕食4天4夜抗議非法關押,被一直戴背銬。共關了18天。

被放回家之後,我因早上在戶外煉功,第二天又與另外四人一同被抓進朝陽看守所,關押數日。

因為堅持煉法輪功,我先後分別被朝陽看守所關押7次、九仙橋派出所關押4次,天安門派出所關押2次。

其中,有一次被以談話為由騙到九仙橋派出所,與刑事犯一同在鐵籠子裏關了3天3夜。

有一次因去天安門金水橋煉功被抓上警車搧耳光、踹心窩,送到朝陽區看守所後,因絕食抗議而遭躺死人床、灌食等折磨。

2001年過完年之後,我為避免再次遭到非法關押等迫害,而被迫隻身離家出走,之後流離失所達半年之久。

2001年9月6日,得知小女兒從國外回國,我想該回家看看女兒。不料家中電話早被監聽,我進了家門後發現家已被包圍,後我被抓到了洗腦班。在裏面我僅因和人聊了法輪功的真相而被610的兩個惡警連續毒打及踹了一個晚上。於關押的第11天被放。

我的大女兒也因煉法輪功而兩次被非法判勞教,第一次是與我及小外孫女去天安門廣場打橫幅而被判勞教一年。第二次是因貼法輪功真相標語被判勞教一年,在勞教所曾受酷刑,且被強制超量勞動。現在大女兒解教後行蹤仍被監視,我給女兒寄的信件均被扣留。

不少人知道我的經歷後都問我為何這樣做,為何一次次地走向天安門而不害怕,心裏是怎麼想的?其實我沒想太多,也不害怕。我就是想去說個公道話。我全家都從修煉法輪功中受益,大法和師父這樣被人冤枉,我自己怎能袖手旁觀呢?

來到加拿大之後,我才算徹底結束了漫長的被監禁的生活,過上了一個退休老人本應該過的日子:平時在家幫小女兒看外孫,幫女兒操持家務,週末出去和煉法輪功的朋友一起煉功、交流。雖然我自己脫離了痛苦的迫害,但心裏還老想著那些在中國的和我一起煉功的朋友們,惦記著她們(他們)的安全,現在我最大的願望就是這場迫害早點結束,我也好回國去看那些許許多多的朋友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