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和浩特市女子勞教所毒打大法弟子的事實

【明慧網2002年10月15日】我修煉法輪大法已有七個年頭了。也接觸過許多大法弟子。大家見面總是談論一些修煉心得體會。從來沒見過聽過哪個大法弟子做了甚麼不好的事。而邪惡之徒卻利用電視報紙不斷的造謠、誣陷法輪功,毒害眾生;一方面又在見不得陽光的地方,迫害大法學員。下面我把在呼和浩特市女子勞教所親身經歷和親眼看見的事實告訴大家。

胡素華,赤峰大法弟子,49歲,2000年由土默旗勞教所轉送呼市女子勞教所,2000年約4月,她堅強不屈,被惡警銬在床頭上25天,站不能站,睡不能睡,坐不能坐,連大小便都得同牢的人給接。腿和腳腫得走路都很困難。由於長時間的折磨,她承受不住答應妥協,被放下來之後,她覺得心裏很難受,惡警讓她寫「揭批書」,她不答應,於2001年5月再次被惡警銬在床頭上長達38天,有時不給吃飯,有時只給吃一個或半個饅頭。由於她堅持不寫「揭批書」,惡警就在床腿上加高了4塊磚頭,使被銬在床頭上的她更加難以忍受。

2001年7月2日,惡警開演講會污衊大法,胡和許多大法弟子站出來護法。這一天下午直到晚上,惡警隊長、警察和吸毒犯一起瘋狂的毒打十幾名大法弟子,他們用電棍電、用腳踢,用皮帶抽打大法弟子。直打到惡警們都累得打不動了,惡警隊長及惡警們還用減刑唆使吸毒犯人繼續狠狠地往死裏打大法弟子。

7月3日下午暴徒們又開始打那些大法弟子,這天把胡素華打得昏死過去三次。第二天,大家都看到了胡素華渾身沒一塊好肉,青一塊,紫一塊,遍身都是血痂。同修們關心地問她是怎麼挺過來的,她說她當時想起了師父的話「難忍能忍,難行能行」。

11月7日,我們十幾個大法弟子絕食抗議迫害,遭到了惡警和吸毒犯的毒打和強行灌鹽水。這次胡素華又遭毒打後,被銬在沒有暖氣的房間裏十多天。11月內蒙的天氣已很冷了。惡警們還把窗子打開,把她的衣服脫掉。惡警們還把走廊的門窗拿報紙糊上,不讓別人看見。

張秀俠,56歲,由於兩次在公開場合上煉功,2000.4.2被抓進看守所。在看守所期間,因堅持天天煉功、學法,受到管教的毒打和折磨不計其數。有一次,上面派人給她洗腦,但沒有達到目的。當時正值炎熱的夏天,大中午,管教讓她與七名大法弟子肩扛一袋玉米麵,在圍牆內走鴨子步。她雙腳走起了泡,腳趾頭脫了一層皮,汗水不停的往下淌。走完了管教又讓他們坐在大盆裏往頭上潑涼水,讓你先熱後涼。隨後又在過道的地方,放上冷風機往其身上吹。到了晚上九點多鐘,人們都該休息了,所長和兩個管教把她們幾個人又叫了出去,把地上澆上水,讓她們躺在地上用衣服把水吸乾,然後用電棍電、膠管抽打,穿著皮鞋踢,腳在她頭上來回蹭,把她們打得遍體是傷,最後瘋狂的說「今天就是你們的死期」。但是她們沒有屈服,沒有被邪惡的行為嚇倒,最後還是一句話「堅修大法心不動」。

有句俗話「臘七臘八,凍死兩三」,就是在內蒙這樣寒冷的天氣,管教把她和十多名大法弟子帶出去,讓她們在圍牆內爬,不許停。大法弟子一個個手凍僵了,手腳磨起了泡,鮮血直流,連續兩個晚上被殘酷的折磨。幾天過後,有的人手脫了幾層皮,手指甲脫掉了,儘管如此,也沒改變她們修煉的心。在看守所呆了11個月的她,上面給她發了勞教一年的通知書。一年即將到期。回想起往事,歷歷在目,正法還在繼續,邪惡還沒有被徹底清除掉。所以她在出所的第13天,就上北京正法。結果第二次又被抓進了看守所,被非法勞教三年。

2001年5月30日她和38名大法弟子一起被送往呼市女子勞教所。在所裏她一直要求煉功,曾被惡警用手銬把她吊在床上18個日夜,腳腫得像個包子,連鞋也穿不上,手被銬子磨破了皮,黃水不斷地往外流,就這樣也沒有改變她煉功這顆心。為了煉功,她受盡了邪惡之徒的辱罵和折磨,身上經常被打得青一塊、紫一塊的。在2001.7.2日大會上她說了一句「法輪大法就是好」,話音未落就被惡警拖出去痛打一頓,電棍、皮帶在她身上亂打。但是強制改變不了人心。這一場磨難過後,使她更堅信大法:「正法傳,萬魔攔,度眾生,觀念轉,敗物滅,光明顯」(《新生》)。那些毒打大法弟子的惡人事隔不久在不同程度上遭到了報應,有的在思想上發生了變化,也覺得煉大法的都是好人,法輪大法不是一般的功法。但是有些惡人還是被許多假象所迷惑,還沒有真正了解真相,還在阻礙正法,破壞大法。

劉振寧,錫盟大法弟子,26歲,大學生,因發資料被非法勞教、2000年送呼市女子勞教所。惡警逼著她妥協,她堅決抵制。惡警就把她銬在床頭上跪著,銬了8天,腿腫得承受不了。2001年7月2日,她又被惡警毒打,用電棍電、腳踢、皮帶打,最後被用銬子反吊了一晚上,並且沒有給飯吃。第二天放下來後讓她下大田勞動,也沒有給吃飯,下午又被惡警帶走。據說下午她被惡警更加邪惡的毒打。惡警把她衣服脫掉將她吊起來打,地上倒上水拿電棍電,直到惡警們也累得不行了才將她放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