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大師生就鑫諾衛星插播事件召開記者會(圖)


【明慧網2002年10月1日】針對中國當局指稱台灣法輪功學員涉嫌鑫諾衛星蓋台事件,法輪功在台大的「師」「生」社團(台大法輪功分會與台大法輪功研究社),特別於九月二十六日假台大校友會館,聯合舉辦記者會,說明他們對此一引發台灣媒體與民眾廣泛關心事件的看法,並呼籲全世界所有善良人士一起了解真相,終結迫害。

高精度圖片高精度圖片

記者會由台灣法輪大法學會理事長、台大經濟系張清溪教授主持,與會台大師生包括:政治系主任明居正教授、新聞研究所所長張錦華教授、法律系教授謝銘洋,理學院秘書戴瑞鵬,研究生吳政翰,大學部學生吳稟勛、李佳鴻、張東旭等。今年七月曾於美國華盛頓國會山莊前,發言支持法輪功的立法委員陳茂男,聞訊也趕來聲援致意。

勿將蓋台事件泛政治化

圖片:台大教授
高精度圖片高精度圖片
張清溪教授張錦華教授
高精度圖片高精度圖片
謝銘洋教授明居正教授

張清溪教授首先重申,並不知道台灣法輪功學員與這次衛星蓋台事件有關,而衛星被插播的內容中共也一直不敢公開,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就強加指控,可見其蠻橫心態。事實上,中國迫害法輪功三年,造謠污衊、無所不用其極,法輪功學員沒有任何說話的地方,但十幾分鐘的「天安門自焚真相」就可以揭破其謊言。迫害三年,不敵十幾分鐘的真相材料,足以說明為甚麼江氏政府如此懼怕在意。

張教授表示,三月份大陸長春法輪功學員插播有線電視的就是「天安門自焚真相」。此次衛星蓋台,由大陸網絡傳出消息得知是「江澤民賣國」。記者會現場播放了這兩個錄像帶。

現任台大政治系主任明居正教授則表示,中共硬要將法輪功和兩岸關係聯繫,讓人覺得十分震驚且不可理解。法輪功是一種修煉,與政治無關,中共連這種只想做好人的信仰活動都可以和兩岸關係連結,任何事都可以扯上兩岸關係。他認為中國﹝江氏﹞當局硬將法輪功問題泛政治化的做法十分無理。

法律系謝銘洋教授表示,法輪功是和平、美好且強調道德修煉的功法,沒有名利與政治慾望,只追求一個平和的修煉環境。蓋台事件其實反映出所有人對謊言與污衊的反彈,中國大陸當局應反躬自省抹殺事實真相的不當。

青年學子們的真情表白

高精度圖片高精度圖片
圖片:台大青年學子

此次記者會讓人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在學的年輕學子,他們真誠坦率的表白,深深打動人心。

台大大氣科學博士班學生吳政翰首先發言表示,法輪功使人身心受惠,對大學生面對課業、感情等問題均有很大助益。而在大陸,北大、清華等學校也有很多學子修煉法輪功,他們卻因為想為法輪功說一句公道話,失去求學的權利,被開除學籍,甚至被迫害致死。

吳政翰表示,目前兩岸學術交流頻繁,純淨的學術環境卻無端受到政治的侵害。由於中共的誤導,大陸學術人士來台前,已經被強加了一些錯誤觀念,被告知不要接觸法輪功的人以及材料。當面對台灣的法輪功學生,竟然十分抗拒與敵視,中國製造的謠言真的讓人們被矇蔽了。而經過說明真相後,他們才有所轉變。

社會系三年級學生李佳鴻懇切的表白,在中國,尤其是清華大學,只要被知道修煉法輪功,卷標一被貼上,馬上開除學籍,或被送到勞教所勞教,甚至被迫害致死。相形之下,她身處台大校園中,享受修煉法輪功的自由,前人種樹後人乘涼,她認為自己應該站出來為法輪功說話,因為多一分對邪惡殘酷迫害的揭露,就是多一分對良心、公理、正義的呼喊!

目前就讀法律系的張東旭說,他學法輪功的時間並不長。未學法輪功之前,在校園看到法輪功社團中的學生,就覺得中共竟然要迫害如此寧靜祥和的人,實在很奇怪。然而,雖然明知台大有許多老師修煉,當他看到中共負面的造謠性宣傳,如精神病、殺人的例子,還是讓他驚出一身冷汗,害怕看了《轉法輪》的自己是否也會如此。

但是,當他目睹了修煉法輪功的台大老師以修煉人標準要求自己的超常表現,還是讓他開始修煉了,而且在極短時間內身心就有很大改變。

對於大陸對法輪功污衊所造成的毒害,張東旭舉例說,他的女友是大陸人,女友的母親竟然來電要求他不要再跟女兒說法輪功,因為造成她很大的壓力。另外,張東旭在香港遇到一大陸來的學生,聽到他是煉法輪功的,居然嚇得整晚睡不著。但經過一夜懇談,大陸學生對他說:「你還蠻正常的嘛。」張東旭回答:「海外的法輪功學員都和他一樣正常,而且有一億人都那麼正常!」

張東旭感慨的說,從另一角度來想,中共此舉無異是一種變相的思想控制,不讓人說真話,不讓人做好人,徹底否定「真善忍」。他認為這是對「全人類的迫害」。

救人如救火

新聞研究所長張錦華教授最後作了總結。她舉了一個例子來回答法輪功對蓋台持何立場?是否是違法?是否侵犯民眾收視權益?……等問題。這個例子是:你在家裏看電視,你家的鄰居被惡人縱火,有人受傷,甚至被燒死。鄰居這時大喊救命,你會怪他干擾了你收視權益嗎?

張錦華沉痛的表示,中國封鎖了所有法輪功學員申訴管道,雖然中國憲法保障人民有上訪的權利,但法輪功學員上訪的結果是甚麼呢?是拘押、毒打、酷刑、勞教、沒收財產、剝奪工作、連工作崗位都要連坐、所有家人都受牽連……比中國任何暴政時代都更恐怖!當中國當權者自己踐踏憲法和法律、不給人民生存空間的時候,怎麼能反說人民為了自己的生存和基本人權的和平抗爭違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