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中醫學院學生遭受迫害的事實

【明慧網2002年1月20日】我是1996年下半年開始走進大法修煉的,原某中醫學院學生。99年5月開始,學校千方百計地干擾我煉功。2001年2月我申請退學,學校半天就為我辦好了離校手續,還退了我半年學費,只差戶口一項需要去派出所,一時辦不下來。這樣我一邊等著辦戶口一邊找工作,希望能養活自己。但這時學校卻通知我家人要他們把我領回去。這時我才發現學校太卑鄙了,我在校迫害我,我離校要用它們的邏輯繼續控制,我沒有回家。

當時我有一個朋友叫李雯,為抵制學校迫害出走,假期的時候她自己留在學校,年後我回來時發現她失蹤了(現在已經知道,被送洗腦班),另有一個年前被抓,關在東風路橋東分局拘留所,警察們揚言不妥協就勞教,這就是江澤民獨裁統治下的恐怖主義,經常有人突然失蹤。這兩件事使我悟到江澤民一邊殺人放火一邊叫人視而不見,這就是在破壞人的善念、破壞人的道德標準,而人沒有了道德,它的目的就達到了。我希望通過自己的付出使情況發生變化,當時有大法弟子要去北京護法,我決定也去。

當時XX黨正在開所謂的兩會,「610」恐怖組織派了許多特務在火車站蹲坑,抓了好多人(劉書松就在那天被抓被迫害致死),但是特務不認識我,我順利到了北京。在天安門打橫幅時被抓,在天安門分局,警察問,煉功幾年了?我說好幾年了。又問來過北京沒有?沒有。警察說怎麼現在才來?可見舊勢力也認為修煉人應該走出來,而一旦修煉人真正走出來,宇宙中又沒有舊勢力的位置了。警察又問,叫甚麼?大法弟子?我一直在想自己算不算大法弟子,問到這個時我不知怎麼說,被邪惡牽著走了。警察以我沒有身份證為名,毒打了我一頓。我帶了一張IC卡,它們查出後把我送到當地辦事處。辦事處的人又毒打了我一頓。

回來後我的住處被發現了,派出所伙同「610」把我們抓走,非法拘禁。可笑的是暴徒們居然把我的一台半導體收音機沒收上交給了公安部,我實在想不通收音機能起甚麼作用,邪惡真是醜態百出。幾天後,可能是害死人命(劉書松)壓力較大,我們陸續給放出來了。在我被非法關押期間,劉書松已死,但它們談到劉書松時若無其事,好像甚麼也沒幹過似的。

父母把我接回了家,剛進門派出所的人就來了。這樣從4月初開始,我一直流落在外。現在我正在為向世人說明真相而努力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