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為甚麼要步行?- 加拿大「環球步行」日記


【明慧網2001年9月9日】(8月31日)

安排了我們手上的工作,我和丈夫決定參與加拿大「環球步行」活動。參加步行的學員很快就定好了。一個西人學員參加進來,我感到十分安心,因為我們其餘的學員英文都不流利,而且都是從來沒有面對過媒體、政府洪法。

(9月2日)

在討論細節的過程中,西人學員因另外有事,退出了。還沒出門,難度就加大了。
師父說:「在講清真相中,不能等,不能靠,不要指望外在因素的變化。」(《致北歐法會全體學員》)我們沒有一絲退怯的想法,相反更激發了要做好的決心。現在,正是要求每一個大法粒子獨當一面的時候。在證實大法中,我們要盡力做好。

(9月4日)

在輔導員學法時,提出了步行的方案。沒想到沒有引起我們認為有能力幫助的學員的立即呼應,卻被問起為甚麼要走的話題:要想好了,現在不是個人修煉,個人付出消業的時候,要考慮全局,要站在更高的角度理解正法全局。由於不止一人這樣說,我們反複審視自己。

白天,丈夫忙於聯絡能幫助的學員,看著他不停地解釋為甚麼、為甚麼,我默默地流淚了。如果我們連自己的同修都感動不了,我們怎麼去感動世人!

我們真的有問題嗎?

回想步行的初衷:聽說要把兩年來多倫多學員收集的簽名信,送到渥太華,交給加拿大政府,望著那一摞摞被雨水、汗水、淚水,弄得皺皺的簽名信,回想不分老幼的學員,在嚴寒、風雪、酷日、雨淋下講真相,徵集簽名,我們想應該走路送去才配得上海內外學員為此的付出。這其中確實沒考慮由於語言問題,不能在沿途見媒體,政府,不能達到更好的證實大法的作用。

一度覺得自己沒錯,就開始向外找,他們怎麼不幫我。思想中激烈地鬥爭著,幾乎無法專心工作。於是放下手中的一切,學法。

師父說:「講清真相不是簡單的事情,不只是一個揭露邪惡的問題。我們的講清真相是在挽救眾生,同時還有你們修煉中的個人提高與去執著等因素,還有大法弟子們在修煉中為法負責的因素,同時還有你在最後圓滿中怎麼樣豐滿你自己的那個世界等等這些問題。」(《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

大法是圓融的,師父都講得這麼清楚了。

無論多少困難,不論有甚麼效果,我要把我--一個正法弟子的正念,留在我的每一步足跡上。

不久,陸續接到學員的電話,要求加入,他們的英文都極好。一個完整的環球步行小組就這樣形成了。


(9月5日)

做媒體的學員很早就催我趕快把步行聲明寫出來,我一直在推,希望別人寫,並說,誰寫得好,就讓誰寫吧。直到下午一個學員打電話說,快把你的聲明給我傳過來,我要發出去了。她急促的語調令我下意識地說,好,好,我這就發。我這才坐在那想我該寫甚麼。

我為甚麼一直寫不出來。回想昨天晚上,大家討論具體細節時,氣氛有些像常人的工作會議,討論的都是些技巧問題,一個剛從大陸來的學員終於忍不住了,她說,你們真的想緊急救援大陸學員嗎?你們真的想救他們嗎?你們真的想去救眾生嗎?一個真正想救人的人,決不是你們這樣的心態!

我們都愣住了。

是呀,SOS緊急救援的主題,都提出這麼長時間了,我真的發自內心的覺得緊急嗎,在正法如此快速的進程中,我的全身心真的有緊迫感嗎。雖然每天都在忙,時間長了,多多少少有些疲了,像常人的工作了。師父說,修煉就是修心,我的心沒到啊!所以我連一個聲明都要寫這麼長時間,所以這麼多學員要問我們:為甚麼要步行?我真的有問題。

師父說:「如果你們到現在還不清楚正法弟子是甚麼,就不能在當前的魔難中走出來,就會被人世的求安逸之心帶動而邪悟。師父還說:如果自己的所為已不配是大法弟子時,那麼大家想一想,在這開天闢地都沒有過的慈悲與佛恩浩蕩下,如果還做不好,怎麼會還有下一次機會呢?修煉與正法是嚴肅的,能不能珍惜這段時間,其實就是能不能對自己負責。」(《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我提著筆,問著我的心,回想正法進程中的一幕幕,我一蹴而就,瞬間完成了步行聲明。

現在我由衷地感謝那些不斷提醒我、問我為甚麼要步行的學員,那真不是偶然的,他們真是問對了,那實際上也是師父要讓我明白的。

在正法修煉中,個人修煉是溶於正法修煉中的,是不能分開或對立的,大法是圓融的,時刻向內找,在法上提高。正念不是用嘴說的,也不是人的激情,而是對圓融大法的深刻理解。

(9月6日)

今天接到渥太華學員的消息,要我們再晚幾天到渥太華,這就涉及到我們的行程又要向後拖,其實我們已經一拖再拖了。簡單商量了一下,決定還按原計劃上路,不能再拖了。大家交流時,都明白,打破邪惡勢力安排,需要大家一起努力,每個粒子都要時刻有正念。一個學員說得好:邪惡就是不想讓我們動,他們最怕的是我們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