諧和街1號:大法的威力使我的家庭和睦(譯文)

【明慧網2001年9月8日】我家在加拿大某地諧和街1號,我相信這是老師的一種點化,我想告訴大家大法的威力是如何給我家帶來和睦,尤其是大法如何改變了我父親,而他不是大法學員。

我的孿生兄弟和我在三年前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我母親看到我們在健康和習性上的良性變化,也隨後開始修煉。這使父親感到有點被忽略了,他認為如果人要想尋找人生的真諦或修煉,那肯定是因為他們對自己的生活不滿意,因此,帶著這種扭曲的觀念,父親把我們修煉法輪大法當作是對家庭以及他提供的生活的一種侮辱,而且在整個城市,我們是唯一積極活動的學員。父親尖刻地說沒有其他人想學,並說他都不好意思對別人說我們修煉,要我們小心謹慎以免損害他的生意。

他時常干擾我們修煉,而且抱怨說我們花太多時間讀《轉法輪》和組織洪法活動,在此期間他講了許多不好的話。記得當中國開始迫害法輪大法時,多倫多的學員租了一輛巴士,去渥太華向加拿大政府請求幫助,我兄弟和我立即搭上去多倫多的公共汽車同他們會合。臨行前沒有正式同父親商量,因此回家時他非常惱怒,已把我們房間裏的大法書籍和資料拿走,我們原以為他都給扔了,結果發現在車庫裏,他大吼大叫並威脅我們。

我當時感到父親永遠不會理解我們和支持大法,產生了這一觀念,我想他不是一個好人,而且他只是為我們的洪法工作製造干擾。他對我說我對他不再親近和熱情,因為我不再同他一起度過時光,他覺得就好像失去了女兒。我想他就是不理解我們所做事情的重要性,花一天時間陪他是一種浪費,但我自己又樹立了甚麼榜樣呢?這是在講善嗎?老師不是告訴我們在任何環境下要做好人嗎?我難道不應該也救度他嗎?如果我每天不給他時間,又如何能期望他理解我們的所作所為呢?

我認識到花時間同父親在一起的重要性,於是又重新開始做一個女兒。和他見面時我會給他擁抱、親吻,我還與他開玩笑,甚至「戲弄」他,問他頭晚冰球比賽的情況以及他工作如何忙,我坐下聽他談論準備如何修理房屋。當我兄弟和我都從大學回家時,我們在後院同父母一起游泳,然後去吃冰淇淋,租電影回家一起看。在父親節,我們全家用一整日騎自行車出遊,中午吃中餐,我們一起做傳統和有益健康的事情,父親甚至又重新叫起了我「小傢伙」。一天晚上,我們集體學法後回家,我兄弟跑下樓去,母親問他為甚麼這麼急,他說要在父親睡覺前說「晚安」。我跟著他,跳到父母的床上,就像小時候那樣,父親笑著把我們推開,並開玩笑地把我當作腳墊。

現在的時間是何等寶貴,每分鐘是如此重要,為甚麼我兄弟和我花時間做常人的事呢?因為我們也想救度我們的父母,重要的是讓我們周圍的人理解我們所作的事。我們的行動徹底改變了父親。

過去他經常威脅我們說要告訴每個人我們是XX,因為我們脫離社會不再做常人的事,他曾說不值得同我們交談,但現在卻幫助我們洪法。

現在他經常這樣講:「我知道你們做的事非常好,迫害很可怕。」有一次,他同我們一起去參加「法輪功之友」的晚宴,事後他告訴他的朋友我們作了多少工作,是多麼有條不紊,所有的重要人物都在那裏。他說他的確留下了深刻印象,看見我兄弟、朋友和我背下中文歌詞並在台上為觀眾演唱,他很興奮,甚至站在椅子上快樂地拍照,我經過他桌旁招呼他時,他會問:「你們倆準備再唱一首嗎?」

他對每個人變得更耐心、更和氣,當我們告訴他我們請假去參加法會時(儘管我們是在校的學生),他不再衝我們叫喊。

中國發生自焚事件時,在澄清真相之前許多報紙都沒正確報導。父親去工作時,發現他的老闆兼合伙人和其他同事已從報紙上把文章剪了下來,放在他書桌上說:「解釋一下,我們知道全市法輪大法聯繫人是你的姓氏。」這是我父親最擔心的事,即我們的修煉會影響他的生意,但你知道他怎麼回答?他向大家澄清了事實,並解釋說這只不過是一派謊言。他能這麼做是因為我兄弟已在前一天晚上花時間向他說明了一切。

告訴我們的家人所發生的事是非常重要的,因而他們能感到自己也是其中的一員。我知道有個學員不告訴他夫人任何事,因為她不理解和不同意他修煉,那名學員接受一家當地報紙採訪後甚至不把文章給夫人看。我想,如果他說:「親愛的,看一下報紙上這篇關於法輪大法的出色文章,我非常高興社區的人會這樣支持,我們所做的事情的確能改變局勢,這對我來說意義太大了。」這樣,他夫人也許會感到自己是其中一分子,從而變得通情達理一些。

我也聽到有的學員講不要在家人身上花時間,只做大法的工作,他們認為這意味著已放下了對情的執著嗎? 我們做的每件事不都是大法的工作嗎,花時間同家人在一起不也是大法工作嗎?洪法活動是極其重要的,但我想如果忽略在家庭環境做工作,這也是有漏。

有一次我父母在鄰居家打牌,鄰居說中國的人權狀況變成了「酸葡萄」,因為在新聞中出現得太多,我母親說:「不錯,新聞中的確出現得太多,但那是因為中國的人權狀況沒有變化,因為中國在世界的另一邊,你可能認為同你無關,但如果這事發生在加拿大,影響到了你,你的感覺就會不一樣。」我父親接著補充道:「是的,我現在明白了你應該保持壓力以做成每一件事。」他現在不再抱怨我們在這些事情上花費時間太多,甚至給我們出主意。

我父親除了支持大法,他甚至對修煉大法產生了興趣,發生了我以前認為不可能發生的事,他開始讀大法書籍,讓母親教他煉功。

這是大法的威力,我希望我們能做得更好,救度我們周圍的人,不漏下一個人。

老師講:「我知道大家很辛苦,你們要工作,要學習,有家庭生活,有社會活動,同時呢還要照管家,幹好工作,還要學好法煉好功,還要去講清真相。難!」(在2001年加拿大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上的講法)

我們希望將來家庭會怎麼樣?我們應記住在自己所做的每件事情中都會產生影響,我們應該善心對待每個人,我希望我們都能讓我們的家庭環境友好和睦。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