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克薩斯日報:德州大學學生的父親因法輪功被判刑

【明慧網2001年9月7日】圖片:建築工程系2年級學生王丹手持一張她父親的照片。她父親因修煉法輪大法而從1999年起被中國當局監禁。法輪功於1999年7月20日被中國主席江XX取締。

德克薩斯日報2001年9月5日刊登文章,報導一名德州大學學生的父親在中國因煉法輪功被判刑16年。

文章說,自從中國(江XX)政府逮捕王丹的父親以來,迄今已兩年有餘。王丹是建築工程系2年級的學生,她的父親現在下落不明,但是她仍希望將來有一天會再見到他。

自從她的父親在1999年7月20日被捕後,王就將尋求釋放她父親和其他被監禁的法輪大法修煉者做為她的使命。王的父親被捕的原因是他是法輪功的主要聯繫人。法輪功,也叫法輪大法,是一種以身心修煉來純淨自我和獲得康復的功法。

中國(江XX)政府在1999年7月取締了法輪功,稱他未以社團名義註冊,因此認定其為非法。從那時起,許多中國公民和人權組織批評中國政府殘酷折磨或殺戮法輪功修煉者。

「三年前我來美國的時候,我從來沒有想到那會是我最後一次見到我的父親」,出生在中國的王丹說。

文章說整個夏天,王都在(美國)國內奔走,舉行記者招待會並成為被關押修煉者的忠誠發言人。9月12日,在西草坪為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舉行集會後,她將開始24小時絕食抗議以向受迫害的同修致敬。

「我們將舉行24小時絕食絕水抗議,以表明遭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在中國所經歷的苦難」,王說,「我們想抗議得更久,但是因為我們是學生,我們沒有那麼多時間。」

王的父母在她10歲時離婚,她的媽媽移居到了美國。但是王一直和她父親一起留在中國,直到18歲時,她移居聖安東尼奧(San Antonio),並上了一所美國的高中。

因為她主要是由父親撫養長大的,她也成為了一個非常精進的法輪功修煉者。

「我已經修煉9年了,因為法輪功非常健康,舒緩和祥和」,她說,「大法教你如何做一個更好的人。」

僅僅在王移居美國一年以後,1999年4月,中國(江XX)政府的輿論開始反對法輪功。正是從那時起,王的父親,鐵路工程師王治文,開始努力維護修煉者在中國的權利。他和其他人一起去報社和當地政府申訴,但是當他們的努力未成功時,他們去了絕大多數中國高級官員的工作地--北京進行集體請願。

王說她的父親是北京集體請願期間被推選去與總理談話的四個代表之一。她說,那次會議後,他的電話被監聽,經常受到跟蹤。

「我給爸爸打電話時,我可以聽到我們說話時的嘀嘀聲,」她說,「我知道我們的通話被監聽。他知道他正在被監視。」

文章說雖然生活在世界的另一邊,王為她父親的安全感到擔憂,但是她說他看起來從未畏縮,因為他堅定地相信法輪功的原則。

「他會說,‘我又沒做錯事。我不會躲起來,因為我問心無愧’」,她說。

她說他從來沒有譴責過政府,只是希望他們能接受法輪功。

被捕後,中國官員通知她住在中國的姑媽說12月份將對王治文進行法庭審訊。1999年聖誕節前夜,王在CNN(譯者註﹕CNN是一家覆蓋全球的美國電視台)上看到了她的父親,他只穿著特大號的警服夾克被押上法庭受審,他的黑髮變成了灰色,有幾顆牙也不見了。

「我無法相信那是我的父親」,王說,「我以前從來沒有在他臉上看到過這個樣子。他看上去如此疲憊。這令我傷心欲絕。」

他因組織法輪功集會而被判處16年徒刑(譯者註﹕這裏指1999年4月25日的中南海萬人請願。)

她父親的樣子使王鬱鬱寡歡,以至她不顧一切地要回國去幫助他。她經常難以進食,幾小時、幾小時地想像著父親正在經受的苦難,啜泣不止。

她說,「我與父親如此親近,以至於我已無法控制自己,我只想回國去找他。後來,我意識到,我應該做一些事情幫助受害的法輪功學員,因為如果我們不站出來,就會是一片死寂。」

文章說王仍然和他保持通信聯繫,但她說她知道獄卒會檢查他們的信。她的姑媽定期去探視她的父親,並告訴王丹他的身體和精神狀況。在他坐牢期間,他一直保持著對法輪功修煉的信仰,她說。

但是,6個月前,她的父親被轉到了另一所監獄。從那時起她和她姑媽就再也沒有了他的消息。她說她擔心發生了最壞的情況,但力圖保持樂觀。

除了在這個夏天行經七個州,舉行揭露這場迫害的記者招待會和聯繫政治家以外,她和活躍的同修,研究生喬伊﹒周(Joy Zhou)在去年一同創立了法輪大法學生協會,但是參加者人數很少,只有兩個活躍的成員。

「人們不知道法輪功是甚麼,因此他們不想參加,」她說,「我想洗清他的名譽。」

周是去年在學校遇到王的,在得知她們都修煉法輪功後,她們倆很快成了好朋友。但是雖然倆人都勇敢面對著在中國的抗爭,周說王獨自承受痛苦,即使對她也不流露。

「有時她非常想念她的父親,但是她不讓我知道,不讓我跟她一起痛苦,」周說。「今年年初,我邀請她到我家裏包餃子,當她看到我兒子和我丈夫一起玩兒時,她輕輕地說,‘我想我爸爸。我小時候,他也像這樣陪我玩兒。’那時,我真想哭。她總是面帶笑容,但是那不是她心裏的感受。」

其他當地修煉者也支持她,許多人讚揚她的力量和決心。

「我非常欽佩她,」王的朋友,奧斯汀居民(Austin),法輪功修煉者威廉﹒張說,「我的意思是說,你在一個人權成為爭議的國家中長大,但是你絕對想不到它會如此過份,以至你的父親竟然被無罪判刑。在這種情況下,她對中國政府沒有仇恨,她僅僅想讓她的父親獲得釋放。這確實激勵了我。」

王說她相信中國政府正在監視她,因為她無法訪問某些法輪功網站。

「我一直在網上,當我一上法輪功網站時,連接就會突然中斷,要麼我就被一個網站拒絕訪問」,她說。

她知道,如果她回到中國,她將面臨逮捕。她不再考慮回國這一選擇了。相反,她希望她在美國的努力可以改善在中國遭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的生活。當她談及她自己的使命時,她引述她父親的話說:

「我不害怕,因為我認為我做的是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