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斯頓法輪大法電台採訪大陸著名男高音歌唱家關貴敏

【明慧網2001年9月7日】

播放歌曲《青春啊,青春》。

主持人:親愛的聽眾朋友,這首熟悉的歌曲《青春啊,青春》,相信您一定也不會陌生,現在中國著名的男高音歌唱家關貴敏先生已經在我們的熱線電話上了,首先我們先來介紹一下關貴敏先生,關貴敏先生是中國大陸著名的男高音歌唱家,在中國他是國家一級演員,他融西洋發聲和民族唱法為一體,形成自己獨特的演唱風格,那麼在這裏鮮為人知的是關貴敏先生也是一名法輪功修煉者,現在我們就來接聽他的電話,讓我們一起來聽一聽關貴敏先生是如何說的。

主持人:關貴敏老師, 您好!

關貴敏:你好。聽眾朋友,你們好,我是關貴敏,祝大家愉快!

主持人:聽眾朋友,我想關貴敏老師說話的聲音和唱歌的聲音一樣是那樣的熟悉。關貴敏老師,首先我想問一下,您是如何開始修煉法輪功的?像您這樣一個中國著名的歌唱家,能走入修煉人的行列,的確讓很多人很疑惑,您可以對大家談一談嗎?

關貴敏:可以,我在修煉前身體一直不好,我在藝術圈內是出了名的老病號,走到哪兒都提著藥,帶著藥方。我在1983年就患了乙型肝炎。最早的各大醫院的診斷是早期肝硬化。醫生們都勸我不要再唱了,可83年我正是最走紅的時候,當時有《浪花裏飛出歡樂的歌》《青春啊,青春》《我們的明天比蜜甜》,《敵營十八年》等歌曲在流傳,醫生都希望我能改行,可是我覺得太可惜了。

主持人:是,您那時最紅的時候,我還是一名學生。

關貴敏:那些個年輕人…,我原來是在電影樂團,觀眾給我寫信,一大堆一大堆的信,我都沒辦法回信,醫生說我這個工作沒有規律,而我的病又是個富貴病。需要保養,不能勞累,如果老是這麼生活沒有規則,那就會早期肝硬化,最後走向肝癌,再後就是死亡。如果保養的好,那麼進程就會緩慢,醫生他們安慰我說,好好保養再活30年沒問題。

主持人:可是我覺得躺在床上30年和正常人那樣活30年的區別是很大的。

關貴敏:是,最糟糕的時候走10分鐘15分鐘的路,就累的滿頭大汗,氣色也很差。我去了很多北京有名的大醫院去檢查,都說我要住院休息,很多人也介紹了很多民間秘方,老中醫等等,可吃中藥看中醫都不能解決根本問題。每天的生活就是吃藥和躺在床上。後來有人介紹我去煉氣功,你知道83年XXX氣功是很流行的,我就到北京的北海公園煉了二個月的XXX氣功,管一點用可還是不解決根本問題。

主持人:那麼最後您是怎麼摸到法輪功的門的呢?

關貴敏:我在演藝界很多人知道我煉氣功是非常入迷的,氣功確實管一點用,因為我煉了氣功能演出了。加上治療,吃藥。84年開始我又能演出了。後來在96年的春節期間,有一個軍樂團的朋友對我說:"你呀,差遠了,我認識一個人,她修的比你好不知多少倍"我一聽很來勁,問她是誰。就這樣他介紹我認識了這個人,我們一見面都還認識,這樣我知道她是煉法輪功的。我們見面時她給了我一本《轉法輪》卷二。因為當時正本<<轉法輪>>在北京很暢銷,市面上,小書攤上都常常脫銷,很難買到,所以就拿了《卷二》先看了。

主持人:看後如何想呢?

關貴敏:說的很對啊,書中說的很多東西我以前也看過,比如月亮是空的,月亮可能是人造的等等,在以前的雜誌上都有登過,說到人類的道德下滑啊,我仔細的想想確實是這樣,說的很對。後來她又帶我去了一位功友家,這樣我又得到了《轉法輪》。讀完後,我覺得這個功法一定不錯,因為我過去煉過許多功,

主持人:我想可能每一種氣功您都會去看看。

關貴敏:可總不能解決問題,而且說來說去都說不清楚,後來我看了《轉法輪》,我相信這是一個很高層次的修煉方法,所以我決心要修煉。這時我感覺小腹部位有旋轉。

主持人:您還挺有悟性的。(笑)

關貴敏:我記得很清楚。96年3月1日拿到的《轉法輪》,回家後肚子就疼,當我看了書後我知道是要有這個反應的,慢慢的我開始修煉了法輪功。4月份我移民到了美國,我開始遵照<<轉法輪》說的去做。

主持人:請問您看了《轉法輪》後最深的印象是甚麼?

關貴敏:我覺得裏面講的很多理,是以前我們不知道的。比如現在中國人思想最深處的道德問題,都淡忘了,過去老人,如我奶奶一輩常常說:人要重德,積德行善,如果我們生病了,老人們就會說:這是哪輩子造的業呀,當時我不懂這意思,看了《轉法輪》後,我都明白了。再加上裏面說的很多東西,過去我們不知道的,可是你不知道的並不代表是沒有的或者就錯了,這就要靠自己去修煉,去體會,體悟他,我也想過我們每一個人對自己有多少了解呢?是很少很少的,只有自己去修煉了才能慢慢體會他的。

主持人:關貴敏老師,前一段時間我們休斯頓法輪大法電台播放了您寄給我們的修煉體會的錄音帶,播放後很多聽眾朋友有打電話來,也有私下提問,覺得像您這樣的著名歌唱家也會修煉法輪功,都感到奇怪和不可思議,關貴敏怎麼也修煉了法輪功?他們認為修煉法輪功的人,多是沒有文化,沒有事做的人,對此您能談談您的看法嗎?

關貴敏:這個不是這樣的,修煉法輪功的人既不是沒有事做的人,也不是沒有文化的人,修煉不修煉法輪功這和文化層次是沒有關係的,氣功低層次是鍛煉,到高層次必然就是修煉,我曾經到很多寺廟去拜訪過,而且修煉法輪功前我都去八大處去皈依,可後來發現都不行,包括我曾去五台山和那裏的主持談過,可聽他們談也談不出甚麼道理來…我有很多對生命,對人體的迷一直無法得到答案。

主持人:關貴敏老師,那麼您在修煉了法輪功後最大的體會是甚麼?特別您作為一個名人的角度,當年您的一曲《青春啊,青春》唱紅大江南北,做為一個社會名人,您能放下名利,放下擁有的輝煌,能放下常人想要都得不到的這一切,走入修煉人的行列,您是如何感想的?

關貴敏:其實人啊,他想不明白,也沒有仔細想過,其實我也許是因為煉氣功想的比較多,比方說不管是誰,職務再高,國家元首啦,普通百姓啦,官做的再大,都是苦樂參半,比如說我做為一個歌唱家,在這個名人的圈子裏也有痛苦。就說這舞台輪流轉的,你看到老一輩的歌唱家,人們對他們的冷落,心裏一定是有一種失落感,我在最紅的時候,我就看到了這一點。再比如說每年為上春節晚會,演員們都削尖了腦袋往裏鑽,為保住名氣不落,演員與演員之間爭啊,鬥啊,甚至大打出手,有的人人格都沒了,唉,名人也有他們的痛苦。

主持人:是,名人有名人的苦。為了保名,活的也累!

關貴敏:是,不修煉的人把這些看得很重!誰壓軸,誰的名字放在前都要爭,活得累啊!

主持人:那您修煉後是如何看待這一切的?

關貴敏:我覺得太不值得,修煉後我都明白了,命裏有你不爭你都有,命裏沒有你怎麼爭也沒有。

主持人:是,自古道:命裏有時終須有,命裏無時莫強求。關貴敏老師從您開始得法修煉到1999年中國江澤民政府鎮壓法輪功,您對中國江澤民政府鎮壓法輪功是一個甚麼態度?是怎麼想的?

關貴敏:我是莫名其妙,不知道他們為甚麼這樣!這麼好的功法,為甚麼要鎮壓?!當然啦,他們有個藉口說4.25圍攻中南海,其實當時我就在現場。

主持人:您也在中南海?那您可以跟我們說說當時的情景嗎?

關貴敏:是這樣的,當時因為國內有人邀請我演出,我就回去了,回北京後有聽說天津的事兒,在這之前我就知道,大概97年以後,有些地方就有法輪功學員被抄家了,有被把書沒收了,當時還沒有鎮壓,我在4月23號回到北京,當時就聽說天津的事情了。非法抓捕了50多名法輪功學員,有人給我看了一篇文章,我一看,唉!是何XX寫的文章,胡說八道嘛!他寫的東西真是不值一駁,他就是詆毀我們法輪功嘛,後來我說這麼好的東西,為甚麼要詆毀哪?後來有人問我去不去信訪辦,我說:"好,我也去,跟領導反映反映,這麼好的功法,領導應該了解"。早晨8點多鐘我們到了那兒,已經有很多人了,我看見府右街這條街兩邊的馬路上都有人,後來警察領了大家從靠中南海的紅牆靠東邊的馬路朝西邊去,說東邊不讓站,法輪功學員都很自覺的遵守這些規矩,當時我站在府右街和北京附屬醫院那裏,我看見警察崗樓那兒,警察都閒著,結果法輪功學員自己在維護著次序,大家就一個心願,這麼好的功法,不應該抓人,不應該這麼去說,你說你這個雜誌登了這個文章,那你法輪功學員寫的文章你登不登,如果你公正,那法輪功學員的文章你也應該登,可他不登嘛,

主持人:是,如果公正一點的話,你法輪功學員的也登,何XX的也登,都沒有問題,讓大家都來一看看嘛。自己去分析。

關貴敏:4.25這一整天大家都在外面靜靜的等著。以後有人說我們不應該這樣,好像這麼多人去了信訪辦,認為讓政府很沒有面子。可是你說你這個信訪局你設它是幹甚麼的呢?不能說是來的人多了就不好了。那天朱鎔基總理也出來見了法輪功學員,我覺得當天處理的還挺好的。信訪局的領導也接見了法輪功學員的代表。然後也宣布了幾條,說:煉功還可以繼續煉,沒有人反對煉功,以後不要再這樣圍了,電視裏都宣布過嘛,當時是和平解決了,都挺好的。可是到了7月20號,突然政府開始抓人了。我覺得政府從一開始就沒搞清楚,我覺得政府是錯誤的。現在又鎮壓不下去,越鎮壓知道的人越多。法輪功沒有名冊,沒有組織,甚麼都沒有,你隨便甚麼人都能打著法輪功學員的旗號去做事,隨便甚麼人都可以說他是法輪功學員,假如有人打著法輪功的旗號做了甚麼壞事,你可以個案處理嘛,該抓該判刑,那和我們法輪功沒關係。可現在把這麼多人一夜之間都打成了非法組織,現在我們這些煉法輪功的學員在中國政府眼裏成了敵人了。而且這個作法就像文化大革命,現在就是在搞大批判,人人過關,而我們正是通過這種鎮壓事件才感到這個法的珍貴,如果不鎮壓,可能很多人還會認為:我學也行我不學也行,一鎮壓反而覺得不容易,想學到這個法,想得到這個法不容易啊!好東西不是人人都能得到的!

主持人:其實從中國政府這樣殘酷的鎮壓法輪功來看,如果法輪功不好的話,早就沒人學了,可為甚麼越鎮壓人越多越要學呢?

關貴敏:我們法輪功學員今天所做的一切就是要告訴歷史甚麼是正的,甚麼是錯誤的,不能因為政府現在打擊我們,好像我們就錯了,我們沒有錯,真正的法輪功學員心裏都清楚這點!。

主持人:是,真正的修煉法輪功的弟子都清楚地知道,中國(江澤民)政府(鎮壓)錯了!

關貴敏:我就不相信打人犯法的,吸毒的是好人?貪污浪費這些是好人?

主持人:好人也不會去吃喝嫖賭呀!

關貴敏:是啊,吃喝嫖賭的是好人?而我們修煉真,善,忍的成了壞人?!我反正是不相信這一點。鎮壓是沒有任何道理的,當然從統治者的角度講,他認為是威脅到他的統治地位了,實際上修煉法輪功的人你不要說他對這些不感興趣,就不說我們老師怎麼樣,就是一個普通的法輪功學員你給他一個官當他都不願去幹,他就想修煉,他就想返本歸真,提高自己的境界。人就那點東西,從古到今,爭爭鬥鬥,無限反覆,大同小異,有意義嗎。都說為後代造福,我們中國五千年文明史了,我們祖先給我們造的福,按理我們今天都應該躺在造的福上甚麼都不幹了,可為甚麼我們活的比他們還累呢?看看那些唐詩,看看那些宋詞,古人比我們活得瀟洒多了。他們生活的品質不見得比我們差,我們現在有火車,有飛機,有電話有現代化的儀器設備,可我們活得比他們都累,為甚麼?人類在科技上發展了,可道德,精神是空虛的。

主持人:關貴敏老師您做為昔日的一個社會名人,今天的一個修煉人,您對聽眾有甚麼話想要講的?

關貴敏:修煉和名人並不矛盾,你該幹甚麼職業就幹甚麼職業,法輪功修煉和過去的任何修煉都不一樣,法輪功就要求你在人群中修煉,在人群中放淡你的名,利,情,我現在把這些看的很淡,再大的名氣又怎麼樣?你想,誰還記得國民黨統治時期的歌唱家是誰嗎?人就記得眼前的這點東西,我覺得修煉了法輪功,我們是為了生命的永遠,人在世上也就幾十年,在宇宙的長河裏面你也就是一瞬間,修煉能行不能行就看你自己,靠你自己如何去做,是不是按照宇宙法理「真、善、忍」去做,我希望有緣的人都來了解法輪功,學習法輪功!

主持人:關貴敏老師非常感謝您,謝謝,希望有機會來我們休斯頓看看。

關貴敏:不客氣,祝願聽眾朋友生活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