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出家弟子:走遍全省洪法行(一)

對出家人講清真相與洪法


【明慧網2001年9月6日】緣起

欣聞大法後不長時間,就向同樣視修行為今生最大事的同門師兄弟洪法,卻遇到很大的困難。雖然心急,在抵不過大環境的整體形勢之下,只好暫時將洪法擱置,可是我心裏從沒忘記這件我應該盡的本分。直到今年參加華盛頓DC法會聽師父講法時,除了深切體會到自身的不足,也感到向出家人洪法的時機已經到了。七月三十日回台灣後,在一次讀書會上,慧佑提到宜蘭一對林姓夫婦建議先向宜蘭的出家眾生洪法。也就這樣,燃起了我們全省走遍的心願,而宜蘭、台北、桃園三縣市就成了我們洪法的第一站。

過程

在宜蘭山上的寺廟,我們一提起法輪大法,大多數的僧人並不知有此法。他們可以接受大法的真相與洪法,異議不大。到了市區,洪法難度較高。原來不少台灣出家人到大陸寺廟參訪時,將當地僧人對法輪功的錯誤資訊信以為真,並把這訊息帶回台灣,使大部份出家人的想法已經跟中共文宣如出一轍了。

在北投遇到過一位非常排斥法輪大法的男眾住持,他對我們倒是有些好奇。當他得知我們出家的寺廟在台灣佛教界也算是小有名聲之後,他不解的問我:你們學此法,寺廟的住持贊同嗎?我很誠懇的回答他:「修行是個人了脫生死之事,誰也無法干預。今天我來的目的只是希望你們能聽到一些正確的資訊,能有客觀的看法。」由於他提的問題我都給予理性的回答,讓他無話可講。一旁他的弟子看到自己的師父露出窘態,藉故雙雙離去。

反觀桃園地區的僧人對大法的接受性較高。他們讚歎法輪功對群眾身體健康起到的功效,可是對大法的認識也只限於此,而不認為法輪功可以成為一個修煉的法門。因為講清真相才是我的主要目的,我心中盤算著在全省走遍之後,再來與他們作第二次溝通。我們也與桃園的學員達成共識,過一段時間請當地學員再次造訪,看看他們的煉功動作是否正確,並進一步洪法。在洪法過程中,當然也有願意聽聞大法的,不過有不少僧人堅持待在原來的法門,因為他們也有不二法門的原則。以他們的角度來看並沒有錯,因為這畢竟是個人修行的緣,也不能勉強。

與大法在家弟子相處有感

在這一段洪法過程上,我們真是由衷感謝各地區的學員給予我們的支援,晚上我們也常常與各地大法弟子交流。由於一些學員經常對出家弟子提出相似的問題,這些問題我相信未來也會被問到,因此我也想藉此機會提出我個人的看法與感受。

(1)很多學員總認為出家人學大法非常稀有難得,我自己倒不認為有甚麼難,因為我既已出家,本來就是要走修煉這條路。學法輪大法是因為我在過往的修行中,到了一個需要繼續往上突破的層次,需要一個更高的法來指導我往上修煉。法輪大法與我以前修煉的法門最主要的不同在於法輪大法背後的內涵使修煉者長功快,又可加速層次的提高。這是我最深切的體會。

(2)我們也常被問到為何不還俗。我必須慎重嚴肅的聲明,師父並沒有說專修人士必須還俗,而且我認為學大法對出家人來說只是另一個層次的提升,並不需要對外相有所改變。如果我們專修人士都必須還俗的話,對社會、宗教界會造成大的震撼,他們對大法會有負面的批評,這不是在毀謗大法名譽嗎?若學員可以更深一層認識法,我想這類問題也就不會再被提出了。

(3)在台灣,一般人稱呼僧人習慣加個「師」字。其實這個「師」並不是師父之意,有點像常人中稱呼別人為某某「小姐」、某某「先生」,只是一個名稱的表白,沒有老師、師父的涵義。有些學員在聽到別人稱呼出家人為師父時,馬上態度強硬的制止說:「不可以叫他們師父!只有李老師是師父!不可以叫他們師父!」這些制止別人的學員忘了考慮這位被稱為師父的出家人並不是大法弟子。出家人他們有自己的生活型態。我們出家的大法弟子對這件事會做適當的解釋,學員也不要太過緊張,而有偏激的行為語言出現。我也曾聽到有學員對初次見面的僧人說:不要拜佛、念佛,我們李老師比釋迦牟尼佛功高。我個人認為才剛見面,這樣的洪法方式並不恰當,你想對方作何感想呢?

結語

我們都知大法好,洪法時一定要用智慧去洪法,如果太感情用事,非但無法說服對方,還可能造下不必要的是非與對方的反彈。那你說這是在救渡世人呢,還是在將他推入深淵?同修啊,我們在洪法時一定要謹言慎行啊!

北部洪法拉開了我們全省洪法的序幕。當其他出家人了解到我們為何要南北奔波外,他們即使留在原法門,也支持我們的理念,為我們所行感到佩服與感動。雖然一趟下來發現完全排斥者約佔三成,不排斥但堅持原法門的約佔四成,可接受、願意煉的也還有三成啊!且不管收穫如何,畢竟也踏出了第一步,不足之處還請各位同修不吝指正。